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喊衝撞體制,卻又要求體制保障的覺醒者

 

魏貽君撕副教授證書。(圖片來源:魏貽君臉書)

魏貽君撕副教授證書。(圖片來源:魏貽君臉書)

撕掉副教授證書我能瞭解,就是憤恨不平的直接反應,但PO上網的行為就很有趣的,再來,我覺得辭掉我會比較欣賞跟感謝你。因為很多好老師等不到缺,很需要教職,你真的那麼不屑任當今教育部的職,就請你快辭掉。

這其實反應出了現代人對抗體制的荒謬性,高喊衝撞、自由,卻又要求體制要保障他的所有權益與人身安全,但我不認同的體制就應該任我蹂躪,因為我的質疑與批判都是我認可的真理,所以無論我的任何行為都可以因為我主觀動機而合理化。

同樣的,有限度的表達我的抗議,贏得同樣立場人的贊許,卻又依舊屈就在體制之下,我說這屈就還是個褒獎詞,實際上根本就是拿了好處,又要人家聽你的號令。

覺醒者推出「奴」這個概念,真的是絕頂聰明,好像不反體制者,就是黨國奴化思想下的愚人。但有沒有人想過,人生本來就是要懂得捨與屈,這是因為我們相信體制不完美,如果我要求體制順從我,為我量身打造,那其他人呢?是要用我這套,還是也來一套新的?

你們抗爭就是公平正義、勇猛果敢;你們退縮就是政府下賤、無情打壓;你們哭泣就是感天動地、六月飛雪;你們退讓就是為國為民、雖敗猶榮。

話都給你們說了,戲都給你們演完了,那不說話的那些人呢?但在這個時代裡,你不說話、不會撕破點證書,就是你活該,不是嗎?

走到這裡也不用玩什麼法條、程序這些詭辭,你就承認你有意識形態不能接受這個政府做的任何一件事就好,要不就明年不給它票,讓它下台,要不就流血革命,打一場內戰。

為什麼要玩弄語言,攻訐殺伐?被你們叫支那賤畜的很多人,他們在這塊土地上比你們住得還要久啊!他們是本本分分的一般老百姓啊!政治歸政治,民主社會不就要容許很多聲音嗎?為什麼不跟你們發一樣的聲音就是奴?就是畜?就要滾回去?

為什麼在你們眼裡,連基本對人的尊重都不需要有了,只要你有你心中覺得的正義就好,不同意你,就是奴狗賤畜。認同一個政黨不表示這個政黨幹的錯事也要支持者一起承受;支持一個政黨,也不表示這個政黨就是真理。何況鬥爭的是一般百姓,一塊土地走到這個地步真是悲哀至極。

(新聞來源:華視新聞)

「羞於與吳思華之名共紙!」魏貽君撕副教授證書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