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反駁呂秋遠律師的荒謬觀點

文/Phoenix Lin

呂秋遠_中時電子報

兼任台北市府廉政委員之呂秋遠律師。(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徐弘庭因以「特殊性關係」批評柯文哲對波卡風波處置不當,導致不少網友上其臉書進行辱罵、甚至還有三字經的字眼出現。此舉引起徐本人揚言提告。對此,呂秋遠律師PO文教網友如何自保,但觀其內容,個人實在有以下幾點看法如骨鯁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特殊性關係」的說法來自於馮光遠罵金溥聰是「男妓」和馬英九有「特殊性關係」,此言論嚴重歧視同性戀和性工作者,但恐龍法官竟判無罪,原因竟是認為他沒有貶低意思。用這種荒唐言論來罵人在法律上居然是可允許的,也無怪乎近年來台灣道德淪喪,因為連道德最後底線的法律都淪陷了。然而,雖然這很荒謬, 但既然法律判決馮可以說,那徐弘庭又未何不能說?如果這言論是不對的,那當法官做出這種荒謬判決時,這些批評的人當初有跳出批評的又有幾個?若這不是兩套標準?什麼才是兩套標準?

其次,以言論自由角度來看,不管批評的人是否有兩套標準,上徐弘庭臉書去批評確是應有的權利。可是,言論自由並非給人任意做公然污辱和人身攻擊的自由,所以犯錯之人受法律規範制裁,何錯之有?何況有享受自由的權利,更有為其言論負責的義務!這才是身為一個進步社會的公民應有的是非價值之意識。

再者,呂大律師的教戰守則有以下謬誤:

(1) 徐弘庭又不一定要本人出庭。

(2) 根據「臺灣士林地方法院102年度易字第245號判決」:由中華民國領域內之不特定人經由該臉書網頁,均可共見共聞之標題和內容,其犯罪結果之發生地是在中華民國境內,所以台灣任何可上網之處,皆可成為犯罪結果地,因此皆有可能在各地被告。

(3)「善意言論」是針對「事實」提個人看法,其動機為正面良善,縱使對他人有所批評,也是本著真理愈辯愈明和理性論證不涉人身攻擊的原則,有矯正視聽的 正面功能,但三字經等國罵又有什麼矯正視聽的正面功能?況且,言論自由又不包括任意辱罵他人的自由,所以這些言論何來「善意」之有?此外,既然主張以「善意言論」免責,那表示引用的是刑法「謗誹罪」概念,但觀其辱罵言論,並不符謗誹罪的「具體指摘」之要件,反而接近「公然污辱罪」。但我們英明的呂大律師卻叫網友用「謗誹罪」的免責條款去為「公然污辱罪」免責,這不是很好笑嗎?

最後,身為一位律師,其責任應是維護公義以導正社會風氣,使其向上提昇。但呂大律師的教戰守則反而是教人如何去鑽法律漏洞(更別提守則內容謬誤一堆),並非糾正網友不當言行、灌輸正確法律觀念。而且,若他真的認為徐弘庭的「特殊性關係」言論不當,那更該批的不是馮光遠和恐龍法官嗎?怎麼沒看到他大力批評?答案很簡單,因為符合自已的立場!呂大律師此文不出還好,一出更坐實了不少法界人士批評他為譁眾取寵之綜藝咖律師,其立場是凌駕於專業素養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