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二、 三、 四、 五)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二)

陳真 2018. 08. 29.

中國時報報導了我支持以核養綠公投的事,同時還發了一篇評論糾正我對核能的”誤解”。原因是我在文章中提到,核電廠一旦出事,”後果難料”,中時記者認為後果不會 “難料”,核能科學已經可以如實掌握。

這樣一種爭議其實很瑣碎。數學、邏輯與理論物理以外的所謂應用科學或軟科學 (soft science) 的特色之一,其實就是說不準;就跟醫學一樣,沒有人敢打包票某一種手術或藥物之安全性與副作用已經被完全掌握,特別是當它牽涉到不同的對象與環境時,後果更難預料;而且還牽涉到時間的變數。進行一項手術之後,10 年沒事,不代表20年依然沒事。

更基本的是:所謂安全,並非描述性,而是一種規範性(normative) 的概念。事實上,知識當然也不是一種描述性的概念產物 (不過這說起來就有點難了),更不用說所謂 “安全” 了。

安全不但是規範性的,而且具有面向性 (perspective),或者說角度;在這個角度下安全,在另一個角度下就不一定了;在你看來安全,在我看來卻不一定。

退一萬步來說,即便某個東西具有絕對意義上的安全性,但是,要不要使用它,或是以何種形式來使用它,最好還是得問問當事人的意見。當各方意見有所衝突時,不妨就透過某種多數決的方式來解決爭議,總不能30年、300年一直爭論下去吧。當某種爭議始終難解,往往意味著它內在具有某種不確定性。

不管正方或反方,硬要把此一不確定性給抹除,其實都很反智。尤有甚者,一如人渣黨之向來作風與政治盤算,總是刻意把一種理性爭議給誤導為神聖不可質疑的道德命題,進而充當政治打擊工具,謀取私利。

百忙之中,寫於門診空檔,片片斷斷,詞不達意,但大意如此。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三)

陳真 2018. 08. 29.

面對『以核養綠』公投,綠營除了動用奧步,透過網軍胡亂檢舉阻止連署訊息散播之外,一些所謂環保團體,包括我所參與創立、早已成為綠營政治工具的台灣環境保護聯盟,也和一些混蛋政客們一起跳出來指控『以核養綠公投』,胡扯瞎掰些什麼『十大謊言』云云。

我覺得很納悶,如果以核養綠公投提案一方的想法如此幼稚可笑,那麼,豈不是更應該支持這項公投,從而在下一輪公投程序的辯論中揭穿所謂可笑幼稚的十大謊言,從而一勞永逸地達成非核家園的目的。不此之圖,怎麼反而好像很害怕這項公投連署能夠過關似的。

尼采說,『我總是羞於說出一己之見』。我亦有強烈同感,我對純屬意見之類的事,總覺得難以啟齒,理由無它,瑣碎而已。

生平最怕三樣東西,盡量逃之夭夭:

一,失真(inauthenticity),簡單說就是蒼白,遠離生命。

二,自然主義(naturalism),簡單說就是把或多或少帶點形而上的東西講得跟真的似的。

三,瑣碎(trivial),相對於重要(significant)。人們覺得重要的事,我常感到極其瑣碎而缺乏價值。反之亦然。我覺得重要的東西,人們往往嗤之以鼻,不屑一顧。不過,生命是自己的,人們怎麼想,畢竟是他們家的事。我願意把一生精力投注在我認為重要之事上,對於瑣碎之事則完全提不起勁。

也許 “意見” (opinion) 就是這樣一種瑣碎之物,畢竟凡屬見仁見智之事物,有啥好說的呢?

因此,在核電與能源問題上,我倒也不是想推銷任何一方之見解(畢竟非我專長)。我只是認為:邏輯上,一種內在爭議之所以是內在爭議,意味著它 “本身” 不可能提供任何解答;這時候,我們需要的不是尋找來自內部的正確答案,而是做出外部評價(evaluation)。簡單說就是:我們得承認在可預見的將來依然不知道什麼才是 “正確"作法,但眾人仍舊還是可以做出某種適當的評價與決定。生活中的一切,不都是如此嗎?

比方說現在在看夜診,八點了,晚餐還沒吃,已經餓到有點不行,每次最快都必須等到十點多才能吃晚餐。雖然此時滿腦子想著食物,我卻不可能知道何者才是我今晚 “正確” 的晚餐,但我總得做出個決定吧。

這也許不是一個好例子,因為今天晚餐吃什麼,我一個人說了算,可當一個事情牽涉眾人之評價時,就來個多方辯論,從而做出多數決,有何不好?總不能把能源問題長達幾十年一直當成政治工具來利用,藉以謀取私利與權力,卻以眾人重大健康問題與民生發展為代價。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四)

陳真 2018. 08. 31.

哲學家有兩種,一種有話要說,理論或意見一大堆,一種沒有;就算原本有,但也全因顯得瑣碎而默然了,無用了。我喜歡後者,討厭前者,而維根斯坦恰恰就是後者的代表人,甚至可說唯一。簡單說,他只有哲學觀,但沒有哲學內容。哲學觀就是回答 “哲學是什麼?”。在我看來,哲學就像一種眼光,透過這眼光,不一定能看見什麼,但在這眼光底下,將會看見跟別人不一樣的東西;原本乍看偉大的東西渺小了,庸俗了,而原本卑微細小的,卻顯得高貴燦爛了。

哲學也像一面鏡子,鏡子是沒有內涵的,空空如也,卻能如其所是,映照萬物。不管什麼東西來到眼前,鏡子都不會排斥,它能幫助你看見事物應有的真實樣貌與問題。

哲學更像一種土壤,它沒有自己的種子,但是,透過這片神奇的土壤,將會長出全然不一樣的果實。

或者你也可以這麼說,(維根斯坦式的) 哲學就像一種嶄新的音樂形式,它並沒有自己的任何曲子,卻創造了一種藉以誕生音樂的全新形式。

這樣一種 “沒有話要說” 的哲學使人無言,腦袋空空如也,沒什麼好說的,就跟鏡子一樣,你不理它,它就擺在那,毫無用途,可若你來到它面前,也許就能看見你的真實狀態。

倘若我們摧毀一切詩意,僅取其形而下的某種其實沒什麼意義與價值的附帶產品來說,哲學就像一種批判性思考,辯起論來,高下立見。

許多時候,我常有這樣一種很深的納悶和不可思議感就是:為何蠢蛋們居然能蠢到這種地步,但卻又自我滿意度非常高,非常得意於自己的智能。

與其問說蠢蛋是誰,倒不如說稱不上蠢的人究竟有幾個?很多蠢蛋看到這裏大概已經開始不爽了,因為在他的解讀裏,他會認為我這是一種炫耀或自我滿意,套句流行用語,他會 『酸』 說 (或 『打臉』 說),『蠢蛋就是你自己啊』。這樣一種理解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這就是你跟蠢蛋們所能夠溝通的極限了。

蠢蛋的例子俯拾皆是,我就舉個跟核電有關的現成實例:

所謂經濟部長沈榮津這幾天接受媒體訪問,提到『以核養綠公投』時,很不屑地表達反對之意,原因呢?他說:核廢料要放哪?「放你家?放我家?放別人家?都不可能嘛」。你若參加研討會或參加辯論比賽,聽到對手這樣的反駁意見,應該會驚訝得啞口無言,痛苦到很想當場掐 LP自殺吧。這差不多是小學生在吵架的水平。依其邏輯,我們也不該蓋垃圾掩埋場、殯儀館、火葬場,更不用說包你很容易得肺癌的火力發電廠了,因為要蓋在哪?「你家?我家?別人家?都不可能嘛」。

另一個蠢蛋也跳出來呼應了,他是政大一位教授叫徐世榮。報紙上說,他『打臉』了馬英九,因為馬英九說「核四廠裡頭就準備了存放兩萬桶的核廢料儲存空間,足以用上40年。」徐世榮痛罵馬英九和以核養綠公投這一方『不誠實』和『詭詐』,他說,『40年後怎麼辦?』

其實,若全世界都依照人渣黨火力(發電) 全開的幹法,世界末日說不定不用等到40年就會來臨。

仍是老話,不是說真理越辯越明嗎?如果反方有那麼多 “寶貴” 的意見,何不讓 “以核養綠” 公投提案連署過關,然後在辯論會上好好把黃士修等人痛宰一番,進而一勞永逸地誕生所謂非核家園?為何不此之圖,卻好像很害怕這項公投提案過關。核電公投,不就是林義雄一生的最重要主張之一嗎?為何現在立場全變了?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 (五)

陳真 2018. 08. 31.

「解決核四問題,公投是必然的路。決定權應該交還給人民。」這話是誰講的?就是人渣黨的蔡英文講的,時間是2014年4月18日。



在講這話的前一年,也就是 2013年的8月29日,民進黨與林義雄以及數不清的綠營尾巴團體更是發起極其誇大的所謂 “百萬人廢核環島接力行腳” 運動,揚言當時執政的國民黨若不進行核四公投,將發動百萬人 “包圍總統府”,甚至還說這是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的續曲,是一場 “關於憲政主義的公民革命及戰略大行動”,”實踐直接民權,打造公民社會” (陳真按:他媽的這些人真是很會作文)。

作家李喬向群眾致詞時還表示:”任何反抗的手段都是合理的,包括使用暴力”。柯文哲當時也是行動代表人之一,他也大聲疾呼說:”反核跟藍綠無關,跟選舉無關,是台灣人到底還能不能活下去的問題。”

參與的人還有誰呢?列舉如下:

<環保界>
陳玉峰/山林書院負責人
林俊義/前環保署長
高成炎/台大資訊系教授
方 儉/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
廖本全/地球公民基金會董事長
李根政/地球公民基金會執行長
施信民/台大化工系教授
吳文樟/鹽寮反核自救會會長
郭慶霖/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執行長
劉曜華/逢甲大學都市計劃與空間資訊學系副教授
楊國禎/台灣生態學會理事長
黃煥彰/台南市社區大學理事長
李卓翰/爸爸非核陣線召集人
蔡智豪/台灣生態學會秘書長
洪申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副秘書長
潘翰聲/護樹志工
張育憬/綠黨中執委
史英/人本教育文化基金會董事長、終結核四催票大聯盟
吳靜慧/終結核四催票大聯盟執行長
希婻.瑪飛洑/蘭嶼部落文化基金會秘書長
高清南/1003事件當事人*
文魯彬/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創會理事長
王鐘銘/北海岸反核行動聯盟
陳椒華/電磁波公害防治協會
吳麗慧/台灣水資源保育聯盟

<社會各界>
李喬/作家 王小棣/導演
小 野/作家
張曉風/作家
李幸長/無殼蝸牛運動發起人
楊憲宏/台灣關懷中國人權協會理事長
馮賢賢/公民媒體文化協會秘書長
黃銘崇/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副研究員
陳月霞/攝影師、作家
郭麗霞/宗教界
吳學文/宗教界
柯文哲/醫師
田秋菫/立法委員
姚文智/立法委員
王麗萍/雲林虎尾厝書店
李順涼/教育界老將(前台中追分國小校長)
林怡岑/大溪草店尾工作室
吳子鈺/ 雨林咖啡
黃文龍/醫師
柯一正/導演
鄭文堂/導演
柯淑卿/導演
顏蘭權/無米樂導演
劉黎兒/作家
吳 晟/作家
宋澤萊/作家
楊 索/作家
林文義/作家
許長仁/作家
張輝誠/作家
郝明義/大塊出版社社長
曾郁雯/作家、珠寶設計師
楊儒門/農民
馮小菲/上下游發起人
陳板/社區文化工作者
曾年有/社區文化工作者
陳錦煌/新港小鎮醫師
楊斯棓/醫師
游熙明/
劉進興/臺灣科技大學化學工程系教授
謝志誠/台大教授
許雅惠/台灣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
鄭道聰/赤崁文史工作室
蔣耀賢/台灣金甘蔗影展協進會理事長
商毓芳/雲林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陳來興/藝術家
陳潔皓/藝術家
逗小花/藝術家
廖志桓/建築師
洪啟嵩/國際禪學大師
黃紫婕/台灣不丹經濟文化交流協會理事長
龔詠涵/芳療師
江嘉萍/綠元氣促進會總幹事
陳世憲/書法家
許信良/社會改革者
施明德/社會改革者
張燦鍙/社會改革者
施蜜娜/社會改革者
許龍俊/社會改革者
陳婉真/社會改革者
姚立明/文化大學教授
劉坤鱧/社會改革者
黃智賢/媒體人

<青年學生>
陳為廷/清華大學人社系
魏揚/清華大學社會所研究生
劉子鳳/陽明大學心智哲學研究所研究生
賈伯楷/淡海青年陣線
林飛帆/台大前研究生協會主席
洗義哲/青年離島陣線共同發起人

<各地代表>
余國信/嘉義洪雅書房房主
劉世偉/三重社區大學校長
呂東杰/我是大溪人粉絲頁團長(嵐水)
王浩宇/我是中壢人粉絲頁團長
潘忠政/桃園在地聯盟
阿寶/農民、作家
黃聲遠/建築師
廖鴻基/作家
劉炯錫/臺東大學教授
饒愛琴/台東藝術家
林正杰/社會改革者
鄭文騰/藍色東港溪理事長
林良貞/屏東縣萬年溪保育協會理事長
藍美雅/高雄市行腳共同發起人、大學教授
柯坤佑/高雄旗美行腳共同發起人
陳盛頌/高雄橋仔頭藝術村村長
李俊賢/前高雄美術館館長
許玲齡/高雄文化愛河協會會長
李俊陽/新台灣壁畫隊發起人
唐大可/台南市行腳共同發起人
曾旭正/教授*
張新丕/米倉藝術家社區協會前理事長
唐麗芳/雲林故事館計畫主持人
廖嘉展/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李蘊儀/台中月光小站
黃麥可/土溝美術館
鄭和泰/高雄市茄萣區生態文化協會會長
林文欽/茄萣舢筏協會會長
薛雄介/高雄市蟯港文史協會理事長
潘兆鴻/高雄市大崗山人文協會理事長
林朝鵬/高雄市援剿人文協會理事長
張哲男/高雄市彌羅港文史協會創會理事長
蔡昌杰/高雄市蚵仔寮文化協會前總幹
蘇福龍/大湖社區發展協會執行長
李煌/大湖老唱片主題咖啡館館主
王明發/大湖玉湖窯窯主
陳素雲/雲起時藝術空間業主
鄭秀珍/農春鎮生態教育農園業主
楊正雄/阿蓮區中路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
劉亞平/高雄市教育產業工會理事長
薛熒源/錦飛鳳傀儡戲劇團長
李懷錦/六龜區重建關懷協會
李婉玲/六龜區寶來重建協會執行長
打亥/那瑪夏南沙魯部落重建會總幹事
陳光照/桃源區寶山社區發展協會理事
陳聰賢/內門羅漢門文史尋根工作室負責人
呂勝男/鳳山城文化志工協會理事長
曾文吉/鳳山地方文化館館長
….等等等。

以上是 2013年的事。其實早在距今十五年前,也就是 2003年,民進黨及所謂環保團體就結盟組成「公投廢核四運動聯盟」。國民黨給予正面回應,準備提案進行核四公投。但是,當時執政的民進黨居然改口說國民黨同意核四公投乃是 “權謀詐欺”,要大家別上當,指控說當時的公投法太難過關,要求先修改公投法再來投票。可是很奇怪,民進黨當時是執政黨,要修改公投法應該是他的責任與權力才對。

當時擔任所謂總統府秘書長的民進黨軍師邱義仁,更批評國民黨誤解了林義雄對於核四公投的堅持,他說,林義雄在意的是什麼時候才能舉辦核四公投,「不要把人民的權利先剝奪掉了,然後再來說我可以幫你。」這真是很奇怪的說法,一方面強迫你非同意不可,當對方同意了,卻又改口說你這是玩心機,我才不要你同意。

至於林義雄當時則是公開這麼說的:

「今天,公投法搞成這樣亂糟糟,就是因為立法院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做民主。核電廠爆炸,我想我們台灣的官員不知道會不會(落跑)?還不知道,我們先不要講,最好是那時候我們大家、人民要強勢一點,到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把它統統包圍起來,要死大家一起死,你們不可以逃跑。」

當時的「公投廢核四運動聯盟」有哪些成員呢?幾乎全是綠油油。請看底下。但是,這些團體現在怎麼不公投了呢?

511台灣正名運動聯盟
七星生態保育基金會
人本文教基金會台南分會
人本教育基金會
中華民國教育改革協會
中華民國濕地保護聯盟
天主教聖功修女會
主婦聯盟台中工作室
主婦聯盟環境保護基金會
台中市社區婦女成長協會
台北市自閉症家長協會
台東反核廢行動聯盟
台東師範學院教師會
台東縣南島社區大學發展協會
台南市紅樹林保護協會
台南市野鳥學會
台南區基督教大專青年服務中心
台灣二十一世紀議程協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台灣中社
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
台灣永續聯盟
台灣生態協會
台灣生態研究中心
台灣東社
台灣南社
台灣國家山岳協會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安順教會
台灣教師聯盟
台灣教授協會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北海岸分會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宜蘭分會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花蓮分會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高雄分會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雲林分會
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彰化分會
台灣藍色東港溪保育協會
平安社教研究院
永續台灣文教基金會
百能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尚機股份有限公司
東排灣族反核廢自救會
林義雄
社團法人台灣北社
社團法人看守台灣協會
屏東縣議員黃曉玲服務處
洪雅書房
美濃愛鄉協進會
核四公投促進會
桃園環保協會
海洋台灣文教基金會
草山生態文史聯盟
財團法人伊甸社會福利基金會
財團法人單親兒童文教基金會
財團法人新故鄉文教基金會
財團法人彰化縣私立基督教喜樂保育院
財團法人廣青文教基金會
財團法人雙溪啟智文教基金會
高雄市柴山會
高雄市教師會生態教育中心
高雄市綠色協會
高雄醫界聯盟
婦女新知基金會
淡水史田野工作室
終止童妓協會
揚雪法律事務所
新竹市公害防治協會
嘉義縣教師會
綠色主張工作室
慧海文教基金會
數位台灣家族
澎湖縣生態保育聯盟
澎湖縣沙灘保育協會
澎湖縣野鳥協會
澎湖縣環境保護協會
靜宜大學生態學系
靜宜大學副校長室
環保生活協進會中部辦公室
關懷生命協會
….等等等

讓我們再把時間從15年前拉回到4年前,同樣是這些人,在2014年7月11日拿著11萬份核四公投連署書,送交中選會,要求提案,並痛批當時執政的馬政府不採用電子化連署,簡直就是大開節能減碳的倒車,並批評連署書中不該要求民眾填寫鄰里等細節資料,刁難人民神聖的公投權力。

對於這一點,我倒是很認同,可是,現在人渣黨執政這麼多年了,不但沒有採取電子化連署,不但沒有簡化鄰里資料細節,甚至還變本加厲在所謂 “六都” 的填寫方式上設下陷阱,例如六都之前不能寫台灣省,但表格上卻又偏偏列出這個選項要你填寫。幾個人會知道寫 “台灣省高雄市” 或 “台灣省台北市” 是無效的連署呢?

當時綠營的這些連署活動都沒有過關成案,因為我記得通過門檻好像是要九十幾萬人。因此,林義雄在2013年3月2日寫了一篇文章,譴責這樣一種高難度的公投門檻是一種 “耍弄人民的惡作劇”。林義雄是這麼寫的:

「 公投,大多是弱勢的民間團體要求強勢的政府來辦理,或者國會中的少數為了避免多數的專制而要求公投,這是因為弱勢及少數認為他們的意見是沉默的大眾所贊同。」

林義雄這話講得很對。可是,就在他發動絕食,以生命要脅馬政府封存核四成功之後,居然說核電不需要再公投了,因為大多數民意是反核的。在講這些話的幾個月前,不是才剛說公投是為了 “保障弱勢聲音,避免多數專制” 所設立的神聖民主權利嗎?怎麼現在卻不在乎少數人或沉默者的聲音了?

林義雄在那篇文章中甚至還這麼說:

「(反對核電) 已經成了世界先進國家的共識,歐洲已經有不少國家有了非核家園、或減少依賴核電的種種政策。台灣人民反核的民意也已經相當清楚。所以政府應該做的是馬上停止興建核電廠,不需要多費手腳去辦理公投。」

但是,沒有投票看看,憑什麼說反核是台灣人毋庸置疑的多數民意呢?而且,世界先進國家只有反煤減碳的潮流與共識,反核並非舉世共識;不但不是共識,支持核電卻反而有逐年增加之趨勢。

我之所以浪費許多時間敘述這些不久之前的 “往事”,原因有三:

一,我真的很納悶人們的記憶力及基本是非判斷力怎麼會這麼差?難道真的看不出是非對錯?真的看不出政治操弄才是島內所謂反核的真正本質?那不是反核,而是反對政治異己,藉以傷害對手。

對於林義雄個人之人品,我無絲毫懷疑,過去不懷疑,現在也不懷疑,將來更不會懷疑。我相信他的正直與利他之心,就如同相信我自己一樣。但他真的有點不明是非,而似乎只是一心以達成某種目的為原則,卻不太在乎手段的正當性。撇開林義雄不談,若講到人渣黨及一大堆社運蟑螂,那就完全臭不可聞了。

二,人事物往往具有某種內在一致性,你不可能了解現在,除非你明白過去,從而也才有可能較為適當地掌握未來。

三,任何事情都一樣,理念是蒼白的,唯有實踐才是真實的。所謂實踐,當然沒有必然形式,總歸是每個人理當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可別自欺欺人。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