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談赦免阿扁

大赦也好,特赦也罷,我主張赦免阿扁所有罪行。這件事特別應該由馬英九來做。
我知道我講這個,很多人聽了會不爽,特別是藍營這邊的人。但這種事沒個必然對錯,我只是說我心裏的感受與主張。即便你不認同,你也很難扣我帽子,因為我大概是全台灣第一個公開指出阿扁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之惡劣及不可信任。早在1990年代初期,我就給他取了個「天下第一號大壞蛋」的綽號,可是,他的美名與聲望卻逐日攀升,終至來到顛峰,2000年當上總統,一度支持度高達八成,成為台灣之子,台灣之光,無數台灣人的偶像。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感受

正常人看到這樣的事,肯定也會覺得痛苦。在這一點上,絕大多數人總算來到一個共同的心理基礎上。平常有些事,難以言說,因為你的世界同我的世界長得不一樣,甚至截然相反,你看不到我所看到的,也因此,你無從知道、遑論體會我所要說的一切。但在這樣一個共同心理基礎上,你有沒有可能,或者說,你願不願意透過想像,想像一下我想說卻說不上來的那一切?你有沒有辦法想像,類似像這樣的女童遭遇,假若不是一個,而是千千萬萬個,假若不是偶發,而是無日無之、肆無忌憚地隨時發生且任意為之?你有沒有辦法想像,當你清楚地知道這一切,並且就在你眼前不斷地發生時,那將會是一種什麼樣的心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背後那些假設

我常舉個例,假若哪天你被誰給拉住手臂,攔住去路,你手一推,想把對方推開,企圖掙脫,並且一邊推一邊尖叫說:「叢啥小,閃啦,不要拉啦!」旁人看到了,毫無疑問你是在吶喊自由,但是,如果因此說你是個自由主義者,那就真的是想太多了。

在英國十年,從來沒有一個西方人問我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染黑?在台灣,一個月平均大約會有15至30個人會問我這個問題:為什麼白頭髮?為什麼不去染?我總是啞口無言。這在我聽起來就好像問一個人為什麼不去當和尚,為什麼不出來選美一樣難以回答。我沒事幹嘛一定要去當和尚呢?

為什麼不染髮?問久了,為了娛樂大眾,我就瞎掰一些自嘲的笑話,把自己說成老公公,讓人們進一步感到開心。我發現,亞洲人,特別是台灣人,特別喜歡在外表上著墨。但我在此要說的是一種「知識論上的不對等」(這個嚇人的名詞是我自己瞎掰的),簡單說就是問題的兩端其實原本應該是對等的,為什麼要當和尚,以及為什麼不去當和尚,這兩個問題的「命題地位」或「知識論地位」應該是一樣的,就如同為什麼要染髮,以及為什麼不去染髮,兩者地位一樣。但是,因為某種偏見或某種因素,使得問題的形成往另一頭傾斜,在一種原本平凡無平的事物中,硬是畫出一條常態與異樣或變態的區隔。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看台灣的新聞

歐巴馬訪問古巴。BBC 在台灣時間今天凌晨兩點多現場直播古美兩國總統的聯合記者會,前後一個多小時,看完都已經快凌晨四點了。

古美兩國去年建交以來,各方自然有各種評論。依我看,對付主要敵人–“中國”,顯然才是美國的主要核心考量之一。美國與伊朗關係的所謂 “解凍”,基本上我也是這樣看的。此地的所謂和平進展,也許就只是為彼地的衝突與戰爭做好準備。但我不是要講這些,而只是要說台灣媒體的低能真是令人難以想像。

看完BBC的記者會現場轉播之後,我轉到台灣的各大電視台,看看台灣方面有沒有相關報導,結果找到一個什麼 “寰宇新聞台”,談到古美建交,談論的焦點竟然是什麼古巴人的天生熱情浪漫,還說讓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古巴隨處可見的帥哥美女充滿拉丁風情的熱舞,在古巴大街上就能隨時隨地扭腰擺臀,然後畫面上就出現一些甩哥辣妹迅速搖擺的美臀特寫。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國民黨的淪落

老實說,在權勢上,國民黨想打敗民進黨是不可能的,除非,除非…除非他開始學習「民進黨化」,就如同當年民進黨青出於藍、努力向國民黨看齊一般,開始學習如何掌控媒體,進行煽動、洗腦、造謠、抹黑、抗爭等等等,進行無日無之的攻擊與鬥爭,同時也加強對我方人員之造神與美化;並以愛台灣為藉口,無時無刻就只做一件事就好,那就是捍衛台灣主權!抵制一切對台灣有利的政策與作為!努力把國家搞爛,讓社會發展停擺,並且盡一切力量從事各種無法無天的官商勾結與利益輸送,盡一切力量中飽私囊和黨庫,並以國家資源為餌,賣官鬻爵,利誘或威脅各方勢力,乃至干預司法,廢棄各種典章法制,使之成為一黨或一、二人意志之呈現,順我者昌逆我者亡,進一步鞏固黨的力量與權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回應幾則留言

許多言論,必須制止就是必須制止。當然不是用武力強迫封口,而是說,在一個文明社會裏,許多荒唐可惡的無恥言論是被法律或眾人理應具有的基本道德意識所禁止的。例如,鼓吹仇視或鄙視特定族群。

比方說,去年夏天,英國倫敦大學一位地位極高的皇家院士,同時也是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叫做Tim Hunt,他只不過講了一句玩笑話說,”在實驗室裏,跟女生當同事很麻煩”。上下文的意思好像是說,女生比較容易會有一些感情上的轉移或投射。結果,幾天後馬上被轟下台。

但在台灣卻每天比這個不知道嚴重幾百萬倍的無恥言論天天都是,整個自由時報可以說就是這樣一個族群仇恨與醜化的宣傳機器;網路上更不用說了,誰敢對大陸稍微表示一點友善就會遭到各種完全沒有分寸甚至沒有人性的惡毒攻擊與醜化或造謠,億萬倍於黃安之所為,但大家卻不但無所謂,反而肯定這樣一種極度瘋狂病態的惡劣行為。至於什麼 “支那賤畜”、”死阿陸” 等等,幾乎就是綠色生物的日常慣用語。

這樣一些荒唐可恨的無恥作為,在這個綠油油的島上,不但不會受到任何來自法律或來自專業社群內部的嚴懲,反而會變成英雄,變成明星,變成戰神。

如果這麼荒唐的現象,長久以來瀰漫整個島上,居然都不會引起各位的憤怒,我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了,只能說很可悲,這個島沒救了,它始終是各方人渣的戰利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虛榮

虛榮看不見,但你輕易就能聞到它的氣味。比起西方人或西方學生,除了智能不如人以及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之外,台灣人或台灣學生還有個很明顯的特質就是極度虛榮。也許是因為過度自卑吧,所謂廟小妖風大,水淺王八多,在這島上,總是四處瀰漫著一股非常濃厚的虛榮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切莫得罪小人

所謂寧可得罪君子,切莫得罪小人。有些人與事,我敢批評,因為我相信對方終究還相信一點善,終究還是個君子,只是也許腦袋有點進水而已。但是,那些我所確信是小人的,我真的不敢不敬;你光是思想不夠綠不夠正確都已經飽藏禍患臨身了,哪還敢對意氣風發的小人們不敬。

各位可能看得有點一頭霧水,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但我也只能說這樣,沒敢說得更精確了。這個病態社會,長年以來,捧出一些人渣等級的垃圾,造神,畫光環,抬舉其一言一行。若要說得更仔細一些,比方說一些年輕的或中年的所謂理想家,所謂社運人士,所謂作家,所謂名xx或親x的xx等等等便是。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談道德

我大約看了修亮提供的這個連結:

與蓄奴者切割 哈佛法學院廢除院徽

我的想法可能跟各位不太一樣,但我若要把話講清楚,恐怕得寫上一本教科書。千頭萬緒,大約也只能簡單這樣講:

首先講到「道德」二字,英文叫 morality。英文沒問題,但我不太喜歡使用中文「道德」一詞,也許因為華人社會往往滿口仁義道德,一肚子圈圈叉叉,所以道德一詞在中文裏頭似乎隱含著一種貶意。但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辭彙,所以姑且也只能道德一番。

我發現,道德有好多敵人,比方說缺乏一致性、工具化、原則化、行為主義式等等等等等。我不知道別人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鄙視綠色生物,對我而言,我之厭惡乃至痛恨,與任何政治立場或主張一點關係都沒有,一個人想統或獨或想左或右,我都沒意見。讓我鄙夷厭惡的純粹就是因為敗德。綠油油生物之敗德,罄竹難書,但我懷疑有多少人是因為這樣一種原因而唾棄這些混蛋人渣。

比方說不一致。道德之所以成為道德,它總得有些所謂概念本質,比方說它應該具有一種概念上的一致性。例如,如果別人到大陸念書、到大陸經商就是台奸,就是賣台,那你自己為什麼就可以?比方說,台南有位綠油油的女立委 (我實在很不屑而非不敢提起這些不值得一提的人的名字),她老公就是拿大陸學歷。別人問她說,為什麼別人去念書就是不忠不義,妳老公去念書就是仁義道德?她回答說,她老公去念書是為了了解敵人,換言之就是為了愛台灣。這就是一種不一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談一窩蜂、媒體與時間

在台灣,很多事是全民運動,很難批評;略有不敬,便會得罪一堆人。越是文化落後地區,這種義和團心理似乎就越顯著。小至布袋戲、漫畫、流行歌、整天甩哥正妹、整天爆奶爆紅爆夯等三爆文化不能批評,大至連 「台灣」 或那個綠油油的黨及其一堆尾巴團體,甚至也成為一種 「不許不敬」 的對象。

涉及特定族群的,理當尊重,不應褻瀆,畢竟那是特定一群人;至於其它,看你要怎麼辱它、笑它、貶它,全是你的基本自由。重點是,在這講究人多就是真理、集體性格十分強烈的島上,你敢不敢、或有沒有可能讓你行使這項基本自由?事實上,就連明明是一些爛到難以想像的低能低俗大爛片,你都沒法大方、安全地批評,因為它賣座,觀眾多,人多就是真理;而且,一旦影片帶有某種所謂台灣意識,更是成為一種絕對 「不許不敬」 的神聖標的。

現在要講的,倒不是有關自由,而是有關批評本身。現在要講的,只是一個其實連三歲小孩也能懂的道理,但卻似乎總是被扭曲,因此常得再三重申,以免得罪眾人或傷感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黃安返台就醫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稱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他應該檢舉的不是與政治無多大關係的藝人,而是那些遍佈綠營、說一套做一套、整天鼓吹族群仇恨藉以謀取私利、嘴巴喊反中喊台獨,但卻私下勤走兩岸大搞政商關係、大賺人民幣的政客及其一大票同路人。

黃安的行為,在道德意義上,固然不足取,但比起像這位施醫生這樣一種一窩蜂打落水狗的行徑,卻要高尚許多。

至於黃安,哪一點稱得上如施醫生所指控的什麼 「殘害台灣人不遺餘力的抓耙子」?假若黃安是「反統剋星」,他恐怕就會被捧成台灣英雄、台灣之光。x它媽的天底下有這種道理?這像個文明社會嗎?你可以反統,別人不能反獨?一反台獨就是「殘害台灣人」?媽的實在可恥透了頂。

這樣一種誅心式的法西斯攻擊更不應該出自一個醫生的嘴裡,因為病人就是病人,藍的是病人,綠的也是病人,都是一條命,更不應該在一個人重病垂危之際,竟然去對一個個人做這樣一種惡毒的攻擊。

二十幾年來,在這島上,對於綠營稍有不敬,便會立即招來無數的攻擊抹黑羞辱造謠與迫害,無日無之,全然瘋狂地為所欲為,這樣一種強欺弱、眾暴寡的法西斯心態,誰成為主流誰便一窩蜂囂張行事的行徑,才是真正可恥,半個多世紀來卻始終是台灣的一個基本現象,甚至不斷變本加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政治上的判斷力

國父把人在政治上的判斷力分成三等:先知先覺,後知後覺,不知不覺。我應該屬於後知後覺。在事情發生之後,慢慢地才恍然大悟。

例如所謂911,事後多年,慢慢地我才約略明白911若非自導自演,至少也是美國所事先知情、甚至渴望發生、並且給予促成的。可是,在那當下,同情都來不及,誰會去懷疑這一切攏是假?

例如,跟那麼多所謂黨外同志相處那麼多年之後,我才逐漸看清這些人的各種不同嘴臉,豺狼環伺,而我卻看不出來,直到一切如此不堪聞問之後,我才清醒;原來,個人的權力與暴利等等,才是他們的關切重點,至於各種所謂理想或什麼普世價值,在他們眼裏根本不值一個屁,只是一種幌子,一種攻擊武器,一種騙取選票的工具。就如同二十幾年前我也曾經以為美國是個愛好民主自由與人權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越描越黑

有個老員外娶媳婦請客,等半天,客人只來了一半。員外嘴裏咕噥著:”怎麼搞的,該來的貴賓現在還不來!” 圍桌磕瓜子等上菜、等得快要低血糖發作的賓客們一聽,心想:”媽的,意思是說我是不該來的遊民散客嗎?” 一氣之下,走了一些人。

員外一看有人走了,心一急,脫口而出說:”唉呀,該來的不來,這下連不該走的也走了!” 原本繼續堅守餐桌的客人一聽,心想:”媽咧個逼,意思是說應該走的是我嗎?” 於是又走掉三分之一。

員外這下心裏更急了,在後頭追著客人說:”喂喂喂,別走啊,誤會啊,我不是在說你們啊”。這一說,慘了,原本死守餐桌堅持等上菜的最後三分之一也凍未條了,不是說他們,那就是在說我們囉,於是全都翻桌離去,留下空蕩蕩的一場宴會。

有些時候,我的處境就跟這位老員外差不多,不管怎麼講都講不周全,越描越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說故事

身邊有人常懷疑我轉述世界名著的真實性。真的是那樣嗎?人家世界文學大師會那樣低級地寫東西嗎?”等待果陀” 何等名著,會出現什麼 “自己講笑話自己笑到尿褲子” 的情節嗎?

基本上,我的轉述應該都是真的,但你知道,轉述這東西就跟翻譯詩一樣,難免加油添醋;有時是故意瞎掰,例如我敢保證等待果陀裏絕對沒有 “口吃患者買汽水” 的笑話;有時則是記憶難免有誤,畢竟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幾乎不再閱讀這些所謂 “閒書”,而全在學術書堆裏打滾了。這些閒書,大部份是在國中和國小階段讀的,另一部份是在念大學時。直到最近一兩年,因為每周甚至每天大量時間都在等車、坐車,零碎時間很多,才有一點機會重新複習這些閒書。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各層面的關係

說,大家都會說;光是說,或是說個不停,有意義嗎?意義難道不是來自 “做”?你與其講一千萬句,不如去做一下下。這意思當然不是指的一種行為主義上的意涵,並不是說你得拋頭顱灑熱血或實際投入政治才有資格談政治,而是說,政治是一種無所不在的東西,你不可能有一秒鐘脫離它,因此,你勢必得面對這樣一種像空氣一般分分秒秒環繞你四周的東西,這時候,你是什麼樣的人,自然就決定了你會如何面對這樣一團無所不在的空氣。你說這空氣是政治也好,說它是一種現實世界也罷,總歸你得決定讓自己在這樣一種世界中,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然後你的話語自然就會取得它應有的意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醫師寫下的20件事

所謂《長老教會》,就在上星期二 (1/19),由長老教會總會總委會發給全體教會一道 |指令|,文件名稱叫 「對2016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的信息」。該文引經據典,其實不外就是要說:現在民進黨掌權了,大家務必要聽話,要乖,要順從。為什麼呢?這群綠油油的神棍說,因為《羅馬書》第13章第1節裏頭說道:「人人都應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因為權力的存在是上帝所准許的;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換句話說,民進黨是上帝所揀選,他的權力是上帝所賦予,所以你們要乖乖聽從上帝的使者–民進黨–在地面國度上掌權。

這樣還不夠哦,綠油油的教會進一步引用《路加福音》第一章第47節及49節的一首詩歌,讚賞綠油油的勢力「成全了大事」,意味著他把萬惡的國民黨推翻了。《路加福音》第一章第52-53節如此說道:「他把強大的君王從寶座上推下去;他又抬舉卑微的人。他使飢餓的人飽餐美食,叫富足的人空手回去。」同時還噁心地引用《彌迦書》第六章第8節:「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藉以推崇蔡姓女士當選總統當晚的所謂「謙卑」論調。

連聖經都能如此扭曲,更不用說什麼證據了。證據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所謂聖經也只是神棍們的一種政治鬥爭工具。這些人的心態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敵我二分:只要是我方 (台灣人) 的政治勢力,不管怎麼無恥齷齪都沒關係,對其罄竹難書的卑劣惡行一概視而不見;至於敵人 (即大陸人或他們口中的所謂中國人),即便乾乾淨淨清清白白,也硬是能把你整個抹黑鬥臭。

將近三十年前,義光教會一位牧師送我一個長老教會《焚而不毀》的胸章,我總是把它別在醫師白袍上,十分珍視。但後來就不知給扔哪了,因為毫無價值,甚且令人鄙夷。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台灣的社運

今天巴勒網若也像那些人渣那樣,來搞一些鎂光閃閃的事,配合無恥媒體及一幫文人買辦的哄抬,把我們自己都包裝成美妙動人的理想家社運家,巍巍峨峨地領受眾人的仰慕與歡呼,然後站出來說我們願意進一步犧牲奉獻,願意進一步承擔更為巨大的責任來拯救巴勒斯坦人,請你選我當立委,我願意做更大的犧牲奉獻,扛起更沉重的拯救世界責任,請問你信嗎?這不是自欺欺人嗎?如果你在廟堂之外都辦不到的事,你進入一個小廟堂之中,當然更不可能辦到,要不然也不叫做社會運動,而該叫選舉運動了;甚至連社運也該免了,直接恭請哪個政治人物來當我們團體的董事長,直接為我們做這個做那個不是比較快?還需要社運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在選後談統獨與周子瑜

我們特別應該唾棄那樣一些在一面倒的主流氛圍下,高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吃香喝辣,左右逢源,但卻又異常 “勇猛” 地傷害少數異己的人。即便你的表面立場好像跟他一樣,你還是應該在道德上唾棄這種人,因為只有人渣才會如此 “勇猛“。

比方說,我今天如果跟著一大群人圍毆一個小女孩,我拳頭腳踢打得好用力好爽,你會因此佩服我的 “勇敢” 或 “勇猛“嗎?你會崇拜我,說我是戰神、戰將嗎?還是對我的 “勇敢” 與 “勇猛” 感到鄙夷呢?

相反地,假若有個人,他的政治主張與我不同,但他面對千夫所指亦往矣,那我還是得在道德上承認他的勇氣與重要道德價值。這就好像當你看到一大群流氓拿刀拿槍欺負一個人時,你站出來制止,這才叫做勇氣或勇敢不是嗎?

在這島上,一片綠油油,整天傷害少數異己,這樣一些混蛋,如果他也敢去大陸如此高喊台獨,那我就佩服他。同理,大陸上的一堆民族憤青,誰對祖國稍有不敬,甚至連不敬都稱不上,他們同樣便視之為敵,視之為民族罪人。這樣一些憤青,其實應該親自來台灣一趟,四處表達他的 “憤怒” 才像樣。

胡適當年面對一種所謂愛國熱潮時,他說:”容忍比自由更重要“。這意思用我的話來說就是,自由這個概念其實恰恰就是為少數異己乃至異類或怪胎而設。如果是多數主流,簡直就是可以為所欲為,還需要強調什麼自由嗎?在這密不通風、思想單一膚淺、價值極度簡化的島上,我知道自己很怪,因此對自由更是十分渴望而不可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政治上的詐騙

在台灣,”詐騙” 稱得上是主要產業之一,每年營收上百億。但這只是指一般的個體戶、零售商,真正的詐騙大戶是政黨及其無數的御用媒體、御用 “社運” 團體等等,以及一票吃香喝辣、名利雙收的名人、文人買辦,滿口進步理想,正義凜然,講的是一套,做的完全又是另一套,好話說盡,醜事壞事做絕。這年頭,誰掌握了媒體,誰就是老千的王,千王之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