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現場的一言堂 與 把我寫成強國人的東森新聞

文/江飛宇

男子挑釁教育部抗議民眾遭民眾追打。

先自爆和現醜一下這則新聞

沒有錯,這個東森新聞上稱為「身穿藍衣服的先生,操著中國口音」、「這位藍襯衫的民眾,自稱是中國大陸的學者」的笨蛋就是在下兄弟敝人我。

我想我不必和大家解釋,這則新聞除了「身穿藍衣服的先生」這句是對的以外,其他通通都與事實不符。現在新聞都要這麼做,表情要拍得很猙獰,動作要拍的最誇張。至於事實是什麼,那根本就不是新聞媒體所關心的。

以前的記者,看到這樣子的衝突和騷動,還會想方設想去調查清楚新聞事件者的名字和身份。不管是跟蹤找當事人、還是問警察、問路人,都至少要先知道這人的真實身分。可是在這事件,記者已經懶惰到索性連調查都省了,就完全憑著想像,編造了一個虛構的身分,根本就不在乎事實。使得我們社會根本就看不到真相。

台灣媒體的怠惰與屈從民粹,使得這個民主制度的「第4權」,完全失去了作用,反而成為民粹者的幫兇。

我更想和大家說明那天的爭端。

那一天,我和朋友約好在台北車站,募集支持吳思華部長的簽名。朋友們認為我口才好,立論能力強,要是遇到試圖來激辯的人士,可以由我出面代為發言,因此我就去和朋友一同募集了。後來另一位朋友,暫時姑隱其名,就叫他「SABER」好了。SABER想要直接到教育部表達不同於抗爭者的看法,所以我就從台北車站走到教育部和SABER會合,到了以後,我和SABER就看哪裡是可以突破的地方,既能發表看法,又不至於看起來像無理取鬧者。

看著看著,看到路邊有個露天演講,我就決定在聽一聽他說什麼,並趁勢利用和聽眾互動的Q&A時間來發表意見。

那位講者他是打算把戰線拉長到明年,以抗爭12年國教課綱為抗爭的下一段,並且他就是認為,即使明年政黨輪替,蔡英文當選之後,國民黨還是會在1月到5月這段看守時間,通過所謂的「國民黨版12年國教課綱」,總之他認為抗爭很有必要,並且要延長戰線。

SABER他不願出面,我和他說沒關係,在旁邊看著也行,總要有人紀錄笨蛋犠牲的過程。

終於我得到發言權,我拿著麥克風,對於講者和所有的觀眾講出我的看法:

  1. 您剛言必稱國民黨強行通過黑箱課綱,可是當年98課綱,就是由杜正勝一人主導,由他找編審委員,過程也沒有公聽會,更沒有各方意見,難道就不黑箱了嗎?請問你們為何雙重標準?
  2. 你剛用「荼毒」來形容新課綱,這我就不明白了,說日本在二戰發動侵略戰爭,給亞洲各國造成巨大的痛苦,這哪裡不符歷史?何來荼毒學生?
  3. 你剛講國民黨非法,請問是違了什麼法?你們如今佔領教育部,又是依據什麼法?不覺得荒謬嗎.......

我還沒罵完,就被全場噓了,所有人站起來指著我罵,罵的詞什麼都有,從我的衣著顏色,到我雙手握拳,都可以當成謾罵的理由,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他們一直對我罵幾句話:

「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

「台灣不是中國的!」

「台灣是獨立的國家!」

我聽得懂他們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但我實在不懂,這些回應,就能遮住「日本是二戰侵略者」這個歷史事實嗎?

我不管他們是要親日,還是要改國號,還是要徹底和中國大陸斷絕人員、經濟、文化、觀光、學術的交流,這些兩岸的決策和立場,和日本在二戰的侵略事實,是有什麼關係?

因為台獨,所以無法面對日本侵略的歷史,這是什麼道理?

還有人對我大喊:「美國當年轟炸台灣你不知道嗎?」

我立刻就說:「就因為日本去打美國,所以美國對日本所有佔領區都轟炸,是日本惹的禍你懂不懂?」

他立刻無言了。

又有人對我大喊:「我就是想當日本人啦!」

我立刻吼回去:「所以你媽就是自願當慰安婦的!」(現在想想挺後悔的,我應該說:「所以你媽就是自願當日軍性奴隸婦的!」)。

他又無言了。

之後講者試圖表現自己的和平理性,希望我聽聽他們的回應,我也很希望如此,有對話才有思考,才能更徹底的瓦解他們錯誤的意識形態。

可惜警察不肯,我一直請求警察,讓我和講者辯論,至少給我幾分鐘的時間,可惜,請求無效,掙扎也無效,我就被拖走了,就留下這麼不斯文的新聞畫面。

雖然我對著鏡頭說:「我是江飛宇,臉書『一寸河山一寸血』的共同管理者,有意見就來吧!」

但沒人理我,也沒人報導。因此,我竟然就成了東森新聞中的為「身穿藍衣服的先生,操著中國口音」、「這位藍襯衫的民眾,自稱是中國大陸的學者」。

這是令我最感到遺憾的。

但是至少,我算是了結了一個心願,在去年太陽花鬧的最盛時,我是應該這樣跳出來大罵的,但是我沒有,這次我這麼做了,算是彌補內心的遺憾,套用文天祥的話就是:「吾事已畢,無愧於心」了!

19 thoughts on “反課綱現場的一言堂 與 把我寫成強國人的東森新聞

  1. 真相是不容許被扭曲,事實也不能被埋沒。這種空穴來風、無中生有的報導與內容,如果不加以糾正、勘誤,錯誤的訊息就會被傳播,建立在錯誤基礎的資訊都不應被容許。題外話,看起來好帥,有沒有完整影片(誤)。

  2. 你剛講國民黨非法,請問是違了什麼法?你們如今佔領教育部,又是依據什麼法?不覺得荒謬嗎.......

    國民黨又依了什麼法,民眾犯了什麼法??
    你這種話術造謠已經騙不到人了啦

    • 鬼扯莫此為甚,法有所謂正面負面表列,執政黨教育部依其職掌進行課綱調整,既經監察院審度程序合法,何來非法之說,而佔領教育部已明顯違反社維與侵入公署等法律,還能睜眼瞎說,請問您吃飯睡覺上廁所又是依什麼法呢?頭殼不只有洞還穿孔!

    • 你沒搞清楚,不是「反課綱」嗎?
      怎麼開口閉口都是中國是中國,台灣是台灣 ? 台灣是獨立的國家 ? 這明明是台獨與日本皇民化思想的抗爭,反個屁課綱,不要臉的暴力民粹。

    • 修改課綱,本來就是教育部的權責,沒有什麼依不依法的問題吧。
      不過那群學生闖入公署,這可以用 妨礙公務,侵入住宅,毀損 這幾項來辦.. 這,您不知道嗎?
      這絕對不是話術,也不是你口中的造謠。
      而是民主國家的法知精神。

  3. 現在的記者…唉~不說也吧!
    簡直就是(妓者)。
    一個畫面十多家報社及電視臺(不含地下電臺)
    共同(屎)用各說各話,根本不用出門採訪。

  4. 我倒是建議政府把那些想當日本人的屁孩的國民身份證收回,協助他們向日本政府申請歸化為日本人,然後永遠離開台灣,免得這幾顆老鼠屎一天到晚興風作浪,把社會搞得烏煙瘴氣。

  5. 沒辦法,新聞台的老闆都是帶著有色眼鏡的鬼東西。下頭的人自然也都是這樣。
    第四權根本早就是濫權了,台灣也是因此而沉淪的。

  6. 剛無意看到這篇文章~~~你的看法和觀點我非常的認同,從頭到尾,我真的不知道在反什麼課綱????那個真的有這麼重要嗎?????上班夠忙的我,本來就很少看電視的我,那天在外面吃飯,看到商家的電視新聞在採訪學生,學生表示要有多元的『史觀』……我吃著飯想了一下…即要多元,應該是學者、學生自已多研讀各國史料去交互比對從中學習吧~~沒有對與錯,只有事實真相不是嗎?另外,台灣我想了解一下是現在學校還有強迫購買一些非制式的講議教科書嗎??如果有的話,這些反課綱的同學,怎麼沒人去抗議這些事情????如果沒有的,這些學生或家長有強迫他們去買某些講議或教科書嗎??如果這也沒有,多元是自已自學的一種,怎麼變成政府在強迫了?????呵……是非價值觀錯亂,從我退完伍,從回社會到現在,從民進黨換回國民黨,好不容易矯正一些回來了,現又要選總統,又一直在亂了…………唉~~~~~這些有這麼重要嗎??這些對他們未來工作會引響到很深的層面嗎??我活了30幾年了,真的,沒這麼重要啦~~~~重要的是自已會多少東西,能不能養活自已才是重點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