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餐桌對話:從雄三談海軍現況

文/黎樵

(中華民國海軍備役上校,曾擔任艦長)

海軍公布之雄三飛彈誤射照片晚上,我與我兒吃飯的時候,看電視,談到這次【雄三飛彈誤射】事件,底下是我們的談話:

(註:本文所稱父親,海軍備役上校,曾任艦艇電戰士官、救難艦艦長,軍旅生涯30餘年,兒子大學畢業,義務役士兵,曾在成功級艦擔任行政二兵,去年退伍,服役時間10個月。)

父:你在成功級艦的時候,船上有雄三嗎?

子:有啊!

父:你看雄三飛彈誤射,是艦長,也不一定全然知道怎麼回事?海軍司令部長官們也是搞了好久才釐清,你以為每個艦長都那麼專業嗎?雄三讓一個中士發射出去, 太離譜,我也覺得不可思議。還有三級艦,不過才50個人的編制,他那個飛彈部門,可能就飛彈士官長跟那個中士二人而已,所有的操作程序、保養,所做的事跟 一級艦大船是一樣的。我以前在小大字號擔任作戰長,也是三級艦,人很少,戰情只有一個人,是位義務役雷達兵。電信也只有一個士官長帶一個兵,小船人力不 足,經常缺員,訓練也是一個大問題。

子:是啊!我們船上,我所看到的,現在幾乎義務役已快沒人了,有的大部分是志願役士兵,高中學歷居多,想升上士,必須有大學學歷為優先,有大學學歷的,都不想升,卡在那裡。大家都不願升上士,所以船上【上士】缺很多。

父:為什麼會這樣?

子:大家都不願意負責啊,升了上士或士官長要負責任,要考試,反正都是來過水的,當幾年兵就退伍,誰會像爸您幹那麼久?有些已升了士官長的,反正也升不上去了,到頂了,混的人多…。

父:所以現在軍官很難幹,千萬別去幹軍官,難怪有那麼多基層的軍官自殺、裝瘋……。(我兒曾考上空軍航空技術學院氣象軍官班,五個月後我叫他回來,然後抽籤在海軍服兵役,我鼓勵他,不如去考氣象公務員,比幹軍官有保障多了,或者去跑船,反正他不暈船,但千萬不能把讀書荒廢。)

子:我們船上打靶,也有發生過艦長還沒下令,砲就打出去了,被艦長罵死(我笑說,我們以前在船上也常發生,你爸就是,那很正常,有時是射手緊張,那是訓練 的問題,但飛彈射擊程序繁複,怎麼可能?)……還有的船打反舵擱淺的。有測考官來問我,什麼是甲、乙級防險,什麼時候該關閉或開啟XYZ門?……我哪知, 那時候我剛上船,我還是新兵。驗收也是隨便就過關了,現在的軍官不會那麼嚴,尤其對我們這些義務役的,我什麼都還沒學會,就退伍了。對於志願役士兵,募來的兵,打混的也多…。

父:怎麼會這樣?我們以前對於官兵的驗收制度很嚴格的,隨時要上【軍士官團教育】,即使是義務役,一個不識字的水兵,都要想辦法讓他認識XYZ水密門的防險,水兵的驗收有他基本的海軍常識、艦艇常規與他專業部門的操作訓練,不管學歷多高多低,都要驗收啊,而且不能馬虎。

子:那是您們那個年代,現在有兵來當就不錯了。

唉,我已是退伍的老兵了,與兒對話後,深感海軍一代不如一代,這是募兵制的後遺症,還有時代不同,年輕人的思維不同,特別是對國家的忠誠與海軍士官兵的教育訓練,誰能讓他提振?…

海軍技術學校(海軍士校前身,由航輪兵通四個學校合併而成)原本就是訓練與教育海軍士官、士兵的搖籃,已經失去它的基本功能,我讀過士校(通校聯13期電戰科),當年的教育訓練非常紮實,對於義務役的三年兵,在訓練上也極講究,現在那些常備士官班(招考、聯招生)都絕種了,取代的是士官二專班,培養海軍士官的搖籃,不在海軍技校(士校),反而在官校,真是笑話,這些本該是士校學生,在海軍官校與官校生同樣穿黃軍服(軍官制服),畢業後換回藍工作服(水兵操作服),真是四不像,士校沒有正規的士校生,反而由官校代訓,也讓技術學校失了原有的教訓功能。

你沒看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陸軍專科學校,那是比海軍技術學校還完整的教育體系啊!

難怪我去參加我兒在新兵訓練中心的懇親會,750多梯(我是267梯),整個偌大的新訓中心營區,空蕩蕩毫無生氣,沒什麼人,已不像我們當年人力滿滿的盛況,馬路上、大操場,到處是陸操、踢正步、唱軍歌的班隊。

我問我兒:除了你們這一梯幾十個人,這新訓中心還有其他班隊嗎?他說有,還有一個中隊是志願役士兵,人很少,也幾十個,長官很怕他們走了,不幹了…。

人力、訓練是大問題,我幹過驅一艦隊、海總部、國防部訓練官,從少校到上校參謀,從基層到高司,深諳海軍訓練的要訣與計畫作業,船上即使人力編制充足,趕鴨子上架的士官兵,沒有充分的教育訓練(特別是學校的基礎教育),只會壞事,濫芋充數的結果,於事無補,空有高科技武器如雄三,但能用的人,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