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18

分屍案背後的迷思-因為性別平等沒教好?還是沒有落實執行死刑?

2018年春夏連續發生兇殺分屍案,有許多人開始檢討「是因為女生穿的太暴露」、「女生無緣無故為何會跟一個陌生男子同在一個屋簷下」、「半夜女生為何沒事一個人走在街上」等檢討「被害人」的聲音,導致一些反撲聲浪也興起:「就是因為性別平等教育沒有教好」、「父權主義的遺毒」、「物化女性」等,更偏激的連「黨國威權遺毒」的字眼都出來了。檢討被害人是個錯誤的迷思,但這些強調「性別平等」的人卻絕口不提「死刑問題」,甚至還說「台灣現在還有死刑」、「死刑難道就可以遏止性侵犯?」個人在這裡看了不禁要搖頭。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神聖民主投票制度下的惡夢

我們之所以浪費時間講這些,並不是要批評人渣政客及其一票同路人,就跟社會上一大堆做奸犯科的歹徒沒兩樣,這些人有什麼好批評?幾十年來,我始終覺得,批評政客只是一種自我貶低,一種自我做賤。對於這樣一些人,這樣一個黨,你只須想辦法把他們打倒並繩之以法,而根本不值得批評。因此,我之所以浪費時間寫這類東西的目的,當然不是要批評這個貪婪齷齪的政治詐騙集團,而是針對 “真腦殘人士” 而寫;畢竟 “真腦殘人士” 也有所謂神聖的一票,當腦殘人數遠遠多於正常人時,在所謂神聖的民主投票制度下,後果就是永難擺脫的惡夢,社會永遠控制在呼風喚雨擅於洗腦的人渣歹徒手裡,永不超生。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