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韓政變 (191):普通常識為何如此不普通?

陳真 2019.10. 31.

差不多25年前,也就是1994-1995年左右。有一天,途經某家郵局,看到十幾個像流氓那樣的人,開著一輛民進黨的宣傳車(我那時已經退黨),在某家郵局面前,把擴音器開到最大音量,高聲叫罵一些固定台詞,例如 “咱台灣郎、伊外省郎如何如何” 之類,一邊叫罵三字經,一邊丟雞蛋,郵局嚇得把整個鐵門拉下來,停止營業。帶頭者我認識,不但認識,而且曾經是負責整我的一個國民黨特務。但是,這混蛋搖身一變,居然變成民進黨戰將。

我在那個圈子許多年,對於這類選舉伎倆,向來非常反感,厭惡到極點。但是,這類講究衝撞抗爭、展現 “勇敢的台灣人精神” 之選舉伎倆向來卻十分有效。果然,這個由藍轉綠的國民黨特務,後來就代表民進黨,當選了中央民意代表。

民進黨這樣一種文化,歷久彌新,花樣層出不窮,至今依舊有效。比方說,時序進入九零年代,隨著政治開放,各種所謂社運早已全面變質,成為黨的附隨組織,變成一種個人政治權位的晉身階與敲門磚;執行方法類似,強調為國為民,強調所謂理想,然後抗爭,唱高調,包圍這個,包圍那個,然後知名度有了,就投入選舉或成為黨工,宣稱說是為了人民決定做出更大的犧牲奉獻,宣稱 “台灣不能輸”,捨我其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總之就是抓緊各種曝光機會,最好能成為政治或 “社運” 明星,然後就是權位在握,吃香喝辣,上下其手,雞犬昇天,一家都是董事長,一家都是民意代表,一家都是大官小官。然後呢,然後就是把所有過去自己所批評的一切醜陋行徑,全部變本加厲做一遍,或是把過去自己所要求的各種理想,以一種更惡劣更卑鄙的方式一一糟蹋一遍。為什麼呢?因為 “台灣不能輸”,因為萬惡的共匪隨時要傷害我們,因為台灣要獨立。

台灣的政治表面上好像很複雜,其實不然,就跟好萊塢電影一樣,演來演去全是套公式,什麼時候該哭該笑、該吶喊該抗爭,全有著一番固定套路。而且,吃喝路徑往往採師徒制,只要跟對了師父,很快就能輪到你當董事長,輪到你上台救國救民愛台灣。想不到,原來抗爭也能有錢賺。

底下這個視頻我曾經貼過:

這個美國人講得很對,香港那樣一種暴動,倘若發生在美國,肯定會使用 “幾萬倍以上的武力”,”射出幾千倍以上的子彈”,不知道要打死多少條人命。但是,異常溫和的港警,卻反而被世界主流媒體給抹黑成魔鬼惡警似的,甚至連 “反人道戰爭罪行” 的指控都有,非常荒唐。

在台灣,荒謬行徑更是青出於藍,只要是 “自己人”,隨便你怎麼搞都行,不但無罪,說不定還有錢賺,而且會把你宣傳成民主鬥士、民族英雄,培植成 “政治明星”,說你是 “社運領袖”。可是,如果抗議者是異己,那你最好就皮繃緊一點,人渣黨總是會想方設法整你。這就是台灣的所謂民主法治。

我並不是現在才明白這些無恥的政治套路,而是將近三十年前就明白了。明白它,其實一點都不難,畢竟它不是什麼不為外人所知的秘密陰謀,而是不斷就是公然一直都這麼幹的陽謀。人們之所以很難明白,也許是因為他其實根本不在乎。如果你真的在乎一個東西,你很快就能明白一切清清楚楚呈現在你眼前的每件事情。

這裏有一段視頻,強烈推薦,拜託花個十分鐘把它看完:

火鍋大王並沒有說出什麼特別或不可思議的事,事實上他講的全是普通常識,但卻顯得如此不普通而幾乎不為人所知。

在這視頻中,你可以看看比方說所謂老牌民主自由國家–英國,是怎麼個民主自由法,是如何壓制言論,是如何殘民以逞、是如何把其他族群當芻狗。另外可參見我寫的這篇:

https://bit.ly/2JBV5ms

理解這些常識有什麼難?需要什麼智商?人們之所以對於常識如此陌生或誤解之深,也許是因為他其實並不是真的在乎這一切。

==============
太陽花學運國賠案 14人獲賠逾百萬 警界喊不服

2019年10月31日

中國時報【王己由、陳鴻偉、林偉信、張穎齊、張理國╱台北報導】

5年多前太陽花學運期間,群眾占領行政院衍生324驅離案,前立委周倪安等29人前年提出國賠訴訟,要求台北市政府和台北市警局賠償838萬多元。台北地院審理後,法官認為警察帶警械執行驅離勤務合法,但造成民眾受傷,手段違反比例原則,昨判決北市警局賠償周倪安等14人111萬1570元;另15人國賠求償駁回。

警界喊不服,基層警嗆,下次請法官一起上街執勤。

多名法界人士則感嘆,太陽花學運浪費許多社會資源,成就特定的「政治明星」,如今國家又要為當年闖立法院的抗議者負擔精神慰撫金及醫藥費用,這樣的司法判決如何讓庶民信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