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政治人物撈錢的手段

各位同學,別說給我笑了,你們一定都還沒有四十歲,所以才會對政治這麼單純。你們貼的這東西一點都看不出政商關係啦,只看得出絲毫不具意義的一種零用錢記錄。柯建銘只有八千多萬?真是太小看人了,酒店交際喬事的花費恐怕都不止這些。這些零用錢的後面,至少要再加上一至三個零,也許才比較接近事實。

政治人物這工作,投資報酬率非常高,一本萬利,撈錢方式千千萬萬種,足以寫成一本厚達千頁的教科書,但總的來說大約有三種,一種合法,一種非法,一種以合法掩飾非法。

所謂以合法掩護非法,方式就有千百種,比方說,明明非法,但法院是他們家開的,所以保證不會有事。就算有事,最後也會搞到一點事都沒有,真的是 “揪感心” 耶。台灣法官對於權勢者總是很窩心,很體貼,就算罪證昭彰,眾目睽睽,難以脫罪,但還是可以拖拖拖,以拖待變,拖到天長地久,最後要搞到三審定讞,可以拖上幾十年。倘若你想看到政治歹徒們被打入監牢,只好等下輩子再說了。

很想舉些實例,但怕小命難保。不過我還是隨便可以講幾個常見模式,比方說內線交易,保證個個是股神,這個才是大賺,人家哪看得上什麼政治捐獻規定的每個人僅限十萬元;這一點錢,炒股手續費都不夠。

還有比方說都更,都市更新,或土地重劃,原子筆畫一畫,明天就是千百倍的暴利進了口袋;原本一坪也許五千元,原子筆一畫,農地變建地,文教區變商業區,馬上一坪變五十萬、一百萬都有可能。不信你去注意一下,為什麼這些政商名流個個都那麼厲害,難道是未卜先知?某個區域今年要土地重劃,他去年就已經把周邊土地全給低價搜括了。

還有比方說,沒有價值的山坡地,也許一坪五百或一千,買一座山,假若一千坪,就算你一百萬好了。可是,明明這是農地或山坡地,但他神通廣大,居然可以蓋大樓,也許蓋個靈骨塔,一個塔位賣你二十萬好了,倘若三千個塔位,那就是六億進了口袋。

可是,這不是違法嗎?台灣是民主聖地,自由寶島,違法又怎麼樣?你有膽就去揭發啊,看你有幾條命可活。

難道你以為這些只是黑道魚肉鄉民的作為?當然不是,沒有政治上的白道,哪來地方上的黑道?白道的白天,恐怕都比黑道的黑夜還更黑。

當然,政治人物不會笨到自己掛名當股東,等著你來揭發,他總是會有無數的收錢管道與人頭。

非法的部份講不完啦,要講完恐怕得講到後年中秋。合法掩飾非法的部份更是微妙複雜,比方說表面上公正公開的招標,其實工程要包給誰早已決定,環評過不過,也早已決定,萬一真的擺不平,大不了派出長槍隊,賞你幾顆子彈,只是兵家常事。你看綠營的什麼慶富案,納稅人幾百億白花花的銀子就這樣沒了,明目張膽囂張跋扈的官商勾結,會有事嗎?會繩之以法嗎?當然不會。

另外就是無窮無盡的無數採購之回扣,其中以所謂秘密外交及軍購最為搶手,甜頭動輒數十億數百億,只要寫個 “機密”,就全由人渣們任意吃喝了;隨便幹上一票,都是你我一般人就算辛苦工作五千年、從周朝工作到現在,也絕對賺不到的天文數字般的暴利。

至於像賣官鬻爵之類的就不用說了,打從三十年前的黨外時代起,黨外的一些政治明星們就開始賣官位:想當科長,很簡單啊,一百萬拿來;想當處長,很簡單啊,行情價若干等等等。我講的這些,不管是來黑的,來武的,或是來陰的,來文的,全都是有人證物證的,只是不敢點名,也無法點名,因為一旦點名,就勢必得牽扯出一堆人證。

問題是,沒有人會願意出面做證,而法院也絕不可能偵辦。人渣黨一上台,馬上把旨在打老虎的特偵組給廢了;特偵組被廢除解散後,人渣政客們更是可以高枕無憂為所欲為了。

大家心知肚明,台灣有幾個法官檢察官是有膽子的?欺壓弱勢很凶猛,威風十足,動輒小案大辦,沒案都能給你弄出案子來,增加辦案績效。但是,對於權勢者卻很 “溫馨” 很 “體貼”,揪感心ㄟ。阿扁之所以被抓入獄,那是因為綠營內部率先窩裏反,進而鼓動民情,法官才敢辦。

你看,阿扁的一堆尚未結案的案子,不是以生病為藉口而停止審判多年嗎?前一陣子,停辦時間到了,依法必須重啟審判,結果綠到爆的所謂監察委員、阿扁提拔的陳師孟,大喝一聲說 “給恁爸重啟審判試試看,絕對會給你好看!” 結果,所有法官竟然瞬間踩煞車,又不辦了。天底下竟然有這種司法!

至於所謂合法的部份,一樣罄竹難書,雞犬昇天的事就不用說了,幾萬個職位在綠營手上,想給誰就給誰,親朋好友及同志們,看你喜歡哪個工作,不用客氣,儘管自己挑,而且保證 “錢多事少離家近,免經驗可”。很多所謂工作,什麼顧問啦,諮詢委員啦,資政啦,一年開會開不到兩次,每年幾百萬元就自動進了口袋。

你知道嗎?政府一年編個兩千億預算養上千個所謂基金會,大多是一些稀奇古怪的養蚊子基金會。基金會是什麼東西?就是犒賞自己人、拉攏各路人馬的一種提款機。只要政府捐助不超過基金會收入的一半,就不需要受到任何監督,完全不透明,愛怎麼花就怎麼花,愛怎麼撈就怎麼撈,而且董監事往往個個坐領高薪,啥事也不用幹,每年幾百萬甚至幾千萬的銀子就自動進了口袋。

跟基金會類似的,就是幾千家上市上櫃公司的所謂獨董或各種董監事與顧問或董事長總經理等等等。你看,綠營的前行政院長林全,他每天什麼事都不用做,就靠著幾家公司的董事身份就能一年坐領兩千多萬的乾薪。而且,你要知道哦,林全畢竟還是綠營裏頭極少數算是很乾淨清廉的人,就有這等收入,更不用說其他貪得無饜的豺狼虎豹了。

難道這些人每年坐領千萬乾薪是因為他們很有才華很有能力?因此身兼多職?當然不是。而是因為他們是綠的,是自己人,是權勢者,可以有效圖利於背後金主,給個幾千幾百萬算什麼。

另外,還有數不清的各種國營事業,也是撈錢的來源之一,這事若要說清楚,恐怕得說到後年端午節才說得完。

稍微岔開一下主題,舉一個根本不重要的人為例,叫陳錦稷,留學英國一年,在倫敦政經學院唸了碩士,在淡江完成博士學位,念經濟;看其文章,學識平庸,無甚特長,但因家世顯赫,成為綠營所刻意栽培的明日之星。如果我沒記錯,他的岳父就是鄭深池,鄭就是兆豐金控董事長,長榮總裁張榮發的女婿。

這位陳錦稷同學,1975年生,現在才四十三歲,但你看他的履歷,隨便一列就是一長串,真要寫完,得寫上好幾頁A4紙。這麼多職位,憑什麼?憑他很有才華嗎?別說給我笑了。

台灣金控獨立董事(現任)
台灣金控/台銀人壽獨立董事
富邦金控/富邦人壽/富邦產險獨立董事
中華民國期貨業商業同業公會顧問
財政部公益彩券監理委員會委員
中央公共債務管理委員會委員
行政院政務顧問
行政院國際經貿策略小組產學諮詢會委員
台北市政府市政顧問
台中市政府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委員
台中市政府公共債務管理委員會委員
屏東縣政府公共債務管理委員會委
新台灣國策智庫主任
雲林縣政府財政局局長
中華開發工業銀行資深襄理
台糖公司諮詢委員
財團法人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
財團法人青平台基金會董事
社團法人台灣公共議題研究協會理事
社團法人台灣財稅人權保障協會理事
社團法人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台灣校友會理事

你看這份履歷裏頭,有一個最重要的職位之一就是新境界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這個基金會的董事長就是蔡啥小,副董事長是邱義仁和前行政院長林錫耀,邱、林兩人同時也是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的操盤手。

人渣黨上台後,最積極做的事之一就是追殺國民黨,以所謂追討不當黨產為藉口,要把國民黨的金脈全數砍斷,讓它彈盡援絕,氣絕而死。但是事實上,人渣黨的不當黨產和無數的基金會 (所謂政黨附隨組織),絕不亞於國民黨之腐敗與貪婪,無數烏七媽黑的官商勾結與政治操弄,就是藉著這類所謂基金會充當白手套來進行。

人渣黨掌權後所設立的擴權撈錢黑機關一大堆,什麼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就是其中一個最惡質最荒唐全然違法無惡不作的黑機關,類似東廠錦衣衛。其它像什麼新南向辦公室以及一堆巧立名目的官方基金會及黑機關,更是數不清。

除了這些官方性質的擴權濫權撈錢黑機關之外,許多綠營政治人物也都各自設有基金會,做為一種個人提款機,一種官商勾結擴大影響力的金脈人脈與政治操弄平白,全然不透明。我們每個人再累也得辛苦工作,比方說我要償還房貸,最少得工作到70歲。但是,請你告訴我,哪個政治人物有在工作?完全不用,照樣吃香喝辣,好像他家在印鈔票似的,因為撈錢管道實在太多太多了。

人渣黨無數的基金會,無數的附隨組織,但他卻只公開承認了新境界文教基金會,說是該黨的 “唯一” 附隨組織。這是睜眼說瞎話。不過,這不是我現在想要說的重點。我要說的是,新境界基金會之於人渣黨,差不多就猶如CIA的化身–民主輸出基金會(NED) 以及一些所謂智庫 (例如不久前寫過的 Richard Armitage 及黑暗王子 Richard Perle、Rumsfeld 等人之 ” The Project for the New American Century ” 及 ” Project 2049 Institute ” 等所謂智庫) 之於美國政府;不光是錢的運作與掠奪,不光是政商人脈之掛勾,更是一種結合黨、政、軍、商、學與所謂社運之複合體,掌控真正的政治權力走向。

最近常被人批評的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大家講到她,似乎把她看成一種無能的小公主、小白兔。事實上,專業上也許無能,但她可不是小公主,也不是小白兔,黨政軍商學關係涉入之深,豈是一朝一夕。比方說,她就是新境界文教基金會的董事,而且已連任許多年。現在是第十屆,董事名單如下:

蔡英文、洪耀福、段宜康、柯建銘、陳菊、邱義仁、王震緯、王榮璋、平路、何飛鵬、吳念真、吳音寧、林萬億、施俊吉、胡勝正、陳正然、陳聖德、黃育徵、黃淑德、鄭英耀、顧立雄。

這樣一個基金會,表面上不太為人所知,事實上具有極大決策力,主導政治走向。總之,吳同學並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白兔,她只是其職務之專業不懂,至於其它政治上的種種狗皮倒灶,肯定十分內行。

另外,插播一個題外話,你看裏面也有負責東廠錦衣衛(所謂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 的顧公公,顧立雄。他除了掌管追殺敵人的東廠廠主之外,而且還是金管會主委,掌管全台灣的金融與產業,權力真的比天大,違法濫權,毫無一絲羞恥心。

比方說,依照人渣黨自己通過的 “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第20條” 的規定,該會委員須超越黨派,依法公正行使職權,不得參與政黨活動。請問有人會覺得顧公公不是人渣黨的打手,沒有參與政黨活動,並且 “超越黨派” 嗎?連人渣黨自己都公開承認新境界文教基金會是該黨的附隨組織,而顧公公不但深深參與該黨活動,充當打手,而且還是人渣黨公開承認的附隨組織的董事之一,位高權重。這叫做 “超越黨派,公正行使職權” ?

我這是今天利用看診空檔時間匆匆忙忙零零碎碎的時間寫的,寫得很簡略,因為若要詳細說明政客人渣及其一大票走狗們如何撈錢,恐怕得寫成好幾本書才寫得完。

總之,各位同學別太單純,你們說的那些所謂政治捐獻,那個是零用錢啦。當然,光是這樣一些零頭,就遠遠不是我們一般人辛苦工作一輩子所能獲得。台灣政治之腐敗貪婪與齷齪,一言難盡,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腦殘人士們一愣一愣的,而且還引以為榮。但你可別以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們真的在追求什麼民主。這些人精明得跟什麼似的,所謂民主自由與什麼碗糕台獨,只是一種撈錢奪權的手段。

(續)

我爸那邊是屏東鄉下人,務農,很單純。有一天,有位姑姑要去台大開刀,她聽鄰居說,城裏的規矩要送點 “禮物” 給醫師才不會 “失禮”,於是我姑姑就拿了幾顆自己家裏養的兩頭母雞剛生的雞蛋,放在一個小紙盒,然後就搭車北上台大醫院準備接受手術。我爸媽也一道北上照顧她,看到她帶來的那一盒雞蛋,嚇了一跳,趕緊跟我姑姑說,送這種禮物不行啦。後來溝通許久,我姑姑總算才明白城裏人所謂的送禮是指的什麼。

同理,各位同學你們提供的那個政治獻金一覽表,道理也一樣,那個就是 “雞蛋”,禮輕情義重。依法規定,每個人只能捐十萬元給政治人物,但是十萬元夠政治人物塞牙縫嗎?如果你以為政治人物就靠那幾千萬維生,那真的是太單純了。單純是好的,但不要愚蠢。人心應如赤子般單純,但頭腦還是得靈光點才好,才不會上了政治詐騙集團的當。

剛剛吃晚餐,打開電視看 “新聞深喉嚨”,我還蠻喜歡那位主持人,名叫平秀琳,聰明,幽默,溫和有氣質。我很喜歡聽她念片頭那段台詞:”挖新聞,挖內幕,挖真相,有多深,挖多深”。不過,老實說,這節目很溫吞,名嘴個個都很 “單純”,從來不見它能挖多深,感覺就像搔癢,啥也沒挖到。人渣黨的名嘴節目可就不是這樣哦,沒新聞也能捏造出新聞來,沒有內幕,就自己瞎掰,看要多少 “內幕” 都能任意瞎掰,想瞎掰多深,就能瞎掰多深。

剛剛節目上談到這兩天的一個新聞,詳見文末報導,簡單說就是有個德國阿伯,說他擁有海裏淘銀煉金的特異功能,是個董事長,不過公司上下就只有他一個人,雖然沒有辦公室,但擁有一身神奇武功,可以從海水創造出幾千億商機。

於是,透過綠營金主的介紹,德國騙子跑來台中找那位林什麼龍市長。林什麼龍市長還誇口說台中之所以被這樣舉世震驚的超高科技公司給相中,是因為他自己的 “招商能力很強”,於是兩人”一拍即合”;涉及一千多億 “全球第一座” 海水採礦公司,就此將在台中市誕生!將令世界強權失色!厲害吧!於是林什麼龍市長和德國一人公司董事長及綠營金主,大陣仗召開記者會,宣布這項震驚全球、超越人類一切科技的海水採礦計畫,短短三天雙方就簽下合作備忘錄。

後來,媒體跑去查詢,德國根本沒有這家公司啊,也沒有什麼海水採礦高科技啊,一切都是瞎掰,證實是詐騙一場。

但我納悶的是,這種海水鍊金鬼話,騙騙小學生也許可以,但是一個市政府涉及一千多億的合作開發案,會這麼好騙嗎?有可能嗎?台中市府經發局局長至今仍堅持這項千億投資案沒有問題。這究竟是被騙還是合夥一起騙?我不知道。若是被騙,由此你也就能清楚看見所謂吳音寧之專業無能 (我其實相信她至少是真的想把事情做好,而且相信她的人品之基本正直),其實根本就只是這個政權的冰山一角,比她荒腔走板的狀況多得是。人渣黨的專業強項是詐騙造謠與煽動,撈錢奪權功夫一把罩,除此之外別無專長。只要顏色正確,只要願意一起同流合污,對他們而言,當官當民代哪需要什麼專長。

我其實完全不相信這案子純粹是那位德國阿伯一個人藝高膽大,獨自跨海行騙。這是不可能的,他必然有內應,必然是在台灣有一群政治詐騙歹徒在運作這件投資案,然後眼看馬上就要進一步談大片土地取得的問題。至於那位德國一人董事長,只是配合演出而已。

類似像這樣的案子,還好媒體有去查證,及時打住,要不然,就跟慶富案一樣,照樣能撈上一大筆。而且,這些都是曝光的案子,僅是冰山一角,冰山底下無數的扯爛污,那才是重點,那才是詐騙分贓政治的真實樣貌。

別說一千多億,我們平常跟銀行借個幾萬塊,你看前前後後得折騰多久,得提供多少擔保品與證明文件,得接受多少質疑與羞辱。但是,所謂 “政府”,搞錢撈錢浪費錢,卻是如此輕而易舉,漫不經心,全然兒戲。而且,絕大多數是在一種完全不透明甚至公然違法的狀況下進行,撈錢灑錢的方式與管道千千萬萬種,但是台灣人居然無所謂。不但無所謂,只要人渣們喊上兩句民主自由、仇中反華的口號,台灣人就馬上熱血沸騰,視為明星與英雄,衷心擁戴。

蔣經國過世後,二、三十年來,台灣就一直是在這樣一種黑金體制下無限沉淪;大家拼命工作,養肥藍綠一堆無惡不作無所不貪的吸血蟲,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自由之名,以仇中反華為手段,犧牲的卻是這一代人一生的辛苦所得以及下一代人的長遠未來。李光耀說得對,他說,”兩岸必然統一,但是台灣人對此應當覺醒得越早越好”;儘早看清事實真相,看清未來,給台灣保留一點生機,別讓政治歹徒把血給吸乾了。

陳真 2018. 03. 15.

================
《蘋果》追查 中市與德1人公司簽千億備忘錄 林佳龍認錯滅火

2018/03/14

【新調查、地方中心╱調查報導】台灣將成產鋰大國?台中市長林佳龍日前高調召開記者會、簽定備忘錄,宣布被德商「哈利霍夫曼諮詢公司」相中,將在台中投資1100億元,興建全球首座「海水採礦」場,提煉鋰、鎂等原料;因金額龐大且技術新穎,《蘋果》展開深入調查,竟發現該德商是偏鄉1人公司,在德司法部、工商會皆無註冊,也未取得專利。面對質疑,台中市長林佳龍昨深夜坦承錯誤,將檢討改進。

德商哈利霍夫曼(右)稱要投資台中千億,台中市長林佳龍本月6日開心簽下合作備忘錄。黃任膺攝

台中經發局長呂曜志昨說明備忘錄簽訂過程,堅信投資案沒有問題。黃瓊宏攝

德商誇稱海水採鋰

這個讓中市府人心大振的投資案上周在台中舉行備忘錄簽署記者會,林佳龍不僅親自出席,還宣稱招商能力強才被相中,未來台中港將設置全球首座採多元製程的海水採礦場,萃取鎂、鋰等高價值金屬,最快4年後投產,年產量230萬公噸,創造15億美元(約442億元台幣)產值、1000個工作機會。林更以「一拍即合」,形容雙方合作無間。

然而,日韓研究雖顯示海水採鋰可行,目前仍未有商業量產實例,《蘋果》詢問市府與霍夫曼洽談過程,呂曜志稱,1個月前霍夫曼主動與市府接洽,說可投資台中,雙方並在簽約前3天首次碰面。呂曜志轉述,霍夫曼說爭取的國家很多,「但台中的條件很好,所以選上台中。」

但備忘錄中,霍夫曼公司列出的公司編號「DE240547279」,《蘋果》調查其實僅是一組歐盟地區的「增值稅號」(VAT number),並非經德國正常程序註冊的公司碼。

雙方備忘錄記載霍夫曼公司登記號碼,但該號碼經查僅是歐盟稅號。翻攝畫面

德辦事處查無資訊

《蘋果》前往「德國在台經濟辦事處」查證,該處人員說,霍夫曼來台未透過德國駐台單位聯繫,並現場使用德國「聯邦登記入口網」查詢,也找不到該公司的註冊資訊。該處人員表示,平常就會用這個網站查詢德國公司資訊,分辨真偽,「通常它都會有註冊號碼,在哪裡設立登記」。

為釐清真相,《蘋果》致電與霍夫曼本人對質,他解釋:「這是一間私人公司,在那種查詢一般公司的網站,你無法查到。我們有在金融機關註冊,也有註冊碼。」

難商業化專利被撤

稍後,他寄來一份宣稱是「公司註冊」文件,但《蘋果》查證發現,該文件僅是德國商業註冊「申請書」,德國民眾只要花25歐元(約900元台幣)即可登記,但若完成登記僅是「個人工作室」,不能稱為公司,也不能有商業行為,僅能進行市場觀察等非商業活動。

在霍夫曼提供的申請書上,也清楚寫著,公司員工僅霍夫曼;這份文件還是向地方政府申請,而非霍夫曼所稱的金融機關。對此,《蘋果》查詢德國中央的「聯邦金融監管局」網站,調出「金融服務提供商名錄」,也查無資料。

《蘋果》更查到,霍夫曼的個人工作室位於德國北方小鎮托爾內斯(Tornesch),致電德托爾內斯市政府,負責商業登記的人員表示,霍夫曼公司地址的街道,確實存在,但從未聽過這家公司。《蘋果》去電德國工商會(IHK),辦事處人員查證也說,查不到該公司的入會資料。

至於海水採礦技術,《蘋果》查詢「歐洲專利局」(EPO)網站發現,霍夫曼本人確實在2013年,提出一份名為「海水開採程序與設備」的專利申請,當中雖然提到海水淡化和鎂的萃取,但隻字未提「鋰」,且後來該申請不僅未通過,還在2015年被認定將撤銷。

我國專研各種採礦技術的「石材暨資源產業研究發展中心」研究員郭大璋指出,目前該技術仍停留在實驗室階段,直呼:「這麼好的技術我怎麼不知道?」

霍夫曼提供的「公司註冊證明」只是商業登記申請,且公司只有1人。翻攝畫面

霍夫曼諮詢公司登記地點在托爾內斯住宅區的民宅內。翻攝Google Earth

學者:應做足功課

原本台中市經發局長表示簽訂MOU的過程僅花1個月,但昨晚又改口「去年12月底,市長就要經發局評估。」還表示一開始就質疑人家,會讓對方感覺不禮貌,宣稱:「簽約前不會有人受害。」掩飾決策過程草率。但晚間林佳龍在臉書坦承決策前掌握資訊不夠充分,應檢討改進。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