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神聖民主投票制度下的惡夢

北農 (台北農產公司) 總經理吳音寧小姐說,她的薪水不是250萬,而是14萬 (人家講的是年薪,她偏要說月薪);誰敢說她的薪水250萬,就是抹黑造謠,不排除提告。人渣黨上上下下一致聲援,所謂總統蔡啥小更是說外界藉著假新聞抹黑吳小姐,甚至還說人渣黨是一個 “最古意” 的政黨,只會 “默默做事”、”任勞任怨”,從來都不懂得為自己做宣傳。古意是台語,亦即憨厚老實。不知道各位聽了有何感想?很不可思議吧。這個黨真的是什麼話都說得出口。

懷著害怕被吳小姐提告的危險,我戰戰兢兢地發揮小學三年級加減乘除的算數實力,計算如下:

很簡單,首先,根據北農自己所提供的加薪數據指出,吳小姐每個月 “只” 加薪3785元,加薪幅度是2.67%。也就是說,吳小姐原本每個月的薪水是 141760。加薪之後就是145545,亦即年薪為1746543,但可別忘了還有4.4個月年終獎金哦,因此,年收入應為2386942元。還沒完喔,還有 “主管加給” 每個月兩萬元,所以一年還需加上24萬,亦即吳小姐一年真正的薪資所得應該是262萬6943元,而這些都還不包括其它津貼或各種獎金。因此,說她年薪250萬其實還算客氣。

而且,別忘了,她原本是提案要給自己加薪3%到5%,後來在董事會被擋了下來,因為加薪幅度太高,於是改為2.67%。

如果我沒記錯,我之前在台大當醫生公務員的薪水只有三萬多,誰敢說我薪水兩百萬,套用吳音寧的話,那就是一種抹黑,一種假新聞,故意要對我貼標籤,蓄意挑起階級對立,希望所謂總統蔡啥曉應該要幫倫家澄清,幫倫家打擊假新聞。總之,希望大家好自為之,千萬別再說我當公務員醫生的薪水兩百萬了,否則俺不排除提告。大家聽著,我當台大公務員醫生的薪水只有三萬元,不是兩百萬!可是,我這樣講,你信嗎?你相信台大醫生的薪水只有三萬而不是兩百萬嗎?我看就算真的腦殘也不會信。

很多人說這位吳小姐是 “小白兔”,是 “實習生”,其實她不是,她只是能力上和外表上看起來像個無能的 “小白兔” 或 “實習生”,但實際上來頭非常大;她可是人渣黨呼風喚雨、具有相當決策地位的智庫 “新境界文教基金會” 的資深董事哦,坐擁人渣黨之內部實質大權。過去寫過的東西我就不再寫了,忘記的人,不妨從留言板右上角處自行搜尋。總之,她在能力上毫無疑問是小白兔,但所牽涉的權力之巨大,卻是一頭大野狼。小白兔吃葫蘿蔔,但她可不是吃素的。

吳小姐是去年 (2017年) 6月21日上任。上任滿一個月後,在一次公開演講中,她自稱是 “劉姥姥進大觀園”,她說,”進到北農之後才大開眼界,原來員工全年領的獎金,比一般上班族的年薪還高”,並說 “做農民可開超跑”。她並批評前任總經理韓國瑜發放太多春節、中秋與端午節獎金,讓她終於見識到 “公務員肥到出油的三節獎金發放”。

我講的這些,引號所引全是原文,而不是我信口瞎掰,總之吳小姐講得一副準備要來改革這些坐領高薪、獎金 “肥到出油” 的北農員工似的。可是,不過才幾個月,她竟然提案加薪 5%!!!董事會駁回說加太多了吧,於是才改為3%以下。我並不是贊成或反對加薪,而只是指出其前後不一致,如果那些位階較高的員工如其所痛斥 “獎金肥到出油”,那為何還要加薪?至少她自己可以不加吧,憑什麼領262萬6943元的高薪呢?

令人厭惡的當然不是薪水高低,令人厭惡的是:憑什麼這樣那樣一些能力極端欠佳的人,卻一個個坐擁高位、肥到出油?這些人之所以吃香喝辣坐擁大權,當然不是因為其能力出色,而是純粹就是一種毫無羞赧的赤裸裸的政治分贓,而吳音寧所佔據的職位,其實只是各種權位之中最為微不足道的。而且,老實說,我猜她這個人理當還是人渣黨這個貪婪腐敗的齷齪政權裏頭極少數的 “清流” 之一。

我還記得,當初人渣黨找吳音寧擔任北農總經理時,遭到外界對其能力的質疑時,竟然說她足以勝任,因為她 “對農業很有熱情”,還說她的碩士論文跟農業有關。這還不夠離譜哦,你知道什麼是國發會 (國家發展委員會) 嗎?簡單說就是一整個國家一切經濟與社會發展方向的決策者,為執政者提供各項完整的施政方針。這樣一個機構的領導人,難道不需要任何相關專業?就好像我難道可以因為很喜歡看星星,對於在夜空中尋找外星人的足跡更是充滿熱情,然後我就能擔任太空總署的主任?

可是,你知道誰是國發會主委嗎?她叫陳美伶,是所謂行政院長賴啥曉以前擔任台南市長時的的秘書長。最近出國考察能源問題,跑到德國開會,獲得重要發現,她發現德國不開冷氣居然不熱耶!於是說要趕緊回來告訴賴啥曉院長這項重大發現,台灣務必學習德國先進的什麼綠建築技術。可是,她媽的在那麼冷的歐洲是誰家會裝冷氣啦?我在英國住十年,從未見過冷氣,當然不熱啊,因為冷都快冷死了還熱。家家戶戶只有暖氣沒有冷氣。五月雪我都還見過幾次,當然不會熱。

她媽的連這樣腦殘的事也要考察?連這也是重要考察心得?這就是一個政府擘畫整個國家經濟與社會發展的總舵手?真是不可思議到極點。令人痛恨的不是他們薪水多少,而是這些無德無才的 “馬文才” 們居然個個位居要津,坐擁大權,但卻連一絲一毫的能力都沒有,就只因為她們彼此都是人渣黨的 “自己人”,於是眾人長遠福祉居然成為她們吃香喝辣、代代好康相傳吃喝不盡的暴利所在;二十幾年來,就憑著一套所謂台獨或愛台灣以及無數所謂 “美好理想” 的騙術詐術吃喝不盡,掏空整個台灣 。難道你至今還真的相信這個人渣黨?

我是財經門外漢,但我至少有點國際常識,我知道什麼是 ASEAN,什麼是 RCEP,什麼是TPP,全名我也許沒辦法一下子就能說得完整,但我能明確知道每一個詞的實質意義,我更絕不會蠢到把 ASEAN (東協) 說成 “這是…北美的自由…北美…” (陳美伶面對質詢時的回答),實在是荒唐到極點,這就好像一個物理學研究機構的領導人,卻以為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就是人之初性本善一樣荒唐。這位所謂國發會主委,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面對立委詢問ASEAN 和 RCEP及 TPP的意思時,這位國發會主委陳美伶居然一問三不知,而且還說自己 “前一晚有念書”,可惜 “剛好沒有背到這幾題”。你能想像一家比方說半導體或發展AI業務的公司會找來一個CEO,卻說自己接受董事會質詢的 “前一晚有念書”,但是人家問他什麼是 AI時,他卻說:”ㄟ,這個那個嘛,AI 就是一種科技的名詞嘛”;好!那請問什麼是半導體?”半導體這個嘛,就是導體的一半囉”;那什麼是被動元件呢?”ㄟ,這個那個嘛,被…被…被動零件就是一種零件相當被動嘛”。

請問有哪一家公司會聘請這樣的人擔任董事長?倘若你批評他到底是來幹什麼的?怎麼連這個也不懂!他卻回嗆說我很努力在學習 (吳音寧的回應),當事情一再荒腔走板演出時,倘若你再繼續批評他,他就會翻臉說要告人,說你製造假新聞抹黑他。

我們之所以浪費時間講這些,並不是要批評人渣政客及其一票同路人,就跟社會上一大堆做奸犯科的歹徒沒兩樣,這些人有什麼好批評?幾十年來,我始終覺得,批評政客只是一種自我貶低,一種自我做賤。對於這樣一些人,這樣一個黨,你只須想辦法把他們打倒並繩之以法,而根本不值得批評。因此,我之所以浪費時間寫這類東西的目的,當然不是要批評這個貪婪齷齪的政治詐騙集團,而是針對 “真腦殘人士” 而寫;畢竟 “真腦殘人士” 也有所謂神聖的一票,當腦殘人數遠遠多於正常人時,在所謂神聖的民主投票制度下,後果就是永難擺脫的惡夢,社會永遠控制在呼風喚雨擅於洗腦的人渣歹徒手裡,永不超生。

陳真 2018. 06. 10.
==============
聯合/政務官竟無「低標」

2017-10-09

聯合報黑白集

賴揆就任牽動內閣微幅異動,其中金管會主委顧立雄和國發會主委陳美伶的任命,都讓人覺得莫名其妙,專業與職務完全不符。果然,最近遠東銀行遭駭客入侵,盜走十八億元,顧立雄卻不知如何應對防漏。陳美伶更慘,在立法院被問到TPP、ASEAN等名詞,竟然全都答錯;賴士葆因而譏諷蔡總統:「用人真大膽」。

總統用人可以大膽,卻不能把輕率當成大膽,或者假藉大膽破格徇一己之私,拿體制的專業分工來開玩笑。顧立雄出掌金管會,據稱是為了推動金融業「去家族化」;事實上,目前台灣金融業更大的問題,是競爭力太低及監管品質太差。因此,把焦點鎖定去家族化,根本是對錯目標,只會讓金融業更落伍。

再看陳美伶的狀況。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和ASEAN(東南亞國協)都不算艱澀的專業名詞,而是稍具國際觀的公民都應該知道的常識;陳美伶身為國發會主委,竟然一問三不知,她是念「本土經」長大的嗎?陳美伶在蘇貞昌內閣擔任過副秘書長,在賴清德市府擔任過秘書長,又出任林全內閣秘書長;這麼長的政府歷練,竟連成立半世紀的東南亞國協都誤答成「北美」,這簡直是狠狠打臉蔡政府的「新南向」!

更好笑的是,陳美伶還聲稱她前一夜「有念書」,只是剛好沒背到這幾題。政務官真的可以這樣當嗎,靠著臨時惡補來領導國家?

連大學入學都設有「低標」,我們的政務官任命卻無底限。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