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世代代生活在台灣的異鄉人

要一刀斬斷很多人的家族血緣,甚至逼他們這些異鄉人回到那個他們永遠回不去的家,提出這種用殘忍稱之也不為過的論述,是我沒辦法認同這一票覺醒公民的原因。

這些孩子的身上,自己也流著古老中國的血液。沒錯,很多的人嘴上很難說出自己的台灣人,但其實不是因為他們心底不覺得自己是台灣人,而是在那遙遠的記憶裡,他們的父母、屋瓦、巷口黃狗、鄰居玩伴,都還在那塊土地上,那塊在覺醒公民嘴中腐臭骯髒的惡魔之地上。

但這何錯之有?很多人在台灣住了五十、六十年,甚或是更久,卻當了一輩子的異鄉人。不要說那些孩子,那些公民團體、綠營的現任主席,很多人在這塊土地上還沒有他們住得久。國民黨有過,有二二八、有白色恐怖、有威權,但這些即便動機不同,卻用生命保守過這塊土地的人,究竟何錯之有?為什麼要被自己土地上的年輕孩子、網路鄉民,稱作支那人?

然後那麼多的知識分子,鋪天蓋地的,玩弄一大堆的知識語言,去論述這些人不屬於台灣,去剝除掉中華民國是我們的國家這個事實,不僅不讓他們反擊,還把他的丟回來的話語,帖上中統的標籤,說他們想做PRC人,想做現在這個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統治下的中國人。這是多麼暴力且不合理的指控啊?

對於他們來說,那個沒有PRC的中國回不去了,但他們來自於那裡,唯一的慰藉是在台灣這塊土地上,還有一個叫做ROC的中國存在,這是他們用一生的異鄉行旅所換來的。

尾聲:

省籍問題從來未死,本外省被有心人轉換成更可怕的台灣與中統論述,不放棄中華民國,你就是要去當中華人民共和國下的中國人。劃分、割裂,永遠都在政客的DNA裡,這幾年他們成功把這種DNA給了新的世代,並告訴他們,衝撞不捨對他們反擊的體制才是正義。如同訓練未滿十八歲的孩子犯罪一樣。這招非常高明地,毀壞了社會很大一部分。雖然,不能否認這些運動所帶來的豐沛能量,激起了公眾辯論,但是台灣顯然還不夠有處裡這些論述如刀般尖銳的能力,但為了攻擊政府而為之的既得利益者笑了,而這個政府也確實爛的透頂。權力交遞,唯一被犧牲在歷史洪流裡的,就只有這些垂垂老矣的異鄉人。

2006_臺灣臺北市大安區天橋上塗鴉_Graffiti_Says_'Long_Live_A-Bian,_Mainland_pigs_go_back_to_China'_with_different_opinion_on_a_Bridge_in_Taipei,_TAIW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