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反課綱 支持教育部長吳思華

文/Hsiung Yo Hsiao

小弟我是1990年出生的,經歷過的教改次數應該沒有比現在上街頭反課綱的人少。(大我幾歲的學生,用的就是國立編譯舘的書了。)

從我們開始進入小學後,用的便是琳瑯滿目各種版本的教科書。好聽是多元學習,但實際上是政府圖利出版商,一綱多本後的學生,學習並沒有比較輕鬆也不會因此更聰明,反而要花更多的錢去買其他版本的參考書來看才能夠足以應付基測考題。

九年一貫課綱也是匆促上路,導致我們這一輩的學生上國中的第一個暑假還要接受什麼暑期銜接教育,很多課程該教的,國小都沒教過。 再來就是九五暫綱和九八課綱,一直更改,之前政府開放的一綱多本效應其實在國中考高中的基本學歷測驗才算真正發酵,累積三年不同版本的學習,雖然是同一個課綱,可是各家出版社所編排的課程卻沒有相同,有的少了某個單元,有的缺了那一課,導致我們這輩國中生在準備基測前要花其他更多的錢去買其他版本的複習講義。這些種種荼毒學子還有圖利廠商的政策,我們抗議過嗎?

一個國家的教育政策絕對不是由學生來主導,而是專家。

我不信上街的那些都是什麼專家。相反的,制定課綱的委員還有召集人卻是相關領域的專家。

其他科目的課綱沒什麼問題,唯獨歷史課綱。歷史是勝利者的語言,你想要台獨史觀的課綱,麻煩等民進黨上位再去要求。

歷史這種事就是邊學邊了解,我個人非常喜歡歷史,所以我從來也只是把教科書內容當參考,我有興趣的部份都會自己再去攝取更多資料,來讓自己真正去了解一段歷史。有爭議的部份一般都不太會入題,就算考出來,送分機會也是很大。

教育的反面就是學習,而教育的目的也是讓學生學習,到底學習到了什麼才是重要的。

我們以前學歷史,整個中國歷朝歷代、整個清朝皇帝順序和年號、臺灣大事發生年份都能背出來,整個歷史脈絡都能夠串聯起來。試問現在上街反課綱的那群學生,有幾個能呢?最基本的東西都還沒學好,不懂你們對課綱到底能有什麼指教呢?

上了大學,教育部基本上就和我沒什麼直接關係了。現在上研究所和我關係最密切的也不是教育部了,但在此我還是要表態支持現任教育部長吳思華

沒什麼好說的,只希望大家支持他繼續做正確的事,勿向民粹屈服。

C1406601825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