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與對岸比,我們還有的優勢是什麼?

文/陳穎青

大陸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_中時電子報【國台辦:擴大開放台灣居民設個體戶2015-12-16 聯合晚報 記者黃國樑

中國的磁吸政策越來越清楚,我用我的市場做誘因,從資本家到個體戶都爭取,你要做生意就不可能反對兩岸往來。

台灣的問題是資本過去了,人才也會過去,健康一點是交流日盛,兩岸和諧;糟糕的話,西進逐漸變成台灣內部的分歧。想去的去了,不想去的開始採取敵視政策, 結果磁吸就變成吸血了,因為過去的人回頭一看,台灣滿滿都是敵意,想回饋都會被誅心(這好像已經不是假設而是現狀描述了)。

台灣會走健康的路還是糟糕的路呢?台灣越採取敵視政策,對岸的磁吸負作用就越強。只有走積極交流的路,才有可能避免自己被負作用吸血。我們不只要寬容看待西進的人才,也應該思考怎樣反手吸納對岸的人才,才能平衡彼岸的吸納效應。

但這題在台灣差不多是無解。台灣一片反陸客、反陸生的民粹氣氛,哪有可能還要反手吸納對方人才呢?台灣有什麼值得對岸人才過來的呢?來的不都是特務嗎?

有一個解可以這樣思考。

台灣對中國人而言,唯一的吸引力會是什麼?不就是自由嗎?哪些行業需要自由呢?我們比大比不過人家,比自由綽綽有餘。所以我的設想是這樣,我們可以成立出 版自由特區吸引對岸的出版人才,創作自由特區吸引創作人才,無 GFW 網路自由特區吸引對岸的網路創業人才,研究無禁區吸引對岸的研究人才……

其實整個台灣就是出版自由區、創作自由區、網路自由區、研究無禁區,所有希望呼吸自由空氣的人,都會想要在台灣發展自己的生涯。我在推特上看過太多渴望著「肉身翻牆」的人,他們覺得在中國大陸上不只肉體上難以呼吸,精神上也難以呼吸。

我們能不能歡迎這樣的人才呢?他們有更強烈的願望活在思想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的地方。而這個願望顯然是跟台灣人希望維持的自由現狀是一致的。

只有放開一點看,我們才不會在兩岸賽局中逐漸失去自己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