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潤庭發表之「國軍夕鶴」言論傷了誰?

 

郭姓女子夕賀言論郭姓女子夕賀言論2(圖片來源:一名女子在其公開臉書發表國軍「夕鶴」等文字。)

文/Richter Chen

其實不想寫這篇的,因為我難過兼氣憤。但「壞人之所以囂張,是因為好人往往選擇沈默」,站在好人的立場,我不能任由壞人囂張。

9月22日,王勁鈞少校帶著黃俊榮中尉,駕駛著0851號AT-3教練機,自岡山訓部起飛後,再也沒有回來。當他們在任務提示時,是帶著玩笑去遊覽的心情,還是誓死如歸的想法,我認為都不是,不過就是一場表定的訓練飛行,待會返場後,時間到了該回家抱小孩的去抱小孩,該跟女友熬電話粥的儘管熬。

穿上抗G衣,束緊軀體安全帶、腿帶,坐進座艙的同時,學員苦背開車程序與今天要進行的儀器飛行程序、要領,教官則是在機外作360度檢查,為的就是隨後的任務完成。

沒想到,他們回不來了。當搜救人員焦急地編隊上山,R5與EC225來回偵照、搜尋判讀時,這兩位已經成為焦黑的木炭。

一片惋惜聲中,有一名女子在ptt發表了一些文字(連文章都不夠格),直指兩位飛行員「夕鶴」,不知為何而戰,從而完全偏頗地謾罵。

妳以為他們活膩想死嗎?他們的前途與對國家的貢獻,是妳永遠無法企及的。妳以為他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還有政黨意識嗎?告訴妳,沒有。我可以肯定地說,他們的腦袋裡,連政黨意識是什麼碗糕都不知道,這也不會出現在checklist裡。

諷刺的「景美人權營區」開放時,時任副總統的呂秀蓮女士去參觀,陪同她的是國防部常次傅慰孤中將,呂經過她以前待過的牢房時,傲然地問傅「我們在為臺灣的民主打拼時,你們在哪裡?」只見傅不卑不亢地回稱「當時我正駕駛著戰鬥機在臺海上空巡弋,好讓妳們有安全的抗爭環境」。

發前述那些文字的女生,大概心想「為什麼我要感謝你?你們作的事與我無關」。

我要反述的是「為什麼你不該感謝他們」?妳以為臺海是和平的,中共是跟妳以禮相稱的?沒有這些人,你可以在中秋夜時盡情賞月,跟網友喇賽談天說地?妳知不知道,有些人的家人一輩子回不來了!

小孩只能憑著照片、影片等,一點一滴拼湊對於父親的印象;家人只能邊翻孩子的成長照片邊哭,翻一遍哭一遍,然後期許天堂相約的時日,等到那天到時,再一起說說這幾年過得好不好。

我告訴妳,他們一定過得不好。

中秋那天,我帶著孩子去跑步,這次輪到老三,跑了1k這小子耍賴,直要爸爸揹揹,我作勢不肯,他就蹲在地上笑瞇瞇地看著我,一副吃定爸爸的樣子。

看到了那一輪若隱若現的明月,我想到有人的孩子此生再也無緣敘(續)父子情,鼻頭一酸,便過去一把把他扛在肩頭。

一日之所需,百工斯為備,妳不該感謝身邊每個提供妳一日所需的能人巧匠嗎?就算文學程度不好無法體會,但是最基本的「同理心」,那是人類與非人類之所以不同的地方,這點妳必須要清楚。

我曾對家人說「如果你們敢一聲不響,就這麼離開我的生命,我將永遠不會釋懷」。

謹以此文敬這些不願意成為烈士,卻不幸成為烈士的消逝生命。
(歡迎分享,文責我自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