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郭台銘參選 卡韓政變

我貼這篇並非出於認同。郭台銘似乎有意選總統,取代韓國瑜。但我基本上不相信大老闆的世界、大老闆的思維。而且,那種把什麼霸氣當成優點、身段很高、自以為是什麼大將軍大領袖大見解大氣魄拯救天下蒼生的人(例如施明德就是一例),其實很不適合從政。政治人物應該像韓國瑜那樣平凡隨和,整天像蝦子一樣拱著背,打躬作揖,待人謙和,不分貧富貴賤;畢竟我們需要的是僕人、是戰士、是執行者,是受委託之經理人,而非什麼不凡領袖。 

陳真 2019. 04. 16. 

林義雄有著一種行為主義式的看人方式,很表面。簡單說:即便明明是個人渣,只要嘴裏喊著一些漂亮理想,或是做一些光鮮亮麗的所謂 “好事”,他就會以為這是個好人,因此周遭總是聚集一大群人品特別差的人渣,成為所謂子弟兵。 

大約是1994-1995年左右,我跟林義雄私下還相當友好時,他想要出來選總統,我就大力反對,因為他肯定會是一個昏君。他的利他善意完全無可懷疑,但他的剛愎自用、獨斷獨行以及缺乏識人之能,卻很可能給政治帶來很大的風險。 

我基本上也不懷疑郭台銘的善意,但他的善意層級跟林義雄那種全然無私的利他與烈士精神,當然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但是,郭台銘的自以為是及剛愎自用和傲慢自恃,卻到了一種很荒唐可笑的地步,遠勝林義雄。 

我不是說一個人應該謙虛。謙虛在我看來不過就是另一種更為噁心的虛榮,以為自己很了不起,所以故意說自己不行。我講的是,人應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斤兩,知道自己的侷限,但郭台銘顯然完全缺乏這份自知之明。 

郭在個人創業上的成功,給了他自己一種完全錯誤的荒唐自信。長年以來,從他的各種言行之中,你就能知道這完全不是一個適合從政者,見識淺薄,視野狹窄,而且個人情緒管控相當有問題。 

你看,他前天突然不請自來,跑去參加一個什麼研討會,發問之後,對方回答時沒有深情款款地盯著他的眼睛看,他竟然馬上就像三歲小孩一樣暴怒了!而且還說要去跟美國爸爸告狀說:”民進黨就是這樣!” 夠幼稚可笑吧。 

這樣的性格養成其來有自,畢竟他在自己的事業王國裏稱王太久,動不動還會要求公司主管在會議中罰站,他大概以為世人全是他的員工,從政之基本心態相當可議,很不健康,更不搭調。把政權交給這樣一個人,恐怕會比把政權交給川普還更加不可測。 

每個大老闆基本上都是喬王,專攻任督二脈,人脈通了,錢脈才會通。表面上,郭說起參選總統,哽咽地說是為了救國,救下一代,而且聽起來好像只是一種純屬個人的一時起心動念,但事實上卻是布局已久。大約半年前,也就是韓流興起之際,他就開始動作了。而且,很可能是美國授意。 

你看,就連一個小會議上人家講話沒有看著他的眼睛,他就暴怒說要去跟白宮告狀,你想,要不要選總統這樣的大事,難道他的美國爸爸會不知道?有可能嗎?當然不可能。更不用說川普跟他是老相好,兩人經常通電話,美方有可能不慫恿不知情不授意嗎? 

總之,郭台銘想選總統,百分之百是美國授意,至少是大力支持。目的呢?一來取而代之扶不起的阿斗蔡英文以及半途殺出的賴啥咪,二來更重要的就是卡住美國很可能無法一手操控的韓國瑜之崛起。 

郭之操弄選情,手法亦令人難以恭維。兩天前才剛說不選,兩天後卻馬上就獲得關公、媽祖指示說考慮參選。而且,操作心機太深,故意選在韓國瑜即將返台之際,藉此打壓其聲勢。而且,以民主為藉口,高唱反對徵召,堅持初選,擺明卡韓。虛的說一套民主漂亮話,實的卻是種種心機盤算與政治操作。 

這樣做當然是他的自由,但是從一個人如何待人處世的方式上,你就能看出一個人的心思與為人。郭很愛說自己什麼霸氣,其實霸氣個小鳥蛋啦,根本毫無半點陽光磊落之氣概,城府很深。 

至於說什麼他敢嗆聲美國說台灣總是當凱子花大錢買一些老舊武器,這從來都不是郭台銘的基本思維,這些話自然是故意講給對岸聽,兩面討好。美國這個國家,向來靠打仗侵略及賣軍火賺死人錢發大財的,即便是金大中那樣的反美人士當權,依然都得在軍購這方面供美國吸血,何況台灣這些美國狗,從來無一例外,都得接受這項任人予取予求的殖民宿命。 

結論是: 

當郭台銘說他打算選總統時,你看,國民黨檯面人物幾乎全數按讚,特別是那幾位太陽更是歡欣鼓舞。這只有兩種可能,一種是真的無知,真以為這一切都只是郭之個人作為與決定,贊同其攪局,以增加自己勝出之機會。一種則是故意裝蒜,故意裝做不知道郭之參選背後之來龍去脈,一起合力演出一齣卡韓大戲。畢竟韓之勝出,很可能會是權力結構的大洗盤,太陽們將一個個日薄西山,但郭之勝出,卻是雨露均霑,權力分享結構基本不變,既有的利益輸送通道不變,而且也迎合了美國主子的意思,一舉數得。 

站在打倒人渣詐騙黨的目標上,也許我們還是應該含淚投票給郭,但我自己這一票是肯定投不下去的。如果真是郭被提名,我寧可投給國、民兩黨及柯以外的任何人選。

(再續) 

郭台銘說,媽祖昨晚託夢要他選總統?它媽的我還恁祖媽咧。太上老君昨晚也託夢給我說,叫我務必捍衛事實上已經獨立的宇球,獨立於宇宙之外,做一個務實的宇球獨立工作者。 

郭台銘還說,他正等待今晚媽祖和關公聯手進一步指示?媽的,這會不會太玄了點?難道以後行政決策也是要先擲茭卜卦問神明?我看是等待川普關公指示才對吧。 

國民黨要死不活時,只有一個洪秀柱敢跳出來當砲灰,力挽狂瀾。現在韓國瑜打出了一片江山,一堆太陽竟然就爭相冒出來搶權力,卻又滿口為國為民,其實都是為自己。 

台灣的所謂總統大選,長年以來其實大多左手選右手,選來選去都是自己的手,真正操盤者始終是美國,一切都在規畫之中。韓國瑜算是規畫之外的超級選手,自然就成為各方打壓的對象。 

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他為何婆婆媽媽地要選不選、不一次講明。通常這種狀況是表示該喬的事情還沒喬好,要不就是有什麼把柄落在人手裏,身不由己。如果沒有這些顧慮,那就大方出來和太陽們以及郭先生打一架,不可能打輸的。 

郭台銘有句話說得沒錯:2020年的權力走向,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台灣往後十幾二十年的前途。 

陳真 2019. 4. 17 

================== 
選總統表態!郭台銘:媽祖要我一定要出來 

2019年4月17日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昨天鬆口考慮選總統,並表示是否參選「要去問關公、問媽祖」,今天上午就先赴板橋慈惠宮再轉往淡水武聖宮參拜,外界關注是否要宣布角逐總統大位。 

郭台銘在板橋慈惠宮表示,前幾天媽祖托夢給他,要他一定要「出來」,隨後前往淡水武聖宮參拜,希望關公給智慧為台灣黎民蒼生做事。不過,郭台銘並未直接宣布參選,只說要等他們(指媽祖和關公)給他指示。

(又續) 

韓國瑜深得民心迅速崛起的這幾個月來,西方主流媒體對韓近乎瘋狂毫無理由的批評與謾罵,睜眼說瞎話什麼台灣快要滅亡了,快要被韓流給弄垮了,氣急敗壞胡說八道一通。島內外更有一大堆長年以來整天對台灣人洗腦、散播假消息的美國人渣,更是荒腔走板,各方箭頭一致指向韓國瑜。由此你就可以知道現在是演哪一齣了。 

這齣戲的名稱就叫做卡韓。不但卡,還要毀。而這齣戲的男主角就是郭台銘,導演當然就是美國,配角則是吳敦義及藍綠政客們。那麼,跑龍套的當然就是你我一般人;在某種洗腦下,眾人傻呼呼地把戲演完,完成卡韓毀韓之反中關鍵任務。 

我覺得,許多時候,是非善惡的現實意義得這樣看:取大放小。看你覺得什麼樣的狀況是你覺得最重要的,從而排定取捨順序。至於我自己呢,我寧可投廢票,也不可能傻到去當美國人的狗。韓若不選,那麼,最好的結局就是讓國民黨再垮台一次。切莫投給郭台銘,也別投給任何國民黨的立委候選人。 

我很少主動教人怎麼投票,因為在一個更大的層次與格局上來說,島內勝負確實意義不大。但是這回比較特別。郭台銘若獲得提名,我會盡可能幫他以及幫這個爛黨減少得票數。我們也許打不著狗的主人,直接打狗總可以吧。凡是美國所急欲進行的事,絕對有百害無一利,都不應讓他得逞。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台灣名嘴眾多,一堆有的沒的什麼專家學者,整天喋喋不休,但事實上他們對於島內政治的理解,真是很狀況外。我不知道他們是真無知抑或裝蒜?政治怎麼會是媒體上所呈現的那麼一回事?太低能了吧?人們真的這麼 “單純” 嗎? 

很多事之改變,終究還是得依靠眾人之力。充滿自主意義的韓流,是否會被逐漸殲滅?台灣跟對岸在這樣的中美關係下,能否發展出良好的轉變?這一切,終究還是得看台灣人打算怎麼決定自己的未來。 

很多東西,時間往往是一個關鍵因素,一旦錯過機會,很可能就整個轉到另一條可悲的道路上。我們回頭看過去,不管是看自己或看整個國家整個世界,你常會發現,過去曾經有過某種機會,足以導向一個更好的未來,但是在那當下,我們往往不信邪,或是根本看不清。機會一旦錯過,往往又是下一個輪迴了。 

我這幾篇關於郭台銘的文字,特別歡迎轉載。 

陳真 2019. 04. 17. 

================= 
韓國瑜現象引起國際憂慮 美媒直指危害台灣民主 

新頭殼newtalk &;#124; 洪聖斐 編譯報導 
2019.04.17 

高雄市長韓國瑜在媒體的曝光率居高不下,特定媒體對他的報導,甚至高達整節新聞的6成以上。許多民調也顯示,他在所有可能參選總統的人士中領先。相關的現象引起國際媒體注意,美國媒體《大西洋雜誌》(The Atlantic)記者何貴森(Chris Horton),稍早以《台灣的民粹主義者助長中國的利益》(The Taiwanese Populist Advancing China’s Interests)為題,報導韓國瑜參選總統的可能性,以及對台灣民主的危害。 

何貴森(Chris Horton)指出,韓國瑜從來沒有正式宣告打算參選,但他已經讓許多選民如癡如醉,很有機會成為台灣的下一任總統。何貴森觀察到,韓國瑜講大話以及對女性和少數民族的一些不當用語引起批評,但更讓人不安的是他對中國的態度,以及北京操弄偏袒他的輿論。 

何貴森(Chris Horton)認為,台灣在世界上的地位很不穩固。雖然完全自治,有自己的民選政府與軍隊,但邦交國甚少。很多人擔心,韓國瑜一旦選上總統,會使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更不穩定、侵蝕台灣好不容易爭取來的民主,並引起美國對台灣的忠誠度產生質疑。 

何貴森(Chris Horton)說,北京在韓國瑜身上找到他們偏好的台灣總統候選人條件。在蔡英文總統3年來努力要使台灣經濟不要過度倚賴中國後,韓國瑜反其道大力推動高雄與中國的經濟連結。 

韓國瑜最近的港澳行程拜訪中聯辦,也引起國際注意。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中國權力計畫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便曾評論說:「韓國瑜與中國官員的會面,透露出他有意願與中國更加緊密一致的立場。…這點引人懷疑,一旦韓國瑜選上總統,會擁抱中國的立場到什麼程度。」 

何貴森(Chris Horton)指出,韓國瑜的勝選對台灣的未來乃至整個區域都有重大意義。韓國瑜所屬的國民黨曾經統治過整個中國,其立場是台灣與中國屬於同一個國家,只是兩岸分治。這個觀點比起蔡英文領導、偏好將台灣事實獨立正式化的民進黨,更接近北京的立場。 

何貴森(Chris Horton)觀察到,雖然大部分的媒體靠攏韓國瑜,許多台灣人仍舊大聲疾呼反對他。這個月,在高雄就有2千多人上街示威,抗議他的中國之行。許多人高舉「掃除叛國賊韓國瑜」、「反對一國兩制」、「反對中國併吞」、「今日香港,明日台灣」等標語牌。 

當時也來參加這場示威的林飛帆告訴何貴森(Chris Horton):「韓國瑜的兩岸政策令人憂心。一旦他當上我們的總統,我相信這將變成台灣民主與主權的危機。」

(再續) 

(續) 

一般人投票,就是傻儍地等著投票日那一天去投,其它時間就沒他的事了。但是政治人物可不是這樣閒著,他可是要機關算盡的。 

別說選總統,舉個例,三十幾年前,我看過光是選幾個根本毫無任何實際利益可言的什麼台權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的執行委員,民進黨新潮流系和其它派系之間的那種鬥爭、換票、耳語、抹黑、爾虞我詐的選舉過程,就能讓我嘆為觀止,何況是選總統。 

這都還只是在人的層次上的作為,尚且如此積極而慘烈,用盡心思與手段,更何況是中美爭霸過程中始終處於關鍵角色的台灣,你想,美國會呆呆笨笨地坐視帶有明顯親中疑慮、承認九二共識的韓流之擴散與蔓延而無任何作為嗎?有可能嗎?用膝蓋想也知道完全不可能。就連台大校長這樣一個權力僅僅及於台大校園的職缺,都不可能輕易讓異己得手,更何況是牽涉整個中美關係與鬥爭的台灣總統選舉。 

在美國看來,韓流就是毒流。這只是一個普通常識。這也說明了為什麼過去半年來美國媒體及一堆智庫人渣不斷嚴厲醜化、妖魔化韓流的原因,就算瞎子也應該能看見這樣一種強烈敵視韓流的美國態度。 

美國過去在台灣,因為藍綠兩條狗全是他養的,因此他往往採取所謂暗助或兩邊押寶的態度,以示中立形象。但唯有韓國瑜這回選高雄市長是個例外,讓我有點訝異。他只不過是選個地方首長,美方卻從頭到尾絲毫不顧形象地強烈抹黑,整個言論完全荒腔走板,甚至直接就指控韓國瑜將帶來台灣民主的毀滅云云,只差沒說應該把他槍斃。 

這說明了一點,美國是非常不樂見讓韓流蔓延的。但在台灣總不能搞暗殺吧,因此,總得有個人出來打他。這個人就是郭台銘。 

這也是為什麼當韓國瑜根本所向無敵時,吳敦義那老狐狸卻遲遲不知道在拖什麼,就是不願徵召,光是每天嘴巴說這說那,卻什麼也不做,讓大家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實際上,就如我之前所一再表明,吳敦義並沒有閒著,他是忙著看要怎麼搞垮韓流。不管是出於自私也好,出於背後主子授意也罷,總之台灣政治就是這麼一回事,很陰暗,很複雜。一般人難以看清真相,只會傻傻看報紙。 

我講這些完全不是什麼陰謀論,而只是明明白白的事實。我雖然脫離政治將近三十年,但是台灣政治人事物之運作法則,卻從未改變。這就跟看人下棋一樣,行家看人舉棋一步就能知其心思盤算。 

其實,我也不覺得看懂台灣政治需要什麼行家,只要不是太笨或太單純,理應就能看懂。 

也許有個東西在理解人事物時很重要,那就是我常講的holism,簡單說就是先看整體。就跟看書一樣,我一年輕易就可以看五、六百本厚厚的英文學術用書,並且能迅速掌握每一本書的要旨與重點,速度非常快。方法無它,就是抓整體,先抓清楚作者到底是要回答哪些問題,從而在一種整體意義上去理解相關細節。於是,很多乍看瑣碎的細節,就能看清楚它應有的意義。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裏常有個詞浮現,心裏常默念著 “attention to particulars”。這是一個觀點與我略微相近的哲學家叫做D. Z. Phillips寫的一本有關維根斯坦的書之書名。不過,我要講的與這書無關。我只是覺得自己似乎經常不知不覺就會把注意力拋向一些個別的、特殊的狀況,總覺得很奇妙。 

比方說1,我老想著1,想了幾十年,每天想啊想的,想得很痛苦,於是決定走上哲學之路,看能不能想清楚1為何物,彷彿我只要揭露了1,那麼,1, 2,3, 4,..整個數字系統就會清楚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歸根結底來說,attention to particulars的結果,似乎依舊還是得回到一個完整的系統,從而諸瑣碎諸特殊諸個別等等等也才取得它們各自應有的意義。 

抽象世界如此,其實形而下的世界也差不多,先懂了大的,才有可能理解無數小的,才不會迷失在無數的瑣碎與個別細節之中。 

正在看診,趁沒病人的空檔就寫幾句,斷斷續續潦潦草草先說這樣,有空再寫。 

至於郭台銘究竟選真的或選假的,仍有待觀察,說不定只是奉命出來掩護綠營得標,或掩護其它藍營的太陽們,因為我不太相信這樣一個財大氣粗永遠高在雲端頤指氣使的大老闆在台灣能有多少支持度。我從未見過、聽過郭粉的存在,一個也沒有。 

當然,我承認,透過極短期的媒體炒作,往往能營造所謂聲勢。台灣人向來吃這一套,從眾性很高,極易被煽動,很容易被眼前的主流之聲所鼓吹。 

所謂 “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台灣蕞爾小島,這麼小的一個島,政治卻特別陰暗複雜且巨大,奧步無窮,世所罕見;往往事過境遷才讓人恍然大悟原來是搞這套花樣。

(再續) 

你看,動作真快,搭配演出得天衣無縫。明明沒有合法黨員資格,馬上頒一個什麼碗糕榮譽黨員獎狀給郭台銘,幫他解套,但郭卻又滿口什麼一定要建立制度、追求民主,真是很可恥。 

整個演出過程,就像政變那樣,短短不到兩天,就把人還在美國的韓國瑜給整個政變了,整個輿論風向馬上改變。台灣政治之殖民性格以及淺薄而易受操弄,由此可見,不可能允許誰不受主子控制,總是會想辦法把他給政變掉,政變不掉的就暗殺,要不就是大軍入侵。美國向來就是玩這一套。我們也許一時之間無法與之抗衡,但總歸不該傻傻地配合演出。 

陳真 2019. 04. 17. 

================= 
郭台銘領榮譽狀 正式宣布投入國民黨總統初選 

2019-04-17 

聯合報 記者王寓中╱即時報導 

表態考慮爭取國民黨提名參選總統的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下午他應邀出席中常會接受國民黨致贈榮譽狀。郭台銘表示將參加國民黨內初選,不接受徵召。記者陳柏亨/攝影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昨昨天鬆口表示,會在這兩天決定是否參選2020總統大選,今日上午前往板橋慈惠宮參拜時更說媽祖有託夢給他,「叫我一定要出來」,郭台銘下午前往國民黨中央領取榮譽狀,正式宣布將投入國民黨黨內初選角逐2020總統大選。 

郭台銘昨天表示,若要參選2020,他一定會經過初選的程序,絕不會接受徵召,他今天再度重申會參加初選,不願意接受徵召。

(續) 

一般人投票,就是傻儍地等著投票日那一天去投,其它時間就沒他的事了。但是政治人物可不是這樣閒著,他可是要機關算盡的。 

別說選總統,舉個例,三十幾年前,我看過光是選幾個根本毫無任何實際利益可言的什麼台權會 (台灣人權促進會) 的執行委員,民進黨新潮流系和其它派系之間的那種鬥爭、換票、耳語、抹黑、爾虞我詐的選舉過程,就能讓我嘆為觀止,何況是選總統。 

這都還只是在人的層次上的作為,尚且如此積極而慘烈,用盡心思與手段,更何況是中美爭霸過程中始終處於關鍵角色的台灣,你想,美國會呆呆笨笨地坐視帶有明顯親中疑慮、承認九二共識的韓流之擴散與蔓延而無任何作為嗎?有可能嗎?用膝蓋想也知道完全不可能。就連台大校長這樣一個權力僅僅及於台大校園的職缺,都不可能輕易讓異己得手,更何況是牽涉整個中美關係與鬥爭的台灣總統選舉。 

在美國看來,韓流就是毒流。這只是一個普通常識。這也說明了為什麼過去半年來美國媒體及一堆智庫人渣不斷嚴厲醜化、妖魔化韓流的原因,就算瞎子也應該能看見這樣一種強烈敵視韓流的美國態度。 

美國過去在台灣,因為藍綠兩條狗全是他養的,因此他往往採取所謂暗助或兩邊押寶的態度,以示中立形象。但唯有韓國瑜這回選高雄市長是個例外,讓我有點訝異。他只不過是選個地方首長,美方卻從頭到尾絲毫不顧形象地強烈抹黑,整個言論完全荒腔走板,甚至直接就指控韓國瑜將帶來台灣民主的毀滅云云,只差沒說應該把他槍斃。 

這說明了一點,美國是非常不樂見讓韓流蔓延的。但在台灣總不能搞暗殺吧,因此,總得有個人出來打他。這個人就是郭台銘。 

這也是為什麼當韓國瑜根本所向無敵時,吳敦義那老狐狸卻遲遲不知道在拖什麼,就是不願徵召,光是每天嘴巴說這說那,卻什麼也不做,讓大家一頭霧水,不知道他在搞什麼鬼。 

實際上,就如我之前所一再表明,吳敦義並沒有閒著,他是忙著看要怎麼搞垮韓流。不管是出於自私也好,出於背後主子授意也罷,總之台灣政治就是這麼一回事,很陰暗,很複雜。一般人難以看清真相,只會傻傻看報紙。 

我講這些完全不是什麼陰謀論,而只是明明白白的事實。我雖然脫離政治將近三十年,但是台灣政治人事物之運作法則,卻從未改變。這就跟看人下棋一樣,行家看人舉棋一步就能知其心思盤算。 

其實,我也不覺得看懂台灣政治需要什麼行家,只要不是太笨或太單純,理應就能看懂。 

也許有個東西在理解人事物時很重要,那就是我常講的holism,簡單說就是先看整體。就跟看書一樣,我一年輕易就可以看五、六百本厚厚的英文學術用書,並且能迅速掌握每一本書的要旨與重點,速度非常快。方法無它,就是抓整體,先抓清楚作者到底是要回答哪些問題,從而在一種整體意義上去理解相關細節。於是,很多乍看瑣碎的細節,就能看清楚它應有的意義。 

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裏常有個詞浮現,心裏常默念著 “attention to particulars”。這是一個觀點與我略微相近的哲學家叫做D. Z. Phillips寫的一本有關維根斯坦的書之書名。不過,我要講的與這書無關。我只是覺得自己似乎經常不知不覺就會把注意力拋向一些個別的、特殊的狀況,總覺得很奇妙。 

比方說1,我老想著1,想了幾十年,每天想啊想的,想得很痛苦,於是決定走上哲學之路,看能不能想清楚1為何物,彷彿我只要揭露了1,那麼,1, 2,3, 4,..整個數字系統就會清楚地呈現在世人面前。 

歸根結底來說,attention to particulars的結果,似乎依舊還是得回到一個完整的系統,從而諸瑣碎諸特殊諸個別等等等也才取得它們各自應有的意義。 

抽象世界如此,其實形而下的世界也差不多,先懂了大的,才有可能理解無數小的,才不會迷失在無數的瑣碎與個別細節之中。 

正在看診,趁沒病人的空檔就寫幾句,斷斷續續潦潦草草先說這樣,有空再寫。 

至於郭台銘究竟選真的或選假的,仍有待觀察,說不定只是奉命出來掩護綠營得標,或掩護其它藍營的太陽們,因為我不太相信這樣一個財大氣粗永遠高在雲端頤指氣使的大老闆在台灣能有多少支持度。我從未見過、聽過郭粉的存在,一個也沒有。 

當然,我承認,透過極短期的媒體炒作,往往能營造所謂聲勢。台灣人向來吃這一套,從眾性很高,極易被煽動,很容易被眼前的主流之聲所鼓吹。 

所謂 “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台灣蕞爾小島,這麼小的一個島,政治卻特別陰暗複雜且巨大,奧步無窮,世所罕見;往往事過境遷才讓人恍然大悟原來是搞這套花樣。

(續卡韓政變) 

你們沒看過喬嗎?政治上喬事情當然不是像老師派學生去教室外面掃地或學姊派我出門寄信那樣,當然不是由上而下一條龍式的指揮,而是各種密商與默契,達成某種利益交換或保證。 

藍綠都很盛行賣官。大約在30年前,我就清清楚楚地知道某一位地位非常崇高形象清新的所謂黨外大老如何透過手上權力大賣官位,財源滾滾。買賣雙方當然不一定是一手交錢一手賜官,而是透過某種協商與默契達成;不會有合約書,也不會送法院公證。賣官之外,更多的是派系之間或個人之間的利益交換,原理與運作方式其實大同小異。 

政治上的完全不透明,往往帶來腐敗,就如同立法院基本上就像一群歹徒就地分贓的交易喊價中心。這也是維基解密為何如此具有殺傷力的原因。但是,大多時候,喬事或買賣都盡量不留下證據。即便如此,你從現象的發展本身,多多少少還是可以探知各種政治黑洞裏頭在玩些什麼花樣。 

郭台銘的身份不是小夥計,因此,我當然不是說美國以一種像在指派業務員那樣極為具體的指派任務方式派出郭台銘來卡韓,當然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說,郭台銘又不是三歲小孩,加上他在經濟上的地位,他敢跳出來,當然得先獲得美方的大力支持及鼓勵,而國民黨突然辦事效率如此神勇地配合演出,當然也都是事先串通好,才有可能在短短一兩天內完成高難度的卡韓政變。 

比方說,郭昨天才剛說要考慮參選,可是它媽的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及幾位大老竟然今天馬上就已經安排好什麼黨員榮譽狀的頒獎典禮,雙方完全就是同步進行,短短幾小時內竟然就一切籌畫隆重就緒。效率有可能好到這種地步嗎?當然不可能,而是老早就串通好,合演的一齣戲。 

三、四年前,郭台銘的媽媽借了一筆錢給國民黨,這麼小的一件事,居然四年後突然大張旗鼓表揚,並火速頒獎,還臨時發明了什麼榮譽黨員獎狀。獎狀上還刻意寫著郭台銘是以黨員身份捐款。可是,明明不是他捐的,而是他媽媽捐的,照樣睜眼說瞎話,硬是要幫郭之合法參選身份解套。 

整個過程完全荒腔走板,完全就是在演假戲,把大家當白痴,但郭卻又他媽的口口聲聲說黨要建立制度,不可為了個人而更改制度。這些人真是很敢講,毫無羞赧。至於吳敦義,更是從頭到尾就是在玩弄權勢,從來不是真的想推出什麼最強的候選人。而且,郭明明不具合法黨員身份,昨天才剛繳完黨費,必須再等四個月之後,才有參選權利,但這群人依舊打算要硬坳過去。 

我們思考事情,當然不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想,而是應該站在參與者的角度想。我們看到韓流興起,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應對之舉,但是,各方政治勢力當然就不可能如此輕鬆而無感。過去美國及其一大票御用文人很少針對地方選舉的人事物進行明顯干預,但是韓國瑜卻是個例外,早在韓流興起之初,美方就高度警戒,並隨之展開攻擊,說他是什麼民主的威脅啦、民粹啦、撕裂台灣社會啦等等等,一票走狗,睜眼瞎話說一堆。 

我要說的是,我們一般人很遲鈍,甚至幾乎是完全對現實無感的。但是,各方主要政治勢力卻不可能這樣,特別是美國,長年以來對台灣方方面面監控得密不通風,滴水不漏。 

至於郭之參選,與其問他有什麼好處,不如應該先問說他會有什麼損失。或者說,損益之間是否划算?商人也好,政客也罷,肯定都是這樣想事情的,你很難找到像韓國瑜那樣一種真心為公眾打拼的政治人物。 

郭一說要參選,人渣黨顯然樂不可支。因為,在韓流底下,人渣黨真的會很慘。因此,殲滅韓流才是美國與人渣黨這一方人馬的共同心態;因為韓流隱含著一種親中成份,所謂的民主毒素。 

剛剛下班,邊吃晚餐,邊看新聞深喉嚨,看到沈富雄講話,真是很難受,什麼韓郭惺惺相惜,什麼韓郭兩人同質性很高,什麼韓郭兩人剛好都同時在不同地方唱國歌足證其高度同質性云云,我的天啊!沈富雄基本上就是個想法很空洞瑣碎的政治白痴,一如什麼台獨理論大師林濁水。不過,沈是好人,但他想法與見識之極端貧乏,確實也讓人很難忍受。 

另外還有名嘴提到說郭之 “毅然決然” 參選,是因為他不願意看到民進黨再度執政。這種傻話也說得出來,真是不可思議。 

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也不明白韓為何不參與初選,甚至不願參選總統。理由絕不是什麼擔心高雄市民反感。我住高雄,每天接觸那麼多人,到處是韓粉,韓國瑜三個字幾乎要變成一種日常生活的問候語了,而且高雄人似乎十之七八強烈希望他選總統,幾乎沒聽過有人反對。韓的躊躇,對我來說,是一個難解的謎。希望有一天,這謎底能揭曉。 

至於什麼韓郭配或郭韓配,那是天方夜譚。副總統無權無聲,純粹備位。這兩人哪一個會傻到去當什麼副總統? 

當然,我所講的一切也有可能是錯的,但是毫無疑問,我寧可投給賴啥咪或蔡啥咪,也不可能投給郭台銘。道德上不可能,風險上、政治上都不可能,因為這個人方方面面都不可靠。我也不相信他會改善眾人的生活,他應該先改善他的員工的基本生活才對吧。

(續卡韓政變) 

這位姓朱的,是維基解密認證的 CIA線民。不過,這不是我在意的,畢竟在台灣,或明或暗,或深或淺,只要有點份量的政治人物,哪個逃得了CIA的掌控? 

我對這位姓朱的原本毫無印象,後來才有點注意,感覺就像塑膠做的假人那樣,言行舉止都很假。讓我印象很深的是,當年柯文哲透過民進黨的操盤,用非常可怕且病態、極端敗德的各種抹黑造謠醜化和自導自演的栽贓方式(例如什麼被連勝文偷裝竊聽器,其實是柯文哲自己人裝的),把連勝文打敗得一塌糊塗,然後綠媒把柯塑造成神,人們瘋狂擁戴。 

就在這群人渣用如此卑劣齷齪下流的手段贏得 “勝選” 的隔天,朱立倫就在一個公開場合和柯巧遇了。巧遇無妨,但朱卻馬上拿起手機來主動要求和柯玩自拍,並且努力套關係,藉以沾光。這說明了什麼?其實不言而喻。這當然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事,卻能精準表露一個人之為人與心思。一個人品質如何,為人如何,並不是看他有沒有前科,而是從一些所謂小事上看出來。你自己的同志,自己的黨,被一個無恥混蛋用種種骯髒手段給糟蹋至此,你不但沒有一點義憤也就罷了,反倒還急著諂媚對方。這樣的人,你信得過嗎? 

你看,他向來對韓國瑜完全不鳥,把他當空氣。韓流一來,竟然馬上主動拜訪,稱兄道弟。當郭台銘一出現,韓流受挫,朱立倫馬上就開始羞辱嘲諷韓國瑜。真是很不可思議。 

心機這東西雖然看不見摸不著,但它卻實質存在。我並不是說選擇政治人物應該以 “人” 本身的特質來考量,許多時候,我們應該考慮的不是人,而是角色和身份,畢竟我們不是在選舉好人好事代表,而是在選擇某種政治勢力的代表。不過,話雖如此, “人” 之如何,終究還是或多或少決定或影響了 “角色” 究竟如何。 

郭台銘當然也一樣,從無數所謂小事上,你就能精準察明一個人的心思與為人。基本上,我對他之基本為人依然肯定,但他的獨斷獨行、自以為王、頤指氣使、高高在上的性格,卻完全不適合從政,唯我獨尊,不可預測性太高。選舉是要選個僕人,而不是選個自以為王、卻離王十萬八千里的自戀狂。 

很多人在某些方面成功了,比方說發大財了,很容易就會以為自己是根大鐵鎚,不管看到什麼都看成是根小釘子,一鎚就想要給它敲下去;他沒辦法看見更多的可能性,他他以為世界就是長得如同他的個人經驗世界那樣,這就是所謂剛愎自用。有自信是好的,但遠離事實的自信,卻是一種自大妄想。 

我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仰慕郭台銘。除了有錢之外,還有什麼過人長才或美德?事實上我也從沒遇過郭粉,我沒法想像怎麼會有人欣賞這樣一個思維平庸、財大氣粗的大老闆。整天說自己霸氣,我倒覺得他的問題就在於毫無所謂霸氣可言(如果霸氣指的是一種俠義與豪邁的話),陰沉,很娘,遇強則弱,遇弱則強;你看他跟川普的互動,窩囊得像馬戲團裏的一隻小猴子似的,有夠猥瑣,但他面對所謂一般人時,卻又是一副君臨天下威風凜凜的傲慢態度。 

至於像韓國瑜、林義雄這一類的人,那才叫做霸氣,或是用我的話來說,一種俠氣,所謂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雖千萬人吾往矣。 

選舉首要當然就是看立場看顏色,其次才是看人。可是,當人不合格不適任時,管他什麼顏色都不該支持。 

國民黨顯然是想推郭台銘出線,我覺得這樣也很好,希望這個爛黨能夠因此死得更快一些,總統和立委都不要投這個黨。若非韓出線,甚至可以考慮投綠營,讓兩岸統一的腳步可以更快一點。 

陳真 2019. 04. 18. 
==================== 

朱立倫:別忘韓國瑜 網譏真酸! 

2019/04/18 中時電子報 陳弘美 

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宣布角逐2020總統大選。對於郭的參選,前新北市長朱立倫認為,這是好事,但他也要大家不要只顧著看郭台銘,忘記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存在。對此,網友譏諷小朱的發言真是酸溜溜呀! 

朱立倫昨晚出席台灣上市櫃公司協會東方領袖講座,談到郭台銘參選初選議題時,他表示,「自己以正面態度看待,而一位企業家願投入政治,也顯示執政黨、民進黨政府真的把台灣經濟搞到大家受不了」。朱還要大家「不要只看到新的郭董、忘了韓國瑜,明天還是給韓國瑜歡迎」。


Filed Under: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