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那些對蔡英文的愚蠢的美麗誤解

文/黃國樑

蔡英文_維基百科我預言,蔡英文的政府,仍然是一個貪腐政府。今年五月下旬開始的政治,將是一個肅殺的政治。

我曾經被這樣一個感覺與傳統民進黨不同,有些羞澀,話講得不太通順的人所迷惑。我以為她只是一個富家女,其餘就跟一般人無異,沒有太多的身段與虛矯,流露了清新的氣息。

大約快十年前(日子過得好快),她當副院長的第一個禮拜,我寫了她的副閣揆的生活,由早晨的一杯咖啡開啟。之後,陸續寫了一些她的家世,她所召開的一些會議裡頭她的決斷。

但當她快卸任時,在平時的一次電話閒聊中,她大力讚許了生技新藥條例草案,但強調這並非政院所提的草案,而是立法院長王金平領銜,但政院強力支持。

其後,她卸任了,政院由張俊雄、邱義仁回鍋,她的去向一時無人知悉。想探知她的消息,我打了過去,她說,「你想不到我在做什麼?」我問,「是什麼?」她即透露,她要去搞生技新藥去了,要開一家生技新藥的公司。

再往後大家就知道了,那家公司叫宇昌。行政院搞了很大的儀式,何美玥作為行政院開發基金的管理人,在發布投資這家公司的茶會還是酒會上,跟蔡英文一起笑顏逐開,儼然是政府找到了未來的產業明星,優良的投資標的。

但蔡英文告訴我那個訊息時,當我應是第一個知道她要去搞生技時,我就已感到不安。前不久她還在說那個法案很棒,結果她卸任立即去作了那個事業,我覺得這裡頭有說不出來的,難為外人道的花樣。

過去那些對她的愚蠢的美麗誤解,在這個時刻逐漸消失了,那年是2007年。在那之前,我寫過不少塑造她的形象的報導,她初試啼聲任陸委會主委,我即以「小紅帽」對抗「大野狼」,替她張布了某種正義與堅決的外衣。2004年之前,我還曾向她力陳可以爭取當扁下一任副手。

台灣社會如今就是沈浸於我醒過來之前的那種看法,以為她有什麼不同的對世界的視角,甚至可以匡正民進黨的一些激進的作法。

然而,她竟是激進民粹的始作俑者,她將最暴戾、最帶有欺詐性的政治,帶進了如今的台灣。那些最無賴、下流的方式進行政治攻訐的縱隊,皆可看出他們與蔡英文之間如絞絲纏繞般的關聯。

從這些日趨穢下的風氣,從她涉及的諸多揭示著貪婪的家世與案件,從她反覆閃爍的言語,都不能看到一個清朗純淨的新局將要降臨,反而是一種腐臭的、陰騺而狡詐的、虛無的政治的開始,反對者可能將被追剿,被一些囂張的、劣性的網路蟲蛆包抄,而痛不欲生。

並且,由於這種墮落的、將卑汙的念頭公開化的風尚成為主流,這樣的政治將盤踞不去,我們恐怕永難再有天朗氣清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