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事過境遷 後悔也來不及了

20141011210118W020130722637996166424文/張中一

最近社會上,一片對頂新的殺伐之聲,從總統帶頭呼籲抵制黑心企業。如頂新等,一直到財政部長對頂新各方的財務刁難。然後社會各界,幾個叫得出名號的名嘴(例如呂尚書律師)或是文青藝人HEBE等,莫不用各種方式表態譴責頂新。在我們談頂新前我想講一個我小時候的故事。

在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那是一個大家都還很單純的年代。我有一個呂姓的同學(跟呂尚書不同人啦),不知怎地就是跟大家相處特別不順,同學特別愛對他大小聲。當然呂同學會這樣也是有原因的,他就是特別有自己的想法,那些想法多年後來看,根本無關對錯,但在一群人中你特立獨行的代價是很大的。不要說他被排擠了,連他妹妹都一併被我們排擠。你以為這是人間最慘?並不是。

bullying_2469128b那時候我們有另一個周姓的女同學。在快要30年前他可是開時代尖端,帶色情書刊給我們看。不過他帶色情書刊的事沒被抓到,可是他功課不好,個性也跟我們這些乖乖牌不一樣。因此就被排擠。不過呢,他不是被同學排擠,他是被老師排擠。老師公開在全班面前數落他。到了國中,我們那個年代男生跟女生是不往來的(開學第一天就公告,男生到女生教室區記大過)。好班與普通班更是彼此間距離遙遠。我們在籃球場打球,總是會看到周同學落寞身影。我當時太小、太怯懦,也太以好班為恃。除了打聲招呼之外,我總是跟周同學很遙遠,也沒有想過為他被霸凌時我們的旁觀道歉。然後,周同學的身影從球場消失了。他死了,年紀輕輕就死於癌症。而我想道歉也來不及了。霸凌,總是這麼輕易在你我周遭出現,我們常常輕易沈默,有時甚至加入,當我們事後要回顧、要懺悔時卻來不及了。

讓我們回到頂新案,從總統開始、財政部長、各界名人乃至一般小老百姓,人人皆曰頂新黑心。但頂新哪裡黑心?原料有問題?頂新用什麼原料?他用了餿水油嗎?他用的油是飼料級嗎?製油業尤其在進口時,進的原料油是什麼等級的?報關時用什麼名目?報關名目與製造成品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國際食品工業的標準作法與品質規定是什麼?這裡面哪一個你知道?哪一個證據你看過?我們有哪一個記者真的挖出相關的資料讓大家了解?大家最常講的只有一個,頂新使用了黑心原料。可是法院的新聞稿告訴我們台糖在越南的同仁就指出,在越南是買得到健康豬肉的,而且病死豬會被銷毀不會進入市場。法院認為,根據現有證據,無法推論頂新的原料是黑心原料。那你為什麼還要懷疑頂新是黑心原料?你承認吧,只因為他是原料來自越南,你就認定是黑心的。你其實對越南一無所知,在你想像中越南還是一個貧窮落後的地方,所以不可能有健康與完善的屠宰體系。

我們能說,頂新在越南的原料一定沒有問題嗎?我們不知道。但我們能說原料有問題嗎?我們也不知道。那我們憑什麼說他是黑心?憑什麼撲天蓋地,做APP的做APP。官方行政干預的行政干預。FB轉貼的轉貼,堅持滅頂的滅頂。頂新集團在臺灣是有許多員工的。如果今天頂新真的有錯,你說這些同仁跟著遭殃還有點話說。但真相是,你其實連頂新到底有沒有錯都不知道。但如果這些頂新員工被你搞到失去工作、影響家庭時誰來負責?又要搞一次關場工人運動?

有的時候,參與霸凌完當你事後清醒時,是沒有事後藥可以吃的。那個罪孽會跟著你一輩子。我當年沒有能為我同學站出來,沒有真心平等對他的悔恨,30年後依然跟著我。這裡面最離譜的當然就是我們的政府。對本國廠商喔,在未經詳細調查的情況下,僅憑首長個人偏好就進行各種行政干預,可見我國根本不是自由的市場,而且經營的非市場風險極高。為了爭取選票與選民印象,這樣子犧牲國家競爭力對嗎?

小心,在你開殺認定頂新黑心前,你有證據嗎?後座力也許你承受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