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

文/ 田英奇

3d755bb1c2e00c53

周天觀參加731反課綱活動至深夜,不接受父母的勸離。勒住父親脖子,和他扭打起來。

台灣社會是健忘的,如果不是這一次,周大觀的爸爸媽媽到教育部前找兒子周天觀回家,恐怕很多人不清楚周大觀是什麼人。這個小朋友只活了十歲,就因為癌症過世,但是他展現了無比的勇氣,以他超齡的智慧,綻放出生命最璀璨的光輝。他的詩集「我還有一隻腳」,被譯為多種文字,行銷超過一千萬冊,感動了無數的人,尤其是那些生病的孩子。

周大觀的爸爸周進華,為了紀念愛子,也為了幫助更多罹癌的孩子,成立了周大觀文教基金會,以周大觀著作的版稅為基礎,辦活動,發獎章,同時每一年幫助許多抗癌小鬥士,提供獎學金兩萬元。那麼多年過去了,經費越來越捉襟見肘,周進華賣掉房子籌款,仍然一年一年的做下去。

這樣的人,你會問他,「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

今天,周伯伯周媽媽到街頭,希望把兒子帶回去,卻被他們另一個愛子周天觀嗆回去:「我在為台灣的未來努力,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同樣身為父親,如果我是周進華,我不會為我兒子的這一句話感到難過,因為我相信,周伯伯周媽媽一定會想,他是孩子,他還不懂;而且化小愛為大愛,以慰周大觀在天之靈做了那麼些的事,周伯伯周媽媽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但是最令人難過的,是那些後頭慫恿,周圍鼓譟,不管他兒子死活,只算計政治成果的政客小人。他們洗腦年輕人,讓後者自以為在做一件驚天地泣鬼神的偉大事業,渾然不知自己完完全全被利用了。試看周天觀的狠話,說這是他一生最光榮的時刻,「我已經跟政府革命,我並不介意和家裡再來一次,反正我已經動手打我爸了。」這些話,跟四五十年前中國大陸那些被野心政客煽動的紅衛兵有什麼兩樣?

孩子,你那麼關心「史綱」,去看看「敵國」的歷史吧,當年那些紅衛兵一樣衝官署,在牆上噴大字,喊的是「革命無罪,造反有理」──很過癮是吧?幾十年過去了,你知道當年那些喊打喊衝的紅衛兵後來怎麼樣了?多的是銷聲匿跡,多的是不敢提起往事;比較有反省能力的,出來跟當年被鬥臭鬥垮的老師一鞠躬,說聲對不起。那段紅衛兵逞兇鬥狠的年代,後來大陸稱之為「十年浩劫」。

沒錯,你會說你不是紅衛兵。當然不是,比起紅衛兵的狠勁兒,你們差遠了。更重要的是,我們是一個民主法治國家,我們可以投票選總統,選民意代表。為了課綱微調,國教署有委員會,有公聽會,都說那不是溝通,是黑箱,那陳水扁當時改課綱,什麼都沒有,是什麼?你們認為課綱微調不合理,是洗腦,很簡單,把你們的理由講出來,跟人家辯論,如果你仍然認為你有理,下次選舉不要投你反對的人的票就是了,一定要學無恥政客佔主席台,佔官署,不聽我的就不叫溝通,只出是非題逼人家回答?這叫什麼民主素養?

誰沒有年輕過?誰年輕的時候,不是以為自己什麼都知道?去看看真實的世界,去看看你的父母,去看看周大觀基金會的周伯伯和周媽媽吧,然後,把你自命不凡丟給人家的那一句話,問問你自己:

「而你,為台灣貢獻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