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緯 — 洪秀柱:「我們要成為自己前進時的光芒,而非坐等別人點亮燭光」

這兩天藍營最讓人感到振奮的新聞,大概就是國民黨前任黨主席洪秀柱,以七十一歲的高齡之姿,表態願意投身2020國民黨立委選舉,並且主動移籍艱困選區台南,力戰民進黨的王定宇。

當國民黨的男人們還在為了總統大位相爭不下,欲拒還迎之時,洪秀柱這位前任黨主席,政治史上可能是唯一被替換掉的總統候選人,卻表態願意投身超級艱困選區,為的就是讓出位置給年輕人,這種氣度,真的是讓支持者動容,但不知道會不會讓上述這些相爭的老藍男們感到汗顏。

而此時跳出的洪秀柱,也顯現出了,為什麼國民黨2016失去政權後,依舊無法痛定思痛,提出打動選民的訴求的原因。

非典型政治人物讓國民黨如坐針氈

有些評論認為,洪秀柱是韓國瑜的穿雲箭,兩個人確實都帶有某種豪爽的草莽特質,這個草莽特質,其實就是延續國民黨創黨時期,那些知識青年的理念與熱情。也是現在這個宮廷國民黨所缺少的。

有趣的是,當洪秀柱做出這個決定後,包含許淑華、李彥秀、柯志恩與張嘉郡等,幾位國民黨內幾位所謂的中生代代表性政治人物,紛紛站出來表態支持洪秀柱。

從柯文哲開始,台灣可以說是揭開了非典型政治人物的序章,但是許多在藍營傳統結構中養成的政治人物,其實還不願意面對這個事實,還期待著有品學兼優的好寶寶會出來改變台灣的命運,無形之中,這種想法反而形成藍營無法變革的桎梏之一。

因為國民黨本來就是相對的保守派,但過度保守的思想,無形中也讓許多結黨營私的政客,有了生存的空間,這些人攪和在組織裡,就成為國民黨這條巨龍無法轉身的原因。

要進行組織改造,如果內部無法接受,只好透過外部的破壞式創新,但是破壞式創新的關鍵就是要找到痛點,顯然國民黨在2016痛過一次,然後韓國瑜在這波痛點之中,找到了破口,扭轉了某些國民黨人的想像。

但不幸的是,沉淪來的也是相當之快。

新女力時代,後國民黨時代的新篇章

藍營的幾位女性政治人物第一時間站出來表態,這都象徵著,國民黨內許多優秀的中生代政治人物,對於國民黨內老舊男性政治的反動。另一方面,也或多或少的,反映出選民對於女性政治人物的期待。

女性政治人物在民進黨行之有年,像是時代力量更是主打女性年輕人參與政治,女性參政,本來就是一個高漲的政治議題,不僅是對於年輕世代,而是一個思潮的形成。新女力時代的出現,對於國民黨這個相對老舊的政黨來說,本來就帶有行銷上的戰略意義以及目的。

但是把女性當成包裝的材料,還是真正讓女性政治人物有一片天,這兩者之間有著巨大的差異。而洪秀柱的出現,從始至終,都是國民黨的意料之外,也因為洪秀柱展現出了一種女性卻又比男性來得更為堅毅的特質,才會一下子在2016年凝聚了失意的國民黨支持者。

這次她的驚人之舉,也一下子喚醒了國民黨內的女性政治人物,所以才會讓這些女性一下子群聚起來,支持洪秀柱,為洪秀柱發聲。

背後的政治話語就是「這樣是有聲量跟選票的」。

放下名位與身段,才是接地氣

國民黨的高層,向來有一種扭捏,想要乘著八人大轎子才出場,真話永遠藏在心底,夾層放話影響輿論更是家常便飯。

但是這些行為也是選民最討厭的。國民黨現在面對的問題,不僅只是2020若是拿不下執政後,蔡英文的全力追殺,更深一層就是消失的兩岸話語權,國民黨早已失去主導兩岸對話的主動權,更不要提泡沫化的定海神針「九二共識」的名存實亡。

但是這些都是國民黨在馬英九執政八年所丟失的。

而丟失的原因無他,就是因為不願意據理力爭,當2008年擁有絕對優勢的時候,沒有好好地撥亂反正,想當全民愛戴的執政黨。放任台獨課綱不修改,服貿不據理力爭等,每次被抹黑攻擊不反擊,立院擁有絕對多數,卻都尸位素餐,各自為政。諸多原因的累積,讓國民黨丟失了政權、丟失了民心、丟失了兩岸對話者的這張王牌。

最後導致政黨輪替,以及接下來的四年追殺。

如果要用一個概念簡而言之,就是「失去核心價值」,而此次洪秀柱跳出來,就是象徵性地想要找回國民黨的核心價值。創黨先烈們為了人民的犧牲奉獻,年輕知識份子的拋頭顱灑熱血,而不是每個人都想著鞏固自身的政治利益,不願意為國家的長遠未來著想。

最後我想用洪秀柱臉書上的話,做一個總結,跟文思革長期以來的讀者們分享:

「我們要成為自己前進時的光芒,而不是坐等別人為我們在黑暗中點亮燭光;我們要積極迎向困難與挑戰,而不是人云亦云,放棄自己的道路。」

各位文思革的讀者、藍營的支持者們,我們要迎向困難與挑戰,為了即將消失殆盡的中華民國核心價值而奮鬥,團結一致,拉下民進黨與蔡英文,還給國家一個公平正義,為台灣的下一代,走出一條和平安全的康莊大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