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兩岸

在兩岸問題上,國民黨和民進黨其實完全沒有差別,無非就是美國養的兩條狗,差別只是綠色的那一隻比較狗腿,比較下流而貪婪,藍的這一隻比較含蓄,但聽話的本質並無兩樣。當我們被迫只能在這兩條走狗之間擇其一時,究竟選誰比較有利於統一,其實連我也說不準。 

就個人道德層面來看,國民黨人毫無疑問遠勝綠色的人渣黨這些下三濫歹徒。但若就國際局勢之大是大非來說,選誰比較好就很難講了。為什麼呢?因為台灣人雖然務實,但他所能務的 “實”,距離相當短淺,只及於眼前三寸,稍遠一點就看不見了。 

簡單說,台灣人(特別是年輕一代)儘管嘴裏囂張,卻是行動的侏儒,並不具有強烈的意識形態,而比較像是一種人云亦云,從眾性很強,也就是台語所謂 “西瓜偎大邊”,哪邊人多勢眾就往哪邊靠,主流吹什麼風,他就舉什麼旗;別說拋頭爐灑熱血,就算只是拔一毛而能利天下,他也不會樂意的。講難聽就是投機性格很強:窩囊,膽小,自私,利之所在爭先恐後,遇有倒霉事則逃得比誰都快。成語說 “濟弱扶傾”,台灣人卻剛好相反,遇強則弱,遇弱則強,特別喜歡打落水狗,搞集體霸凌。 

投機性格講好聽就是現實感很強,很懂得趨吉避凶,所謂什麼理念啦、理想啦,其實都只是一種裝飾品,一種損人工具,缺乏實質意義。台灣人並沒有意識形態掛帥的剛烈性格,反倒相當務實。在政治上這是好事,問題是,台灣人所務之實非常短淺。當他覺得日子不好過,錢賺少了,他就會覺得統一也不錯啊,兩岸交流很棒啊,有錢賺啊。但是,當兩岸又開始交流,日子慢慢又變好了時,他又會開始覺得好日子只是一種常態,然後又會開始鬼叫一些什麼 “勇敢的台灣人”,捍衛什麼 “台灣主權與台灣人的尊嚴”,開始耍嘴皮羞辱對岸同胞等等等。他似乎沒辦法在一種長久而有效的思維架構下去理解事情,從而做出合乎現實理性的判斷。 

很多數據可以證明這一點。比方說,兩岸關係最好的馬英九時期,台灣人從大陸得到許多好處,卻反而是台灣人最仇視大陸的一段時期。反之,人渣黨當家,台灣人對大陸的認同感卻反而谷底翻揚。 

我想說的是:政治、經濟或社會種種,凡是有關人之事務,理性主義終究應該是一切思考與抉擇的基礎,除了打算盤考量利害與現實之外,同時也包含對於基本價值的善惡抉擇。當一個社會的普遍成員缺乏這樣一種思維屬性時,你其實很難對將來抱持樂觀。當我們沒法透過理性來解決問題時,最後唯一能起作用的就是武力。 

幾十年來,台灣在一種充滿嬉戲囂鬧與娛樂效果的選舉政治下,養成一種對於公眾事務的兒戲文化,整天耍嘴皮,搞KUSO,政治缺乏任何嚴肅性,反倒很像綜藝節目。這樣一種兒戲政治,終究得在各種真實的痛苦中清醒,被迫認清現實。我相信這一天很快就會來臨。我們似乎也只能期待,這些原本可以避免的痛苦,可以減到最低,而不要以可怕的悲劇收場。 

島內人們似乎總是以為鮮血為底、彈火硝煙的國際新聞場景離我們很遠,但你不妨費點心思仔細去看看真實的世界,看看各種研究,各種報告,各方說法,看看世人究竟如何看待這塊島嶼的可能命運,其中有多少人是樂觀的呢? 

我對島嶼的將來自然有既定的看法,那就是儘快統一,儘快進行政治談判,儘快達成長治久安的和平協議及統一進程。但在某個意義上來說,我的看法其實無關緊要,但這並非因為我的看法很可能是錯的,而是因為我相信,你我之理性能力理應相去不遠,任何人只要願意當真看待事物之嚴肅性,自然就會得到一個彼此相去不遠的看法。 

換句話說,在我們進行一切議論之前,我們得先當真才行,take it seriously,因為那事關我們及下一代的生命財產,事關善惡價值,事關做為一個人應該怎麼跟人活在這世界上的問題。 

出於工作繁忙,俗務纏身,生活像一片火海,我已經好幾個月沒睡什麼覺了,大小病痛不斷。三更半夜百般疲憊之餘寫這些東西,講得對不對是另一回事,重要的是,它終究是我心裏一番肺腑。套句林義雄在林宅血案後我曾聽他講過、讓我很感動的一句話,他說:”我沒法講出一句不是從心裏深處出來的話。” 

陳真 2019. 01. 05. 

===========
郁慕明:新黨願與陸政治協商 被關5年也接受 

2019-01-03 中央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日發表對台談話,新黨主席郁慕明今天表示,新黨願意率先與大陸政治協商,尋求邁向統一的和平發展機制;若跑去對岸政治協商要被關5年,他也接受。 

新黨青年委員會晚間舉辦「告台灣同胞書」40週年紀錄片欣賞暨座談會,郁慕明在致詞時表示,台灣各黨派幾乎都說不接受一國兩制,但究竟是不接受「一國」,還是不接受「兩制」,如果不接受「一國」,那不就是等同台獨的「兩國論」,如果是不接受「兩制」,難道是要「一制」。 

郁慕明表示,如果台灣各黨派不要「一國兩制」,那是否有其它主張能與大陸繼續和平發展,大陸領導人表達的信心和決心很強烈,且明確說了「統一不能一代又一代拖下去」,台灣政黨、政府的負責人,有什麼樣的信心、決心、意志力告訴台灣人民,台灣怎麼走出去,而不是在混。 

郁慕明表示,新黨規模再小,也不會卸責,必須要為未來的年輕人規劃,願意率先與大陸政治協商,尋求邁向統一的和平發展機制,確保台海和平安定;若跑去對岸政治協商要被關5年,那他接受關5年。 

新黨發言人王炳忠表示,習近平半小時的講話,已經讓台灣朝野激烈反應,證明大陸影響力不可能不面對,不管將來要統要獨,台灣社會都要討論,不能再打混,而由於長年受西方影響的「有色眼鏡」,加上「去中國化」的毒化,許多人變得失去理性,或對現實產生極大誤判,這使得台灣人民無法好好思索自己未來。 

此外,新黨青年委員會也在座談會上重申去年2月27日時發表的「台灣青年和統保台宣言」,表明「一國兩制」才能增進人民幸福,台灣青年不應再被那些政客、權貴綁架,成全這些人用謊言騙取的私利,繼續讓龐大軍購拖垮經濟,而年輕人卻被這些不願改變的既得利益者虛耗。 

根據台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關係條例,台灣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構,除依本條例規定,經行政院大陸委員會或各該主管機關授權,不得與大陸地區人民、法人、團體或其他機關(構)簽署涉及台灣地區公權力或政治議題之協議。違者處新台幣2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罰鍰;其情節嚴重或再為相同、類似之違反行為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本文源自於巴勒網,經由陳真醫師的同意所進行轉載。另由於巴勒網的留言板文字並沒有寫標題,因此標題為文思革編輯所取。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