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政治人物撈錢的手段

台灣政治之腐敗貪婪與齷齪,一言難盡,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腦殘人士們一愣一愣的,而且還引以為榮。但你可別以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們真的在追求什麼民主。這些人精明得跟什麼似的,所謂民主自由與什麼碗糕台獨,只是一種撈錢奪權的手段。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在這島上,台獨人數幾乎是零

對我來說,其實根本沒有統獨問題,因為在這島上,台獨人數幾乎是零(我指的是真正獨立於任何國家之外的主權國家);所謂 『台獨』,只是美日殖民勢力的一種偽裝。這幾年,因為大權在握,連裝都懶得裝了,直接露出赤裸裸的美日走狗漢奸嘴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談分贓政治

分贓政治具有一種穩定幫派的巨大力量。你看,人渣黨遠遠比國民黨都還團結,但他並不是憑著某種理念而緊緊團結在一起,而是團結在私人利益之下,所謂雞犬昇天,雨露均霑,只要順從者皆能論功行賞。不服氣者請你告訴我,有多少過去稍微有一點點參與經驗的綠營支持者沒有得到各式各樣的名位與資源及各種好處?只要你夠乖,幾乎是統統有獎,而且牽親引戚,姑姑嫂嫂表哥弟媳三姨媽五叔公,大家都能分一杯羹。難道不就是這樣嗎?這一切 “家天下” 的作法,正是過去黨外所大力攻擊的,如今自己一旦掌權,卻爛得遠比過去舊國民黨時期還徹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美學與道德哲學的及時現場教學

看待政治,不過就是一種美學評價與道德判斷,其實看待任何人事物都一樣,看他或它在大大小小每一件事情上所透露出來的 “味道” 或心思,聞其言外之音,聽其弦外之意,而不是根據表面言行去判斷,畢竟人渣們通常都沒有前科 (比方說所謂時代力量與社民黨那些混蛋哪一個有前科?),而且往往還經常做 “好事”,充滿 “理想”。但是,美學與道德畢竟不是一種行為主義式的東西。事實上,那些最醜惡的人事物卻往往光鮮亮麗燦爛輝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統或獨?儘早公投決定

其實,不管你願不願意,這場統獨歹戲終究得有個盡頭;與其被迫終結,落個措手不及人仰馬翻,倒不如採取主動,來個不欺不瞞、各暢其言的真正公投,給這段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痛苦紛擾歲月做個了結,讓眾人各擇所愛,各尋其路,讓各方無辜者特別是下一代仍有長遠人生應有的寬廣出路,而不是永遠困在一個彷彿被詛咒、被藍綠政治歹徒與騙子們所集體綁架的巨大困境中,絲毫看不到希望。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夜診原音重現

“人應該單純,但不要愚蠢",我勸告那位護士小姐的這番話,其實並無貶意,亦非高高在上的指導,而是用20年家破人亡般的痛苦心血所換來的體悟。我相信有一天,這位小護士以及千千萬萬跟她類似的人,終究還是會變得成熟與世故,不再愚蠢。但很可悲的是,當一個人不再愚蠢時,往往也很難再保有單純的赤子熱血,大家學會了沉默,學會了明哲保身,學會了觀望,學會了利害分析。在我看來,這比單純的愚蠢更可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

明明同樣一件事,後果卻大不同。砍國父,砍蔣公,砍孔子,砍媽祖,統統無所謂,因為這些是中國毒素,盡量砍沒關係,不但無罪,而且吹捧抬舉為民主自由正義之舉。可是,一砍到日本人,x它媽的卻好像砍到他阿公似的,如喪考妣,居然成立什麼專案小組,全力緝凶,限時破案,我還以為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斷頭凶殺案。

若要說什麼公民不服從,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因為他明知道在這個由美日漢奸走狗掌權的鬼島上,砍日本鬼子銅像是犯大忌、會付出代價的,但他依然為之而不閃躲其後果。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從 FACT AND REALITY 談起

FACT AND REALITY

洪秀柱已經否認這個事情,並無所謂什麼「秒刪臉友」的切割行為。我沒有臉書,不知道所謂「刪好友」指的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底下「民視」這個報導的目的似乎就是企圖要呈現藍營的人趕緊切割以求自保的意思。我看也許真是這樣,我對藍營許多人的志氣節操其實沒啥信心,不過對於洪秀柱,基本上信心還是有的。

在台灣,媒體消息十之八九都是自己瞎掰、加油添醋,道聽途說,信口開河,往往講得跟真的一樣,栩栩如生,宛若親眼目睹,彷彿他自己就是兇手似的,甚至無中生有或惡意栽贓 (自由人渣報的專長)。你很難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或社會找到瞎掰率這麼高、可信度如此低的媒體現象;之所以如此,恐怕是跟台灣三天兩頭就在搞選舉有關。台灣的所謂「民主」選舉,主要勝選方法之一就是造謠抹黑,從陳菊到謝長廷到柯文哲…等等等,他們的當選,全都是使用這個方法,無往不利。

這樣一種「幾乎每天都在搞惡質選舉」的政治文化,造成了媒體的徹底腐敗,並且視腐敗為常態,把造謠抹黑當成一種「言論自由」。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談愛台急先鋒們的嘴臉

凡是名字後面有個啥咪的,比方說賴啥咪、段啥咪、吳啥咪、范啥咪等等等,就是所謂 「新潮流」或與其性質類似者,往往很會講話,滿口理想、理念,形象「清新」。

建議大家不妨先看一下這些愛台急先鋒「勇敢」「為民喉舌」的嘴臉:

我之所以稱其為「啥咪」,並不是因為怕被暗算或被告,而是因為我實在不願意做賤自己去批評這樣一些絲毫不值得批評、沒出息的人,除非是不得已得拿來當成一種「例子」,畢竟講抽象原則或概括性陳述往往難以理解,許多時候,你還是得直接看看實例比較快,你也許就比較能理解這樣那樣的一些人或一些事究竟大概是什麼樣的一種狀況或德性。

上面這位段啥咪,聽說還是新潮流的什麼「總召集人」。當然,這些都算是徒孫輩了;恐怖時期不見人影,太平時期才跑出來喊革命的那一類愛台急先鋒。而且,隨著黨的勢力坐大,革命愛台之聲也就越喊越「勇猛」;什麼事都不用做,就只需不定期發表各種荒腔走板囂張跋扈的愛台反中言論就夠享受好幾輩子不愁吃穿了。我敢說,天底下絕對找不到這麼輕鬆寫意而且又能年收千百萬的工作。我真不知道納稅人每年至少花一千萬養這樣一些吃飽閒閒整天講些毫無營養的鳥話的鳥人型立委,究竟有何意義可言。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從「六四」談起那些被扭曲的歷史

「六四」 中,打死軍警的事,台灣當年也有大量報導,但說法是「人民英勇抗暴」,不過,台灣媒體倒是從來沒說竟然打死這麼多軍人。至於那個擋坦克車的鏡頭,更是傳為人民英勇抗暴的影像經典。事實上,要是軍警沒有節制,哪會被打死這麼多人?更不可能連開個坦克車都會打輸一小撮沒有正式武裝的民眾,連坦克車都被人佔領,拿來當玩具把玩,天底下有這樣一種「屠殺」嗎?

當然,影像本身是不會說話的。因為你無從判斷官方是否事實上也樂於見到某種暴亂的產生及影像流傳,藉以合理化某種鎮壓的正當性。

台灣的美麗島事件中也有許多被所謂「暴民」打傷的軍警血腥影像,比方說其中有一位警察,滿口牙齒被「暴民」用狼牙棒給打掉,鮮血直流,痛苦不堪。但是幾年後,真相浮現,這些所謂暴民確實是暴民沒錯,但主要都是國民黨找來的,自導自演,另外有一些則是先鎮後暴,故意先用鎮暴部隊把你打得稀巴爛,逼你動手反擊,然後媒體就拍下「暴民行凶」的畫面,引來全台人民的譴責。

我當然不是說六四的軍警被殺也是自導自演。我相信不是,但也只是「相信」,而非「知道」,畢竟真相如何還是得需要更多時間與證據。共產黨對六四諱莫如深,也許顧慮的並不是外界反應,畢竟來自西方社會的抹黑與攻擊那麼多年也都熬過來了;最主要的顧慮應該是那些當年牽涉其中但還活著的領導及其相關政治勢力。因為,一旦檢討起六四,必有褒貶評價之舉,必有歸責之一方,萬一不服氣怎麼辦?總之屆時權鬥難免。為求安定起見,能先不談就不談。

重點是,你不談,外界還是大談特談,而且談論往往非關理性與事實,而是全懷著政治惡意動機的抹黑式談法。在這樣一種近乎一面倒的不對稱評價中,共產黨恐怕只會吃下一些啞巴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談「卑劣的行徑」

如今,民進黨才執政兩星期,竟然馬上改口說台灣會有缺電問題,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要重啟風險疑慮最高的核一廠一號機。我在想,林義雄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當蔡小姐在選舉前保證民進黨執政既不需要核能,同時也保證不會缺電時,台電還發出聲明表示:「這怎麼保證?再生能源的不確定性太高,不可能靠這個保證不缺電。眼前狀況是核一廠 2017 及 2018 年兩部機組就要除役,瞬間少掉 4% 電力。如果核一到核三延役問題不討論,地方政府禁燒生煤問題不化解,那麼,今年 7 月 2 日指考當天備轉容量率降到 1.9% 的瀕臨限電危機,就會再發生。」

結果,台電的這番如實聲明,遭到民進黨攻擊說是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這個黨,整天動不動就是講「咱勇敢的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那套族群煽動說詞。而且,所謂反核團體還因此控告台電發言人,說他造謠,以刑法罪名控告他「偽造文書」,還說台電「若膽敢再說缺電,每說一次,我們就控告一次。」至於一些所謂反核人士更是離譜到爆,完全就是以一種信口開河隨口撒謊造謠的方式在「反核」,比方說有一位旅日「作家」(我不確定是不是作家),竟然說,即便是在最炎熱的夏天用電最尖峰,台灣的備載容量還有 23~28%!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我們多自由跟卸任的馬英九總統

第二個想說的是我所仰慕的馬英九。我仰慕的國內外政治領袖不多,當代或近代人物中,甘地不算的話,金大中應該排名第一,馬英九亦名列前矛;善良,溫和,理性,正直,文明,能力好,知識豐富,聰慧,行事嚴謹,守法,清廉,幽默,生活單純,無私,勤奮,踏實,平實,低調,樸素,平易近人等等等。除了守法守得有點守過頭以及尊重體制尊重得好像腦袋有點硬硬的不轉彎之外,我找不到他的任何缺點。在台灣這樣的社會中,居然會出現這樣良善正直的政治人物,我只能說是一種特例。

當然,我知道我這樣講恐怕又要惹禍,這島上沒有幾個人會認同我講的,而這恰恰也就是我要說的問題癥結所在,就如同我三十年前闖禍的那本講義中所引用的那段話:主流媒體總是煽動我們去懷恨那些一心善待我們、為我們付出代價的人,卻同時操弄我們去崇拜那些藉著傷害社會大眾利益來謀取私利的人。馬英九恰恰就是這段話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一個極其罕見的良善優秀正直清廉的政治人物,竟然就這樣硬是被「白白布染到黑」,硬是醜化抹黑造謠羞辱得簡直臭不可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玩民主

國民黨如果會搞民粹,我馬上買一串鞭炮來放!普天同慶,天佑台灣!既然我們要玩民主遊戲,其實民主不就是一種民粹嗎?我不相信有什麼「理性的民意」 VS. 「不理性的民意」的區別。所有民意基本上就是一種被塑造的非理性結果。也許這不一定是一種 「必然」,但你恐怕也很難在現實世界找出反例。我很難想像有一種民意是能夠超越於、並且領導或足以改變既定社經權力結構的。

國民黨的問題就是它太不民粹、太不民主了,它總是想當一個(自以為)理性、(自以為)善意的指導者,但群眾所需要的卻是群眾語言,一種非關理性的認知與情緒。這於是註定了國民黨越是改革就越會趨於滅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造勢與民意

我常刪一些綠色生物的留言,始終感到很不解,為什麼這島上綠油油的人那麼多,卻從未見過一個稍微會講點道理的人?真是從沒見過。抹黑謾罵造謠的就不說了,水平好一點的,好像永遠也都只是使用各種修辭 (而非議論),藉以宣示 “我方神聖立場”,或是表達態度(例如表達對你的不屑),或是表達某種唯心式的道德誡命 (例如你應該愛台灣國、愛什麼鄉土之類),或是自以為很理性很正義地講一些難以想像的蠢話,好像連一點點道理也講不出來似的。

之所以會有這樣一種極度拙於說理、甚至直接以抹黑造謠取代議論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跟台灣幾乎無時無刻都在選舉有關,因為選舉玩的就全是這一套,絲毫不講究以理服人(台灣人哪會在乎什麼道理或政見),而是著重在「造我勢、損敵勢」;彷彿只要想辦法製造出一種「聲勢」,創造出一種「印象」,然後我方就勝利了似的。於是你看,這樣一些長久以來被選舉洗禮長大的人,他永遠只會寫上幾句零零星星星的傻話,無非就是損你,笑你,罵你,抹黑你,或是通常都是乾脆直接造謠。

比方說,他要打擊服貿,他根本完全不會跟你談什麼服貿條文,直接造謠就行了。比方說,自由人渣報說服貿只要一通過,台灣將有四、五百萬人會失業。另外還有一說是:服貿只要一通過,至少一千萬個骯髒邪惡的大陸人就會合法登陸台灣,取得選舉權,藉著人海戰術,往後將贏得台灣每一場選舉。比方說,民進黨要打擊ECFA,他就說,這下完蛋了,我們美麗乾淨的公園與街道將到處會被骯髒沒水準的陸客給拉屎拉尿,甚至還喊出爆紅的順口溜,說只要ECFA一通過,台灣女人將嫁不到老公,台灣男人將統統失業,至於我們的小孩,個個將會被下放黑龍江勞動改造等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納悶台灣的選民

政客是不值得點名批判的。我之所以不惜做賤自己講這些,只是因為實在很納悶,台灣人為什麼修養這麼好?居然可以容忍這樣一種低能無品的草包政客繼續糟蹋公眾權益,繼續囂張跋扈地胡作非為?難道我們處在一種民國初年的地方軍閥割據時代?

我更納悶的是,台灣人難道在選前一點都看不出來這樣一個人之全然不適任且不可信任?我最納悶的是,是不是往後選舉,只要操弄同樣的卑劣手法,照樣還是可以高票當選,照樣變成全民膜拜的神?難道痛苦歷史只能一再重演,難道人們永遠都無法從中學到教訓,徹底摒除唾棄一切卑劣手段?讓政治至少乾淨一點,至少有點是非善惡的基本準則與人性,不應該總是好話說盡壞事做絕,不應該總是忠奸易位黑白顛倒。

如果我們不在乎手段的善惡,最後付出重大代價的,絕不會是翻雲覆雨從中漁利的政客們,而是你我一般人以及下一代。這些極其簡單的道理,講了幾萬次,講到我都很不好意思再講了。你不要以為好像政壇上這樣胡作非為或跟著起鬨當幫凶當無恥政客的走狗好像很好玩很刺激,你其實只是在玩你自己,玩爛你所生存的社會,玩掉你自己往後應有的美好生活環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善惡

過去國民黨最擅長的就是透過主流媒體洗腦,操弄學生,煽動民粹,造謠抹黑,講一套做一套,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沒想到,綠出於藍,民進黨及其各界同路人,幹起這一套抹黑造謠洗腦煽動民粹的把戲,更加生動熟練,簡直就是深入人心。

民進黨剛創黨時,充滿理想,人民卻唾棄之;當它以光速般的速度腐爛,開始向國民黨看齊時,人民對它的支持度卻迅速飆升。特別是當許多舊國民黨時期最為惡質腐敗的、以李登輝為首的地方黑道與金權勢力 (例如過去幫國民黨打前鋒攻擊黨外不遺餘力、幫國民黨買票作票的自由時報老闆林榮三,被林義雄告上法庭,甚至林義雄還把這些齷齪的賄選過程與司法陰暗掩護,寫成兩本描述舊國民黨之腐敗的書,一本叫「虎落平陽」,一本叫「古坑夜談:雨傘下的選舉」) 隨著所謂本土化,隨著廉價群眾語言的崛起,紛紛由藍轉綠,改掛綠旗,甚至成為「台灣之父」,成為綠營的神,更加變本加厲地胡作非為。

過去與現在,島內政治的操弄抹黑與貪婪勾結本質並沒有什麼改變,誰在這一點上佔了優勢,誰就勝出。就連馬英九那樣一個找不到任何污點、非常難以抹黑的公眾人物,一個在人品與能力都屬一流而且乾淨得近乎道德潔癖的好人,依然可以被抹黑成無能貪婪惡棍,更不用說根本不可能有機會替自己辯護的一般人了。在這島上,誰敢違逆主流,誰就會被妖魔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對於大陸人的仇恨與蔑視

對岸對於台灣的這些觀察完全正確,而且描述得相當溫和委婉,實際上,綠色生物及台灣一片綠油油的所謂媒體,每天之處心積慮煽動對於大陸人 (在台灣不許講大陸人,而必須說 “他們中國人” 或 “死阿陸”) 的仇恨與蔑視,完全到達一種若在正常國家肯定會被繩之以法的瘋狂地步。你們在島外,我在島內,面對這樣一種無孔不入、無日無之的無恥卑劣行徑,我的感受理 應比你們深刻許多,而且更加恨之入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赦免阿扁

大赦也好,特赦也罷,我主張赦免阿扁所有罪行。這件事特別應該由馬英九來做。
我知道我講這個,很多人聽了會不爽,特別是藍營這邊的人。但這種事沒個必然對錯,我只是說我心裏的感受與主張。即便你不認同,你也很難扣我帽子,因為我大概是全台灣第一個公開指出阿扁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之惡劣及不可信任。早在1990年代初期,我就給他取了個「天下第一號大壞蛋」的綽號,可是,他的美名與聲望卻逐日攀升,終至來到顛峰,2000年當上總統,一度支持度高達八成,成為台灣之子,台灣之光,無數台灣人的偶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感受

正常人看到這樣的事,肯定也會覺得痛苦。在這一點上,絕大多數人總算來到一個共同的心理基礎上。平常有些事,難以言說,因為你的世界同我的世界長得不一樣,甚至截然相反,你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也因此,你無從知道、遑論體會我所要說的一切。但在這樣一個共同心理基礎上,你有沒有可能,或者說,你願不願意透過想像,想像一下我想說卻說不上來的那一切?你有沒有辦法想像,類似像這樣的女童遭遇,假若不是一個,而是千千萬萬個,假若不是偶發,而是無日無之、肆無忌憚地隨時發生且任意為之?你有沒有辦法想像,當你清楚地知道這一切,並且就在你眼前不斷地發生時,那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背後那些假設

我常舉個例,假若哪天你被誰給拉住手臂,攔住去路,你手一推,想把對方推開,企圖掙脫,並且一邊推一邊尖叫說:「叢啥小,閃啦,不要拉啦!」旁人看到了,毫無疑問你是在吶喊自由,但是,如果因此說你是個自由主義者,那就真的是想太多了。

在英國十年,從來沒有一個西方人問我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染黑?在台灣,一個月平均大約會有15至30個人會問我這個問題: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去染?我總是啞口無言。這在我聽起來就好像問一個人為什麼不去當和尚,為什麼不出來選美一樣難以回答。我沒事幹嘛一定要去當和尚呢?

為什麼不染髮?問久了,為了娛樂大眾,我就瞎掰一些自嘲的笑話,把自己說成老公公,讓人們進一步感到開心。我發現,亞洲人,特別是台灣人,特別喜歡在外表上著墨。但我在此要說的是一種「知識論上的不對等」(這個嚇人的名詞是我自己瞎掰的),簡單說就是問題的兩端其實原本應該是對等的,為什麼要當和尚,以及為什麼不去當和尚,這兩個問題的「命題地位」或「知識論地位」應該是一樣的,就如同為什麼要染髮,以及為什麼不去染髮,兩者地位一樣。但是,因為某種偏見或某種因素,使得問題的形成往另一頭傾斜,在一種原本平凡無平的事物中,硬是畫出一條常態與異樣或變態的區隔。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