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慕暗黑界 你的自由跟品味

悠遊卡公司發行天使卡所使用的A片封面。(網路圖片)

悠遊卡公司發行天使卡所使用的A片封面。(網路圖片)

文/許修豪律師

星期五到某大知名諮詢顧問公司作年度性騷擾教育訓練,提到辦公室屬公共場所,相關陳設不要太離譜。掛歌劇女神卡拉斯之類的海報,表現的是你的古典文化品味;掛江蕙、蔡依琳之類的海報,表現是你的流行文化品味;掛AV名人如飯島愛、波多野結衣+加藤鷹之類的海報,不用太談論品味問題,因為你立刻會被認定判斷能力有重大缺陷,幾天內就會因為涉及敵意環境式的性騷擾被正式調查,之後幾周內輕則受警告,重則丟官。公司如果不積極處理,員工向主管機關舉報,火就會立刻燒到公司身上⋯⋯⋯

幾年前參與另一家外商企業的內部調查,總經理被檢舉涉及與政府官員的不當往來應酬。調查結果,發現雖有些蛛絲馬跡,但整體難謂嚴重。但是與老外客戶當面報告時,他神色凝重慘然,說這個總經理走定了。公司依照標準內部調查程序,image (完整複製)其硬碟𢹂回美國給IT人員調查,結果發現他的辦公室硬碟裹有極大量露骨下流的色情圖片(包括兒童性愛和屍體肢解的),讓人倒盡胃口。私人生活中看這些東西是否妥當已不無可議,更離譜的是這些東西竟然還帶到辦公室這種正經地方,其判斷力如何不言可喻。事情調查完,總經理走了,真實原因雙方各無需相問。我從此再也沒有在業界聽過他的名字⋯

古今中外,任何時地都會有色情產品或行業存在。任何成年人都知道大概在那裹找的到這些資源,但是絕大多數文明社會都有至少二條顯規則:

一、這是不入流的事物,別把他們帶入正經地方,否則你會身敗名裂。

二、你無法禁絕此一行業,但這不是主流價值,絕不值得反向為其宣傳鼓勵。

悠遊卡公司的高層對此類AV產品有何雅藏之癖,外人不得而知。但會堅持將不入流的現役AV女演員的照片放在台北人乃至觀光客最重要的民生必需品之一-悠遊卡上,其愚其謬也實在是難以想像。這件事當然可以設法從中央監獄後現代後殖民女權解放父權宰制美帝霸權文化反思文本顛覆⋯⋯等角度扯出一篇道理,但是撇掉那些花槍,事實上這件事只是單純的下流和愚蠢而已。

任何公眾人物的照片所傳達者,都不只是照片本身,它背後有它的故事和價值:看到江蕙的照片,你想到從「你著忍耐」到「家後」等無數經典歌曲和一個走唱小女孩到台語天后的傳奇;看到蔡依琳的照片,想到她紮實的舞台表演和一個從「舞蹈地材」變成「舞后」的勵志故事;看到現役AV女演員的照片,沒有人會只看到皮相的「清新唯美」,而除了不堪入目的交媾場景,你還能期待我們想到什麼?而悠遊卡是可能每天都要用的民生必需品,發行量極大,是台北市的另一塊門面,有資格受邀為其宣傳者,必然是有極高正面價值及影響力,可以拉抬這個本來就夠強的平台的,就像非一流的表演者沒資格到國家音樂廳演出一樣。

結果悠遊卡公司放棄自己的平台價值,反向去拉抬一個原本只能在暗黑界生存的不入流AV女演員,你到底想要對使用者傳達什麼價值?台北是一個自我放棄的情色之都?鼓勵大家一起加入AV界嗎?外國媒體膽敢對台北有這樣的情色暗示,國人皆可擊鼓而攻之,結果是半官方的悠遊卡公司高層自己帶頭做這種事,至今表現地無愧無悔,甚至想加碼演出,你到底想用你掌握的公器將社會帶到那裹去?

沒有正常判斷力,連文明社會顯規則都不懂的人,我們也不能期待為他保留多少做人的體面。悠遊卡公司高層如此傾慕暗黑界是你的自由,但走吧,別多說什麼,你應該不適合在光明界的正經地方工作。那天你在暗黑界發展有成,很遺憾,我們一點也不會考慮將你的照片放在悠遊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