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12 月 2019

卡韓政變 (216):腦殘的病因是?

陳真 2019. 12. 31. 報載,台灣學生聯合會發起為期四天的線上模擬投票,近一萬兩千名名大學以及中學生上網投票,由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得到高達8成5的支持度,排名第一,其次為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支持度僅4.7%。不分區立委則由時代力量(26.86%)居冠,其次為民進黨(25.78%)、台灣基進黨(24.21%)、民眾黨(11.87%),國民黨則只得到2.9%支持。

各位看了,不知做何感想?很可悲吧。

不管是工作上或日常生活中,我每天大量接觸各行各業,數不清的韓粉,卻只遇過一兩位英粉。學姐在成大教書,經驗卻剛好相反:不管是學生或老師,整個校園完全一面倒地綠到爆。

不敢說看過全世界,但至少看過、聽過、讀過、去過、接觸過不少國家。我常說,即便是在劍橋那樣擁護體制、非常主流的「貴族」學校,相較於社會人士,學生 (或說年輕一代) 依舊比較有理想,比較不會被主流思維所欺瞞與左右。你看,英國的年輕人一面倒地支持英國工黨主席Jeremy Corbyn (柯賓)。

柯賓是誰呢?他就是英國的「韓國瑜」,飽受 CIA 及英國「人渣黨」的抹黑,明明是一個剛毅正直、清廉自持、身先士卒、幾十年來無私奉獻於政治與社運、能力一流的人才,卻被抹黑得臭不可聞。但是你看,他在年輕人之中依舊捲起千堆雪,擁有極高聲望。

為什麼會這樣呢?為什麼台灣卻剛好相反?不管怎麼改朝換代,台灣的年輕人或學生,卻永遠都是最為惡質齷齪的主流政治勢力的鐵血部隊;至於在良善的一方裏頭,你幾乎找不到一個年輕人。12月21日,我去參加高雄的挺韓遊行,幾萬人潮之中,年輕人幾乎十根手指頭就能數完。

相反地,根據媒體報導,同一天,罷韓隊伍路過當地的學校前面時,竟有大量國高中生衝到校園圍牆邊跟著吶喊口號,「罷韓」、「損韓」儼然成為年輕人之間的一種流行。韓國瑜就像一種汙穢、可鄙的流行笑柄,幾乎每個年輕人都看不起,而人渣黨及其尾巴黨無惡不作貪婪無度的人渣們,卻反而成為年輕人的偶像。

你要知道,黨外人士當年也是一樣。即便是圈內公認的「人格者」林義雄,當年依舊臭不可聞。林義雄曾在家書裏頭說:「凡是認識我林義雄的親友就知道,我林義雄不是青面獠牙」。這些事我已經寫過很多遍,之所以寫這麼多遍,無非就是因為感慨,為什麼我們的教育培養出來的年輕人是這樣一種素質?在島內政治或國際政治方面,幾乎就是腦殘的代名詞,彷彿就是一群非常躁動可怕的無腦生物,罕有例外。

西方社會當然也是透過洗腦、透過數不清的謊言來操控所謂輿論,但是,為什麼人家的年輕人卻相對於中老年人似乎更具有理想色彩、更能明辨善惡是非?為何台灣卻剛好相反?台灣年輕人永遠就是幾乎全部站在至惡的一方,充當打手,樂此不疲。

我常提起黨外八零年代的遊行示威狀況,隊伍每經過任何一所學校時,往往就會受到學生的集體攻擊或辱罵。每次只要一發生什麼事件,我一走進高醫教園,往往也會馬上面臨四周同學充滿敵意的眼神與對待及羞辱言辭,甚至肢體攻擊。真的是非常痛苦的七年大學生涯,正所謂「高醫七年,噩夢一場」。

但是,年輕人普遍腦殘的情況至今不但沒有絲毫改變,反而變得更惡質更全面更入骨更卑劣。惟一的改變就是旗子顏色換成綠色。我常問學姊:成大這麼大的一個校園,沒有一個腦袋正常的嗎?當然,我相信還是有的,只是鳳毛麟角那般稀少。

也許你會說,只要提供事實,年輕人就會覺醒,就會知道自己長年被人從小騙到大。但我不認為腦殘只是一種「事實性」的矇蔽。比方說,涉及兩兆五千億的風力發電,明明兩塊兩毛就可以買到的東西,人渣黨卻居然透過所謂「遴選」,付出五塊八的超高天價,一口氣就九千多億不見了,掉到某些人的口袋了。

這是一個基本事實,但是,年輕人絲毫不關心事關我們身家財產的兩兆五千億之荒唐濫用,卻忙著取笑、抹黑韓國瑜的什麼抱嬰兒的姿勢。

類似的例子千千萬萬,就比方說我寫的卡韓系列編號133,上千億的五鬼搬運手法;就比方說民進黨一堆民代聯手包庇的慶富弊案,兩百多億就這樣被偷走,結果大家居然都沒事…例子要說上一千個都有,但是年輕人卻完全不關心,而只關心主流媒體洗腦叫他們去關心的那些毫無意義、純屬虛構的抹黑內容,什麼韓國瑜睡到中午才起床之類,或是什麼韓國瑜愛喝酒、抱過女人什麼的。這不是腦殘,什麼是腦殘?

也就是說,這並非只是一種事實矇蔽的問題,更是涉及每個人自身認知能力與道德素質的問題。我知道,年輕一代聽到我這樣的評論肯定很不屑,但我所述卻是肺腑之言,而且我這些話從我16歲就開始寫,已經寫了幾乎快40年。

過去台灣每隔幾十年,就會發起一些屬於年輕人的自覺運動,但是每一次都無疾而終,也許原因不只是出在疾病本身,更是出在病識感。

疾病大多很容易治療,但有一種不是病的「病」卻很難治,那就是病識感。精神科臨床上常使用這個詞,因為我這一科的病人往往不知道自己生病,缺乏病識感。你說他有病要吃藥,他說醫生你才有病,藥留著你自己吃。

一個腦殘,當他有一天意識到自己是個腦殘時,那又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是震驚嗎?還是喜悅?或是感到挫折與悔恨?我真的覺得很納悶。

從年輕一代全面腦殘的狀況來判斷,你大概就可以預料台灣社會將會面臨一個什麼樣的未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