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回覆以核養綠的志工來信

底下是剛剛收到的一封信。因為未經同意,所以我把來信者的名字遮住。以下是對方來信以及我的回信。

陳真 2018. 09. 13.

============
XX,謝謝你們所做的,特別要表達我對士修的敬意。

我自己這一生,在社會議題上,從未絕食,但卻經常禁食 (公開或不公開),也就是說,設定一個日期範圍,比方說三天72小時,不管訴求為何,不論訴求是否通過,時間一到就停止禁食。

即使是經常禁食的甘地,一生也僅有過幾次絕食。最嚴重的一次是面臨印回暴力衝突,死傷無數,甘地因此決定以死相諫,要求雙方放下武器。我想說的是,希望士修不要絕食,畢竟來日方長。

我想我這輩子應該不會有絕食的機會,除非哪一天真的面臨一種人道災難的局面,讓我覺得非得以死明志不可。除此之外,我覺得人還是應該要愛惜自己的健康。

當年(1989年),鄭南榕四月自焚之後,五月是我的好朋友詹益樺在總統府前自焚,就死在我懷裏。六月換成是我收到罪名是 “企圖分裂國土” 之叛亂案的拘提傳票,當時的黨外人士很多人以為我既然不願出庭,面對拘提,個性又那麼剛烈,想必也會自焚,連報紙都大力渲染說我將要自焚反抗暴政、捍衛言論自由什麼的。我看了報紙很生氣,因為這完全就是空穴來風。我不是那種會自焚的個性,更不可能在我爸媽還健在時這樣做。

我要求報紙更正,因為我不想要讓人以為我是那種只會放話卻不敢真的自焚的人,但是報紙惟恐天下不亂,硬是要瞎掰。這事也讓我從此對這些所謂同志開始反感,估計他們是希望我自焚,好把所謂 “運動” 坐大。

我想說的是,希望士修不要輕易走上這條絕路。生命是可貴的,不管是敵人的生命或我們的生命都一樣可貴。

陳真 2018. 09. 13.

=====================

您好,我叫XXX,是以核養綠的長期志工,今天下午一點鐘,我們的主持人黃士修先生,因為中選會違法濫權拒絕我們補件的申請(法定日期為14日前),我們在事前就有預估中選會可能會用各種理由拒絕這一次真正由草根發起的公民投票,所以在遭拒絕當下即決定式絕食抗議,一個人倒下另一個人接手直到政府妥協為止。

在這之前我曾經寫信給林義雄先生邀請他支持他一生念茲在茲的核四公投,不論支持與否都讓這個公投能夠真正的交給全民決定,但林先生完全不予回應,所以我有個不情之請,因為我知道陳醫生是支持核四公投的, 所以請陳真醫生能夠以任何一種方式聲援我們。

XXX頓首。

以下為黃士修今天的發言:

各位朋友,我是以核養綠公投領銜人黃士修,從此刻起,我在中選會前絕食靜坐抗議。

9月12日下午,中選會電話同意我們再次送件。13日中午,我們在門口受到大批警力包圍,中選會突然變卦拒收。

我們拿出白紙黑字的公民投票法、公民投票法施行細則、行政程序法,指出中選會公然違法,官員不斷跳針迴避問題,並堅持拒收。

中選會官員在媒體鏡頭前更指稱,陳英鈐主委沒有宣稱9月6日是最後期限,要我們去問記者為何報導假新聞。

現在的中選會,不但是法律審查機關,還是新聞審查機構。即將主辦年底全國選舉的單位,竟然已經成為極權政府的鷹犬!

今天我們一行人,只是十來個無黨無派的年輕人,肩膀上背負著幾十萬份信任和責任,堅持民主法治。

我們曾經聽說,中選會可能會耍小手段,一個月之後偷偷在數字上動手腳,搓掉這個公投不綁大選。我們來到這裡,受到殘酷的對待,不幸印證我們的最糟猜想。

我坐在這裡絕食抗議,不是為了自己,甚至不是為了以核養綠公投,而是無法容忍對民主法治的侵犯,無法容忍少數威權摧毀下一代的未來。

黃士修,原本就是半死之人,爛命一條,不足為惜。我會每小時開一次直播,講一個故事或八卦。第一個故事就是,民主聖人已死,林義雄做不到的事,我來替他做。

我們呼籲,今日下午5點之前,請中選會陳朝建副主委出面依法收件,維護自己的一生清譽,不要屈服於陳英鈐主委的淫威。

看到這個訊息的人,請到徐州路中選會正門口來。帶著一本書來,坐下閱讀,不要為難辛苦的警察弟兄,他們也是被迫執勤。讓我們示範真正的公民運動,守護台灣僅存的民主法治。

最後,請轉告我媽,孩兒不孝,沒有照顧好自己,但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對不起。

黃士修 2018.9.13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