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臺灣人自己發展出了一種嬉謔性民主

文/黃國樑

其實蔡英文五二0說什麼完全無關宏旨,她的話台灣島上的人固然關心,但蔡英文說什麼、做什麼,都不會改變兩岸的格局與走勢,更不會扭轉台灣下沈的命運。

我完全看不到那些獨派莫名的樂觀是從何而來,有些人總要高談闊論民主的崇高與偉大,以及台灣是民主典範之類的自我陶醉或更精確地說是自我麻醉的陳腔濫調,然而,希臘很民主,並不曾改變它成為一個歐豬國家的窘況。民主不能阻擋一個國家的衰亡,不僅是此刻的希臘,古希臘的雅典城邦,也不能挽回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的淪亡。

台灣的民主,甚至是整個世界的民主,都在朝向一種嬉謔性的發展,它不但不能解決問題,甚至反倒製造許多問題,唯一的功能只有讓選民發抒情緒,美國此刻在共和黨內領先的川普,就是這種荒謬情境的典範。但台灣的情況則已達到了極致,台灣的民主是讓邪佞、虛偽與敗德充當社會主流的反真理、反道德潮流,一堆偽論述充斥在網路、電視、報紙、與雜誌,站在台上用道德指斥別人的人,恰恰是最最敗德與無恥的惡棍。

他們一次次地砲製了偽造的歷史,拿著編造的謊言去追殺他們的政敵,將曾經對建設這個國家著有功勳的人,都貶謫為歷史的罪人,那些本身就是蟲蛆之類的小丑,不斷地在廟堂上、在議事廳上,辱罵與詛咒這些所謂的「罪人」,並忝顏無恥地稱之為轉型正義。

這樣的劣質的、卑汙的、腐臭的敗德者,正準備以一種光鮮亮麗的姿態接管這個國家,然則,除了那些永遠不可能實現的國族謊言,他們的手上完全沒有一份真正的建設藍圖,他們其實是掏空集團,是要來吸乾這個還頗有一些油脂、養分的國家的寄生蟲。

而這樣的光景正是我可以大膽斷定台灣必然下沉,難以挽回其悲慘命運的充分理由。若是台灣真正地是有一種光明磊落的、正派經營的民主,能夠不編造偽史、不羅織罪名,有容赦寬恕的精神,並有探究真相的胸襟,那怕這盞民主燈塔光芒多麼微弱,還是可以照亮對岸十數億人心,並讓他們成為台灣真正的政治屏障。

然而,台灣卻不從此圖,只想激起兩岸仇恨,將對岸同胞斥為牲畜,將一個民族被凌虐、宰割的痛苦與隨之而來的衰頹,當成是其低賤與污穢的的明證,予以百般的汙衊、嘲諷,然後視為不共戴天的寇讎,這樣的民主並無一絲一毫是真實的民主,而是一間展示偽造歷史的映像館,一座洗腦工廠。

企圖用這種偽劣的冒牌貨,作為抵擋敵人的武器,完全是一種不切實際的幻想。台灣的民間雖仍有一些活力,但台灣的創造力早已衰落,因為整個台灣社會都充斥著一些虛假的、片段的、迷幻藥式的自瀆的政治標語,它比專制者的宣傳更為邪毒,因為專制的語言可以輕易看穿,但這種迷幻藥般的slogen,卻可以深入人心,直入腦髓。

蔡英文說了「九二共識」、說了「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又如何?她即便說了,亦只是虛偽地虛以委蛇、敷衍搪塞,難道北京就從此著了道,就一廂情願把資金、人員送來台灣供這些掏空集團繼續揮霍嗎?

台灣的真正問題就是它從不面對真正的歷史,不看顧真實的世界,它只想將自己留在夢境裡,等著歷史將自己沖到世界的邊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