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韓政變 (218):民進黨讓我明白一件事

陳真 2019. 12. 31.

舊國民黨時代,貪污程度有點像小偷,物產豐收,但一些人手腳不乾淨,順手牽羊,撈點油水。民進黨卻不一樣,集體作案,互相掩護,個別分贓,不事生產,一窩都是賊,少有例外。

說他們是賊,他們應該會不高興,太小看他們了。與其說是賊,不如說是土匪,打家劫舍,整個台灣都是戰利品,大小通吃;一時吃不完,就叫卡車來載,牽親引戚,一起來搶。只要成功幹了一票,一幫政治匪徒幾代人吃不完。

吃,就是這個黨的惟一目標。憑藉的奪權手段就是控制媒體與教育。洗腦,抹黑,造謠,扭曲,渲染,不管是否選舉季節,照樣每天努力「工作」,抹黑、消滅異己,洗腦下一代,確保永久利益。

扁案發生後,很多人一定嚇一大跳!如此龐大的貪污金額,少說十幾億!前所未見。過去國民黨的貪污,大不了千萬,少有上億。大部份人一定會以為,扁案規模應該算是空前絕後了吧?想不到,民進黨重新執政後,貪瀆程度卻動輒百億千億;國家就是我家,國庫就是我家金庫,貪瀆規模恐怕是100個阿扁,而且數千隻肥貓佔據所有國家職位,酬庸,卡位,大撈油水,毫無一絲羞恥心。

在這一切卑鄙齷齪行徑中,民進黨讓我明白一件事,恰恰也是我們應該向他看齊與學習的,那就是鬥爭。鬥爭就是打仗,對方就是敵人,就如同警方和歹徒進行鬥爭那樣一種概念。它不是一個黨,而是一個無惡不作危害台灣社會極深的犯罪集團。這就是我一直想強調的一個基本觀念。

別跟我說什麼「見仁見智」或什麼「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這種自欺欺人的鬼話。台灣的政治生態哪是那樣一種樣貌?就連選舉也是完全在一種非法的狀態下進行。例如,以納稅人數十億的血汗錢收買媒體與網軍,每天造謠抹黑,無惡不作,毫無廉恥。

這就好像一個拳擊賽,如果有人用盡一切奧步,又是機關槍,又是手榴彈,又是下毒,而且一百個圍毆一個,這時候,你還會認同他是一名「選手」嗎?當然不是。他不是選手,他不應該在選手名單上,他不折不扣就是一名歹徒;他早就應該被繩之以法。我們之所以沒有把他抓起來,並不是因為我們不該做,而是力有未逮;我們鬥輸了,於是只能任人渣宰割。

民進黨在「鬥爭」這一點上,恰如其份地做了身為歹徒所應該做的事。歹徒怎麼可能會跟你客氣呢?他就是來撈錢、搶劫的,難道還會跟你講什麼大道理?他並不是凡事採用「兩套標準」,而是始終採取同一套,那就是不擇手段奪權與撈錢。

你看,人渣黨以及一大堆親綠文人走狗,滿口什麼民主自由人權與法治,滿口清廉愛鄉土,純粹就是做為一種騙術,一種攻擊異己的武器。一切所作所為,卻與自己每天掛在嘴巴上的所有理想或什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完完全全背道而馳。

也就是說,民進黨根本從來就沒有什麼「兩套標準」。他們始終就是一套。如果你期待騙子歹徒會以同樣的標準來檢驗自己,那你真的就太單純了。

人渣黨拼命要在今天 (12月31日) 通過一個與過去戒嚴令根本沒兩樣的什麼「反滲透法」,荒唐程度甚且變本加厲。但是,難道你會蠢到以為那些滿口民主自由與人權法治的親綠文人走狗們會起來反對這樣一種對於民主自由與人權法治的傷害?當然不會。

這很奇怪嗎?一點都不奇怪。為什麼呢?因為這些漂亮話本來就只是一種騙術,一種傷害敵人的武器。怎麼會有人期待騙子對他的話語當真?

如果連台灣政治這樣一種基本屬性都看不清,那意味著你事實上還是完全不了解台灣的政治,更不可能和這樣一個政治犯罪集團進行鬥爭。

人渣黨之所以急著要在十二月底前 (亦即今天) 通過反滲透法,短期目的就是要嚇阻台商返台支持韓國瑜;誰敢支持他,我就扣你紅帽子,查你水錶,找你麻煩,罰你巨款,甚至把你打入黑牢。

長期目的則是在美國主子的旨意下,進行法制化之箝制,進一步把台灣打造成反中基地;對內藉以製造動亂,對外則是充當美國打擊中國大陸的「人肉炸彈」。

上星期,去外面吃早餐,看到桌子上擺著人渣自由時報,以頭版喜孜孜地報導一群嫁來台灣的大陸配偶,一共十七人,一起跑到廈門玩。主辦這場旅遊的是一位長年為大陸配偶爭取權利的統促黨員,同時也是「中華婦女聯合會」成員及立委候選人。

結果,這個旅行團十幾人在進入台灣海關時,竟然統統被捕,說他們的團費太便宜,比正常團費便宜了幾千元云云,說懷疑背後有大陸官員出資,目的是要賄選與滲透,所以旅費才會這麼便宜。

鬼話講一堆。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整你、傷你。這就是鬥爭。藍營日後如果掌權,就是應該向人渣黨看齊,進行鬥爭,鏟除惡勢力,這才真正符合台灣政治現實的基本屬性。

我並不是說我們應該效法人渣黨採用抹黑造謠栽贓作假的手段來進行鬥爭,而是說:對付歹徒,根本不應該手軟,不要講什麼「愛與包容」這種荒唐蠢話。

包容是包容真正的異己,比方說包容真正意義上的台獨主張者,怎麼會是包容歹徒呢? 包容是包容各種不同的政治見解或主張,例如左、右或各種關於社會發展的主義傾向與立場,怎麼會是包容歹徒呢?包容是包容各種意識形態或公共政策,例如核電、同婚等等的正、反立場,怎麼會是包容歹徒呢?

民進黨及其一大堆下三濫的尾巴黨,跟台獨根本扯不上絲毫關係。所謂台獨,只是這群人渣的一個武器、商品以及騙取選票的言詞把戲。我們之所以痛恨這個黨及其走狗們,是因為他們無惡不作、貪婪腐敗的敗行劣跡,而不是因為他們的任何思想主張或立場。

事實上,這群人渣根本沒有任何真正意義上的政治主張或立場或關於社會發展的任何見解,一切都只是一種詐騙工具與鬥爭武器。就連要不要反核這樣一種具有高度客觀理性的議題都是完全說不準的。

只要是國民黨執政,這群人渣就瘋狂反核;誰敢不反核,誰就會被打成全民公敵。但是,只要是人渣黨自己掌權,反不反核就根本無所謂了。它媽的請問天底下有這樣一種核能政策嗎?它根本不是政策,而是一種詐騙工具與鬥爭武器。

你看,就連摩天輪這樣一個根本不應該有任何爭議的小小建設,也一樣完全說不準。自己掌權時,想蓋摩天輪,八字都還沒有一撇時,就大張旗鼓宣揚說這是多麼偉大的政績啊。

可是,當韓國瑜當上市長,人渣黨就拼命把摩天輪妖魔化,甚至連當初用來宣揚自己政績的摩天輪設計圖,居然也能一夕之間偷偷竄改,讓摩天輪從整個設計圖上消失。天底下會有這樣一種政策嗎?當然不可能。它根本不是政策,它只是政治詐騙集團的一種詐騙工具與鬥爭武器。

你看,至少二十幾年來,我們是不是一直都在罵同樣的事,一直都在不斷澄清成千上萬的抹黑造謠與歪曲渲染。如果你以一種正常人的角度來期許這個黨,你一定會覺得很荒唐,怎麼天底下會有這樣一個黨,居然沒有一句話可信,早上說東,下午喊西,完完全全說不準,完完全全不可信。

人渣黨自己去到大陸,就跟解放軍、中共高幹把酒言歡,哥倆好一對寶,你儂我儂好甜蜜。一回到台灣,馬上就到處扣人紅帽子。他媽的天底下居然有這樣一種黨!這不是一個黨,而是一種政治犯罪集團。

如果你認清這個政治幫派集團的犯罪屬性,你就不會覺得訝異。這就如同你絕不會對於一個詐騙集團所講的話之前後無法連貫感到訝異一樣,因為它就是一個詐騙集團啊,怎麼會有人期待騙子歹徒講出具有可信度的話語?

民進黨及其親綠文人走狗們,清楚地告訴我們一件事,這就是鬥爭。因此,別再說什麼停止政黨惡鬥這種傻話。哪來政黨惡鬥?國民黨和新黨幾時鬥過人渣黨?全是一味挨打不是嗎?我們要鼓吹的並不是政黨鬥爭,而是以鬥爭的精神,鏟除政治黑幫,把歹徒繩之以法。

我們需要做的,恰恰就是應該認清鬥爭的本質與基本事實,以合乎法治的方式,徹底消滅這樣一個毒瘤,該抓的抓,該關的關,該槍斃的槍斃。這才是捍衛一個良善法治社會應有的作為,而不是老講一些遠離現實真相的蠢話,什麼「愛與包容」,什麼「超越藍綠」。

有問題的豈是某種顏色?有問題的豈是某種政治主張?我們根本從來都不是在什麼統獨問題上有所衝突。台灣政治根本從來都不是在討論或爭執這些政治主張,而是一大群人渣,二十幾年來甘為敵人走狗,為美國殖民者充當台奸、漢奸,以眾人福祉為代價,為特定政治目的服務,藉以打擊對岸,不擇手段藉以謀取各種私人權位與暴利。

在中美鬥爭這個大架構上,這一切島內鬥爭,當然你也可以說是一種統獨之爭。問題是,在你把問題提昇到這個高度之前,事實上,光憑任何一個社會應有的基本是非與法治,就已足以充份解決人渣歹徒們為非作歹的問題;你只要切實執法,就足以消滅歹徒,而根本不需要說到什麼統獨。更何況,藍營也只有新黨是統派,國民黨則是機會主義者,而無兩岸立場。

至於統獨鬥爭,鬥爭對象是美國,而不是美國人養的狗,不是這些人渣。

再說,即便進入統獨鬥爭的國際層次,一般人之各自統獨傾向「本身」,事實上也不是一種打擊對象。該被打擊的是某種觸犯基本法治精神、傷害眾人的行為,而不是某種見解或思想。

就比方說如果有人反對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傾向資本主義,難道你就要因此把他繩之以法?異議本身是無害的,至少長期而言,利往往大於弊。該被打擊的是最低層次的違法行為,例如殺人、貪污、造謠、暴動、襲警、勾結外敵製造社會動亂等等等,而不是把異議者繩之以法。歹徒和異議者,基本上是兩回事,兩種人。我們要鬥爭要打倒的是歹徒,而非思想上的異己。

對於一個社會的長久良好發展,有個東西很重要,那就是我們應當保留一種思想與言論空間,讓少數異議存在著一種可能性;亦即有一天,也許透過說服與辯駁或選舉等等理性手段,而能成為多數一方的可能性。

結論是:不管韓國瑜選不選得上,都不妨礙我們認清這樣一種鬥爭本質:亦即我們應當窮盡一切合理合法的手段,把不管藍綠的人渣歹徒統統繩之以法,根本不應該客氣,該關就關,該槍斃就槍斃,千萬不要再講什麼「只興利不除弊」。

事實上,人渣黨及其一大票走狗,自始至終不就是這樣在對付一般人嗎?我們不應該像他們那樣惡質,但是,最基本的管控還是絕對必要的,不應該像香港那樣幾乎完全不設防,任由敵人掌控所有媒體及教材,製造動亂。

而我們一般「非從政者」所能做的,就是盡量曝露、闡揚這樣一群人渣歹徒的真實屬性,藉著文字、思想與選票,儘可能讓他們喪失為非作歹貪污惡搞的機會與空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