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台獨論者史觀的荒謬性

文/Phoenix Lin

近來的反課綱微調爭議塵囂至上,其實說穿了,背後就是「中華民國史觀」和「台獨史觀」之爭。什麼「程序」、「內容」、和「判決」問題等,都是假議題。

這等於是我國幾十年來「統獨大戰」的延續,差別是戰場換到教育領域罷了。

以筆者所觀察到的現象來看,先不論這些反課調微調者(台獨史觀者)為何不敢直言我就是要台獨史觀,而故意打擦邊球去扯「判決」、「程序」等黑箱問題來唬弄大眾的「俗辣行為」,其中有不少謬論,看了令人啼笑皆非。當中以「為何要懷念日本殖民?因為國民黨更爛」這論點最為誇張,筆者覺得若不好好來砲一翻,實在有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以教育層面來,日本一開始的中等以上教育機關有差別待遇隔離教育。後來1922年頒布的「新台灣教育令」開放共學,但在各種設限下,台人子弟能進入較高教育機關的人數反而減少,共學反而提供迅速成長的「在台日人子弟」更多的教育機會。

更別提台灣人不能就讀政治、法律等會啟發公共事務思辯的科系,只准就讀農業、醫學等實用科系。換言之,就是要訓練一批將來為日本所用的「工具人」。這些都說明了台灣人的受教權是不平等的。

反觀,國民政府實施九年國教,且為因應國家建設,設立許多專科和職業學校等技職教育體系,大學方面也沒有選填志願的限制。否則出身三級貧戶的陳水扁先生如何能考上台大,又轉到法律系,後成為美麗島辯護的名律師,更當上中華民國史上第一位完成政黨輪替的總統?

其次,談到現代化建設,日本人開闢高山道路真正目的是為剝削臺灣珍貴的木材。在魏德聖導演的作品賽德克巴萊,不是剛好有日警因為原住民不小心掉落木材而痛打該原住民的片段嗎?正是此理!

再以不少台灣人喜歡歌功頌德的「嘉南大圳」來看,台灣人由完工前的每人平均食米分配量由0.13公噸下降至到完工後的0.11公噸,因為完工後輸往日本的稻米量爆增,這就是所「流血輸出」「饑饉輸出」的史實。

台灣人在日本的建設下,不是直接受益者,而為他人作嫁的被剝削者

嘉南大圳

嘉南大圳

反觀,國民政府的政策,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三七五減租」,廢除了農佃制度,再加上後來的十大建設,使台灣人各項生產和所得蒸蒸日上,所以後來才會有「台灣錢淹腳目」的現象,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是當時亞洲經濟發展的典範。

這些反課綱論者還有一個好笑的說法就是「慰安婦是自願的」。

慰安婦這名詞原本英文是comfort woman,是種美化的說法,後來被正名為sex slave,中譯為「性奴隸」。這是比「性侵害」更嚴重幾百倍的犯罪。

因為「性侵害」多是短期、偶發性的,但「性奴隸」卻是長期、意圖性的。

試問,誰會「自願」當性奴隸?

當有反課綱微調者說:慰安婦「未必是被迫」時,站在「女性人權」的立埸,請問那些婦女團體跑那去?這種說法根本不合邏輯!

更有不少人振振有詞說慰安婦即使被迫,也不完全都是被迫,也有人是自願的,因為”被生活所逼”。但,這不是「自已的臉自己打」嗎?一來,即使有這種狀況,那是通案嗎?還是少數的個案呢?根本不問可知!更何況,你連證據都還提不出來咧!二來,既然「所逼」,又怎麼會是「發自內心地自願」?被生活所逼不正就代表日本所謂的現代化建設,其實臺灣人根本沒受益到,在臺灣的建設根本是方便日本剝削臺灣資源之用!要不然又何必被生活所逼「自願」去當慰安婦?

慰安婦照片

慰安婦(sex slave)

綜上所述,即使國民黨的統治在某些人眼中很爛,但以客觀事實來比較,我實在看不出,比日本統治爛到哪去?

其實以「言論自由」的角度,我雖反對這主張,也支持他們有宣揚這主張的自由。但有宣揚台獨的自由,不代表有隨便捏造事實的自由。

而且,台獨論者常說,台灣人過去四百年來被外來政權殖民,無法自已當家作主。既然如此,那「日治」改為「日據」以突顯日本統治的非法殖民性質有何不對?

這些反課綱的台獨史觀者實在自我矛盾。既然要自己當家作主,又處處美化日本過去在台種種令人髮指的行徑,彷彿「日據時代」是台灣四百年以來未曾有過的黃金時代,這算哪門子的「自主性」?

要爭取自主性的台灣人怎麼會有這種「奴性史觀」?

這實在是這陣子反課綱事件,筆者看到最荒謬的現象了。可悲的是,這些號稱「覺醒的公民」卻渾然不覺自已史觀的荒謬在哪?不禁令人懷疑他們到底是哪一點在覺醒?也難怪有學生和學者王曉波隔空對話時,會說出:「這樣改,難道不怕日本政府憤怒嗎」的可笑言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