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八月 2018

以綠廢核的荒謬 : 一位外國教授與一位外國學生對於台灣現行能源政策的關切

第一件事,也在現場聽講的東北大學教授課後跑來跟我說,他要為日本福島事故對台灣核電發展造成的影響致上歉意。他強調,日本自己都已經重啟9部機組了,而且與台灣核四廠同型的柏崎刈羽核能發電廠6號機與7號機,也都通過了日本核管機構NRA的安全審查。他問道,如此的改變是不是可以對台灣有一些正面的幫助?有必要的話,他可以幫忙安排相關的核安技術專家到台灣進行公開說明。當然,台灣目前的能源走向,關鍵已不在日本的改變了,所以我能做的只有表達感謝之意。日本教授的歉疚之情溢於言表,也擔心台灣因此走「火」入魔,最後竟然問我,他可以來台灣參加公投連署嗎?

第二件事,同樣發生在課後,一位瑞典皇家理工學院(KTH)的學生在日本教授之後接著問我,台灣有像瑞典一樣的高比例水力發電嗎?難道台灣政府不明瞭光電與風電等再生能源發電的不穩定特性嗎?增加火電的比例將導致碳排增加,如果是出口導向的經濟體,碳稅課徵的衝擊應該會很大吧?再者,德國有歐陸的電網支援,台灣有嗎?德國減核後,現在正大量燃燒褐煤發電,台灣願意嗎?我一方面訝異於這位KTH學生的能源知識充分,一方面對於她言語中所表達的關切感到暖心。但是,我實在不想幫這個政府做任何解釋,因此我只簡單回答,「I totally agree at what you have just said, and I don’t understand a bit what our government is doing right now.」。 (編譯: 我完全同意您剛才所說的,而我完全不明白我們的政府到底在做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