自己人樂見的醫療糾紛

很多醫師覺得醫糾法問題很大,是對她們勞動意願的嚴重打擊。

這點我同意。但我一點也不同情她們。

何以故?因為臺灣的醫師,多的是那些「一遇到醫糾,就大談醫護人員如何被剝削、但一離開醫糾或醫院,就自己開始當起傲客」的人。

幾乎每一個掛名醫師、一旦開始寫起專欄、出書、當寫手、到處巡迴演講、搞公民團體、參與政黨的,都是這樣的人。

要知道:醫糾問題大,本質上就是因為臺灣病患家屬多有扭曲的傲客心態。這種心態一旦結合了專門靠勒索醫院或醫師的醫糾蟑螂,就會成為一門產業。

當這門產業一旦成形,醫糾法如何規定、醫師到底該出多少錢買保險,這些不會有太大的差別;死多跟死少的差別而已。

所以,根本解決之道,還是得杜絕傲客文化。

但問題是:你們醫界就整天自視甚高、個個都覺得自己離開醫學主題也能當名嘴到處亂寫亂說亂喊啊。

把讀者與一般民眾養成傲客的,那些醫界知識分子(雖然Thomas Sowell根本不肯把醫師定義成是「知識份子」)不就是共犯之一?

當「醫界知識份子不斷跑到政界來滋長傲客文化,然後轉頭回到手術房上班後就開始哭訴傲客病患如何利用醫糾來澆熄醫護人員勞動熱情」時,我們該說什麼呢?UCCU嗎?

如是因,如是果。這個道理,我想那些很會背拉丁文專有名詞的優等生們,應該還是明白的。

如果真明白的話,請先自己反省一下那些靠到處賣演講當事業第二春的學長或同學吧。請先公開批評那些一天到晚把「醫師」光環貶值的政客吧。

這些事不幹,卻整天跟著吹捧那些自己其實根本無知得緊的理論與學說,甚至拿著懶人包標語到處招搖撞騙地也冒充起公知了,最後把整個社會都養成傲客之後,人家能不結合醫糾蟑螂來海噱醫師嗎?

以為自己盡心盡力、根據教則標準流程地為病患付出,這樣就會有好報嗎?

錯了。好人有好報的時代,早就已經結束了。

為什麼?因為法律已經被搞爛了、政治已經被搞爛了、人心已經被搞爛了。

當同行或師長到處踐踏自己專業,甚至違法亂來的時候,整個醫界鄉愿包庇,甚至還動員相挺;既然如此,眼看著整個社會結構一點一滴地被自己與同志給打爛,則最後還有什麼立場去期待能有除了「崩壞」以外的結局呢?

就繼續去罵衛福部吧。反正把一切罪過都推到政府官員或立法委員頭上就好;說不定,你們的同行學長姊或師長們,還能因此號召一些人出來參選或割闌尾呢。

然後呢?醫糾問題可以改善嗎?

當然不。人家只是想靠你們這些笨蛋來作轎上位而已;等到人家都搞出演講或從政等第二專長了,誰還管你們成天被醫糾打擊勞動士氣啊?

不死你們這些人,難道要死她們?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