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18

精神疾病絕對不能和廢死掛鉤

然而,小燈泡案例為經由司法精神醫學之精神科醫師判定犯人在殺人時意識清醒、無幻聽、幻覺或遭思想控制之跡象,但經由高院法官解釋卻完全走樣,變成「因為該犯人患有思覺失調症,所以交不到女友、生活孤單….因此才會犯下殺人之罪行,故可教化」,此例一開首當其衝絕對是正在安定進行治療及就業中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本來好不容易建立社會關係的患者又將再被汙名化為「可能隨時會殺人」的問題,而社區復健中心也將面臨民眾要求遷移之困擾、歧視思覺失調症的氛圍終將再起,這對好不容易友善化的氛圍簡直是被高院解釋搧了一巴掌。建立信任是要花相當長的時間,然而破壞信任只要一個言行舉止就可以打破這些信任關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