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在這島上,台獨人數幾乎是零

前些日子有醫界的朋友來找我,閒談中,朋友三番兩次告訴我某某朋友 “竟然” 跑去大陸念研究所,現在又回到台灣了。說完,嗯嗯呵呵,冷笑兩聲,搖搖頭,露出同情的苦笑。我一時沒意會過來,不解其意,以為他沒把話說完,於是他又再次講解了一遍,但我還是沒有意會過來,不明白這段陳述的重點究竟在哪。

後來,經學姊開示,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朋友是在說大陸的大學很爛的意思,如果有人去那裏念書 (或教書),一定是台灣混不下,所以 “只好” “流落” 去大陸 “隨便拿個文憑”,或是 “隨便找個工作混日子”。

其實我原本以為這位朋友是要說某個朋友很厲害,居然有本事跑去大陸裏拿個文憑,想不到他是在講完全相反的意思,原來他是在嘲笑那個 “流落” 去大陸的朋友很可笑,”竟然” 跑去 “那種地方” 念書。

台灣人雖然超愛出國旅遊,但那基本上就是吃喝玩樂看花賞鳥找豔遇,並不會因此增加對於世界的理解。所謂高級知識份子尚且如此無知,更不用說一般人了。

兩岸統一是必然的,但 “何時” 統一卻是個問題,時間並不是站在台灣這一邊;拖久對大陸沒差,對台灣人卻很不利,特別是年輕一代,無異成為詐騙政治的陪葬品,虛擲無數光陰。

過去的時光儘管無法重新安排與驗證,但某種常識似乎告訴我們:倘若兩岸早在20年前就統一,台灣今日想必繁榮富足,而且台灣人對於整個中國的發展將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可惜時不我予,這項機遇早已流逝,剩下的就只是希望能儘早統一,減少根本不必要而且毫無意義的傷害與內耗。

對我來說,其實根本沒有統獨問題,因為在這島上,台獨人數幾乎是零(我指的是真正獨立於任何國家之外的主權國家);所謂 “台獨”,只是美日殖民勢力的一種偽裝。這幾年,因為大權在握,連裝都懶得裝了,直接露出赤裸裸的美日走狗漢奸嘴臉。

換句話說,與其說是兩岸統獨問題,不如說是殖民與去殖民之間的一種鬥爭。這項鬥爭,高下立判,勝負已分,美日殖民勢力是一點勝算也沒有的;在這困獸之鬥的過程中,台灣人應該要知道如何減少不必要的傷害,擺脫美日邪惡盤算與剝削,早日走向正途。

在這島上,這些話聽起來也許不中聽,也許乍聽荒腔走板,但它卻是基本現實。

阿扁這個人也許很壞,滿口胡言,但他卻曾說出其他政治人物從來都不敢說出口的基本事實。阿扁當年因為貪污案被起訴,他認為台灣司法無權審判他,因為他不是總統,他說他的 “真正身份” 是 “美國軍政府的執行官”。他透過美國的律師向美國軍事高等法院提出訴狀,表明 “台灣是美國軍事政府的佔領地” ,”美國軍政府才是台灣的最高權力機構”。他在訴狀中具體指證,”美國在台協會多次命令我接受美國政府的指示”,因此他認為自己應該被視為 “美軍官員”。

阿扁還說,”我多次接受美國在台協會處長的指示”,即使不同意也得接受命令,”因此干擾了我的總統決策”。

阿扁並沒有發神經,他講的這些全是大實話。所謂台獨勢力,純粹就是美日殖民政權的代理人,島內根本沒有一個人是真正意義上的台獨。特別是這些綠油油的人渣政客,為了一己私利,甘為美日走狗,拼命宣揚仇中反華,傷害兩岸關係,並且不惜出賣台灣的無數利益,充當美日爪牙,讓台灣人任美日宰割與剝削。

這些才是基本事實。但是,許多時候,講大實話是很難與人溝通的,於是你只好也假裝好像在討論統獨似的。其實島內只有統,只有美日殖民勢力,沒有獨;只有前兩者之間的鬥爭,獨是不存在的。你可以把這項鬥爭視為一種中美問題,而非統獨議題。蔣家年代,台灣確實受惠於美國,但美國只是把你當成一條 “狗” 那樣把你養大,用來咬對岸。如今,該是棄暗投明認祖歸宗、重新當一個 “人” 的時候了。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