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為什麼人民不信任政府?因為官員沒有專業知識又亂講話

昨天一位我很尊敬的安檢顧問,在美國看到政府官員用買車來比擬龍門時,他回我一個訊息我把它拷貝如下,供大家評斷:

「公投應該是給百姓完全表達一個議題的正反看法,政府應該站在中立的立場。實在不了解台灣的政府官員不但沒有専業知識而又亂講話。尤其是一個應該很民主的政府,實在傷心。」

政治人物,想想人民為什麼,不要藍緑,而寧願素人?
人民已經對政治人物,没有信賴感了!
如何重拾人民的信賴感,才是當前施政的重點!
再多的承諾,人民是無感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一人一信給綠色和平:我決定停止捐款的原因

這些年我一直像追隨最高宗教領袖一樣,跟著你們響應淨灘、減塑;救磷蝦、企鵝、雨林⋯一直到反深澳,無役不與。

你們口口聲聲要阻止氣候變遷,可是這個當前全球最迫切的議題,卻被你們在四處燃起的反核運動,徹底破壞而導致惡化。

全世界每年有那麼多熱切希望這個地球會變好的人,捐錢給你們,不是讓你們到處造謠,用廉價的悲情文宣攻擊核能。再生10%核20氣30煤40,是短期目標,再生能源若能順利提高佔比到20%,燃煤自然能降為30%,核能節省下來的錢,再去扶持再生能源發展。這麼簡單的邏輯,為什麼要一再的抹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以綠廢核的荒謬 : 一位外國教授與一位外國學生對於台灣現行能源政策的關切

第一件事,也在現場聽講的東北大學教授課後跑來跟我說,他要為日本福島事故對台灣核電發展造成的影響致上歉意。他強調,日本自己都已經重啟9部機組了,而且與台灣核四廠同型的柏崎刈羽核能發電廠6號機與7號機,也都通過了日本核管機構NRA的安全審查。他問道,如此的改變是不是可以對台灣有一些正面的幫助?有必要的話,他可以幫忙安排相關的核安技術專家到台灣進行公開說明。當然,台灣目前的能源走向,關鍵已不在日本的改變了,所以我能做的只有表達感謝之意。日本教授的歉疚之情溢於言表,也擔心台灣因此走「火」入魔,最後竟然問我,他可以來台灣參加公投連署嗎?

第二件事,同樣發生在課後,一位瑞典皇家理工學院(KTH)的學生在日本教授之後接著問我,台灣有像瑞典一樣的高比例水力發電嗎?難道台灣政府不明瞭光電與風電等再生能源發電的不穩定特性嗎?增加火電的比例將導致碳排增加,如果是出口導向的經濟體,碳稅課徵的衝擊應該會很大吧?再者,德國有歐陸的電網支援,台灣有嗎?德國減核後,現在正大量燃燒褐煤發電,台灣願意嗎?我一方面訝異於這位KTH學生的能源知識充分,一方面對於她言語中所表達的關切感到暖心。但是,我實在不想幫這個政府做任何解釋,因此我只簡單回答,「I totally agree at what you have just said, and I don’t understand a bit what our government is doing right now.」。 (編譯: 我完全同意您剛才所說的,而我完全不明白我們的政府到底在做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精神疾病絕對不能和廢死掛鉤

然而,小燈泡案例為經由司法精神醫學之精神科醫師判定犯人在殺人時意識清醒、無幻聽、幻覺或遭思想控制之跡象,但經由高院法官解釋卻完全走樣,變成「因為該犯人患有思覺失調症,所以交不到女友、生活孤單….因此才會犯下殺人之罪行,故可教化」,此例一開首當其衝絕對是正在安定進行治療及就業中的思覺失調症患者,本來好不容易建立社會關係的患者又將再被汙名化為「可能隨時會殺人」的問題,而社區復健中心也將面臨民眾要求遷移之困擾、歧視思覺失調症的氛圍終將再起,這對好不容易友善化的氛圍簡直是被高院解釋搧了一巴掌。建立信任是要花相當長的時間,然而破壞信任只要一個言行舉止就可以打破這些信任關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分屍案背後的迷思-因為性別平等沒教好?還是沒有落實執行死刑?

2018年春夏連續發生兇殺分屍案,有許多人開始檢討「是因為女生穿的太暴露」、「女生無緣無故為何會跟一個陌生男子同在一個屋簷下」、「半夜女生為何沒事一個人走在街上」等檢討「被害人」的聲音,導致一些反撲聲浪也興起:「就是因為性別平等教育沒有教好」、「父權主義的遺毒」、「物化女性」等,更偏激的連「黨國威權遺毒」的字眼都出來了。檢討被害人是個錯誤的迷思,但這些強調「性別平等」的人卻絕口不提「死刑問題」,甚至還說「台灣現在還有死刑」、「死刑難道就可以遏止性侵犯?」個人在這裡看了不禁要搖頭。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因為台灣地位,是戰爭決定的

那是戰爭的年代,戰爭決定一切,沒有道理,只有死或活。
所以帶著陸海空軍過來的國民政府,和沒有絲毫軍事力量的台灣,是誰保護了誰,這事實應當是很明顯的。

這也是至今,為何台灣地位始終不能全由台灣人決定的因素。
為何對岸就是可以插一手管到台灣?

因為台灣地位,是戰爭決定的。

當年是清朝戰敗,所以台灣被割讓給日本;
後來是日本戰敗,所以台灣歸還中華民國。

這是血和命所決定的結果。

所以如今也無法只因為台灣人想就能隨意改變。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

因此,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原因正是如此。今天我公務員願意為國家犧牲奉獻,願意到山澗、到水湄,上山下海而放棄自己應該享有的家庭、夫妻與親子生活,甚至變成實際上掛名的家人,還不就是為了這工作與使命,並相信我這麼地報效國家,國家必不負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228被忽略的『日語生死檢定』

「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每年都要演一次的228

其實有意識型態根本無所謂,也可以尊重,但因為意識形態去捏造歷史、扭曲事實,還舔不知恥的高喊是正義,那真的就是無恥了,要轉型正義也好、民主自由也罷,搞一堆名詞對老百姓生活沒太大幫助,反而增加對立。大方的把真相告訴大家,不要當作是政治操作的手段,不然充其量,那也只是叫轉彎,不叫正義。

台灣人根本不想被統,堅持的是中華民國,根本也不會想獨。

多年來的操作,現在被欺騙到堅持中華民國的就是舔共、紅統,想維護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權叫天然獨?何其可笑,這些人其實很簡單,就是中華民國派,不舔共、不賣台、也不想獨,中華民國才是中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只有釐清歷史事實,才能尋求解開紅藍綠的死結

  事實上,日”治”時代台灣有非常完整的戶籍紀錄,然後戰前戰後的人口數量一減,消失的人口大約是兩萬人。
  所以超過這個數字的,大概都可以視為無根據的吹牛皮。
  比如說有人把整21師消耗彈藥20萬發,作為整21師從基隆登陸一路屠殺到高雄,死了20萬人的根據,但是無論古今中外,全世界都沒有這種一彈一殺的神槍手,越戰平均每消耗5萬顆子彈,才有辦法殺1個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走向共和》觀後隨筆與一單親家庭拜訪記

最近再次看了《走向共和》這部片,以及經歷過一些事情,心裡有很多感觸。

我之前也都沒關注過什麼是G20,直到陸學者批評台灣的媒體如此封閉,世界各國正在矚目G20時台灣的新聞卻盡是在報導黨爭之事,其封閉的資訊令他如此訝異。為此,我特別去翻閱有關G20高峰會的新聞來看。

G20高峰會似乎註定中國將成為全球經濟第一大國,何為?全球均被民粹主義所困擾著,而加上美國越來越不可靠,由美國所主導的TPP岌岌可危,美國因不肯升息而世界哀號聲一片,甚至加拿大直接退出TPP而加入亞投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七十軍基隆上岸影片】—口耳相傳的「叫化子兵」?

「航行中,官兵大多頭暈、嘔吐、也有胸悶、心悸,未進飲食,由於艦艇超載,官兵在大艙內,只能以背靠背,支撐坐著,連腿都無法伸展。艦靠基隆碼頭,約二小時登陸,此時官兵尚在頭昏昏沉沉,站立、行動艱難之際,加之以顫動、搖擺之棧橋登陸,更增加行動之困難。」

這讓部隊在行進時,「隊不成行,精神萎靡不振,亦有因體力不支,倒至路旁者」。

各自矛盾的「接收」描述,其實都是史實的一部分。

看到對岸收集到這些影像,心中不禁慚愧。這麼一個重要的歷史片段,我們就這樣任由大家繪聲繪影地傳說,把實況越傳越不像話,而真實記錄卻好端端地躺在「美國國家檔案館」裡。任何一個有著求知慾的人,只須看一次,一次就能真相大白,偏偏半世紀來無人挖掘。

或許,我們有的,不是求知慾,而是其他的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苟延殘喘的後輩與慣老闆預備軍

沒錯,台灣的所得稅收幾乎是由前20%的高所得者繳納的,而前1%的有錢人,貢獻了將近一半的所得稅收。你我繳的稅也遠低於得到的社會福利,所以依照某文青公知的邏輯,我們首先應該向郭台銘懺悔。

什麼?你說國家財政困境?哎,其實出來遊行的軍公教也表示支持改革,願意共體時艱,他們要的只是一個尊嚴,不要用汙名化的方式鬥爭軍公教,卻放著勞保、農保等問題不解決。

再說,反正我們的總統花錢從沒手軟過。5.5億、5.8億、96億、2838億只能算零頭,非核家園代價幾兆元都沒在怕了,年金改革真的不是問題啦。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在「和稀泥」的「南海仲裁」出台之後

在國人對於「南海仲裁」結果一面倒的叫罵,不曉得有多少人仔細看過仲裁全文?你不看,怎麼分析這個結果對於台灣(以及南海周圍國家地區)的影響為何?

仲裁結果的全文,媒體已經有披露,我們應該注意的第一個重點,是仲裁庭強調,它「既不對任何涉及陸地領土主權的問題進行裁決,也不劃定當事雙方之間的任何邊界。」用大白話來講,就是對於島(或礁)的主權,仲裁庭是不管的,換句話說,以現實的國際情勢而言,誰佔領並控制了某個島(或礁),誰抗議或宣稱擁有其主權,這些它都不管。照道理講,這應該是聯合國出來管,可是聯合國還能發揮多少功能,實在令人懷疑,此其「和稀泥」之一,堪稱厚黑學所稱的「鋸箭法」。

第二個重點,是仲裁庭強調,這個裁決「具有終局性和約束力」,這根本是夜裡吹口哨,給自己壯膽,有沒有終局性和約束力,是國際法庭說了算嗎?那不接受其約束,國際法庭有什麼辦法?當然沒有,所以說這是廢話一句,一點也不為過。但是你要它不這麼講,它還能說什麼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父子餐桌對話:從雄三談海軍現況

海軍技術學校(海軍士校前身,由航輪兵通四個學校合併而成)原本就是訓練與教育海軍士官、士兵的搖籃,已經失去它的基本功能,我讀過士校(通校聯13期電戰科),當年的教育訓練非常紮實,對於義務役的三年兵,在訓練上也極講究,現在那些常備士官班(招考、聯招生)都絕種了,取代的是士官二專班,培養海軍士官的搖籃,不在海軍技校(士校),反而在官校,真是笑話,這些本該是士校學生,在海軍官校與官校生同樣穿黃軍服(軍官制服),畢業後換回藍工作服(水兵操作服),真是四不像,士校沒有正規的士校生,反而由官校代訓,也讓技術學校失了原有的教訓功能。

你沒看空軍航空技術學院、陸軍專科學校,那是比海軍技術學校還完整的教育體系啊!

難怪我去參加我兒在新兵訓練中心的懇親會,750多梯(我是267梯),整個偌大的新訓中心營區,空蕩蕩毫無生氣,沒什麼人,已不像我們當年人力滿滿的盛況,馬路上、大操場,到處是陸操、踢正步、唱軍歌的班隊。

我問我兒:除了你們這一梯幾十個人,這新訓中心還有其他班隊嗎?他說有,還有一個中隊是志願役士兵,人很少,也幾十個,長官很怕他們走了,不幹了…。

人力、訓練是大問題,我幹過驅一艦隊、海總部、國防部訓練官,從少校到上校參謀,從基層到高司,深諳海軍訓練的要訣與計畫作業,船上即使人力編制充足,趕鴨子上架的士官兵,沒有充分的教育訓練(特別是學校的基礎教育),只會壞事,濫芋充數的結果,於事無補,空有高科技武器如雄三,但能用的人,在哪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這三道防線,大家認為臺灣還剩幾道?

「Decency」不是一個道德觀念,它比道德更底層,它是道德的最後防線。中國傳統下,並非沒有類似的元素;例如,「捫心自問」,一個人夜深人靜時,問 問自己的行為及動機是否說得過去。這應該是人類的本能之一,但人類也有很多其他的本能,當一個人「捫心自問」的能力被其他本能掩蓋掉了,台灣會說「良心被 狗吃了」,中國大陸會說「被豬油蒙了心」。

一個社會是否公道(fairness),是否講公義(justice),可以看它的三道防線在哪裡:司法的防線、道德的防線,以及捫心自問能力的防線。當司法防線淪陷之時,還有道德防線來評斷公道與公義,當道德防線也不保之時,我們可以訴諸人們捫心自問的能力。但是,當捫心自問的能力被遮蓋時,這個社會的公道與公義,就失去了最終的支撐點。

這三道防線之間的關係,或許在「言論免責權」這件事上,可以看得最清楚。立法委員具有言論免責權,這是司法防線中的一環,恰恰是為了保障權力得到制衡。那 麼,怎樣才可以防止立委們不隨心所欲的濫用這權利?靠的是社會的道德底線。一旦社會的道德底線下降,無人制止立委公器私用,那麼唯一剩下的防線就是立委自 己的捫心自問能力。倘若這道防線也喪失了,立委這個角色就成了危害社會公義的角色。類似的,媒體雖然不具有言論免責權,但若所有媒體都可以用標示一句「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媒體立場」而擺脫所有言論責任,那也是三道防線都潰敗的事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三千字上書求官,郝明義先生辛苦了

郝明義與方儉等反核人士,最近上書給行政院長林全,主張應該由他們來推動台灣電力資訊的透明化,並要求台電、經濟部、能源局、國營會等相關單位應該全力與他們配合。

我其實不擔心林全之後會如何回應郝明義的訴求,畢竟蔡英文當選之後,這種自認有戰功,就急著要分封討賞的傢伙絕不會少,但他們不瞭解蔡英文的個性。看看那些選後就沉默的公民團體吧,只有明白「朕不給的,你不能搶」的道理,現在乖乖閉嘴,之後才有機會輪到自己拿好處。

例如大多數環保團體,坐視民進黨政府準備大量使用火力發電製造碳排放而毫不吭聲、環保署長李應元公開表示要配合行政院加快環評速度,所謂的環保界也一片安靜,這種就是在等領賞的假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文思革討論區拾穗】關於歷史的二三事

這學弟說白團是政府保衛金門主力,我覺得他可能是JUMP漫畫看多了。根本博在古寧頭戰役,並未如他本人所述扮演重要腳色,戰史館、當時指揮官湯恩伯都沒記載,甚至後期因為湯恩伯與胡璉勢力拉鋸,根本博腳色定位不明,在有更詳細的資料可佐證之前,古寧頭戰役是否可以說根本博居功厥偉,本人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的。再者,白團前後來台成員大概總共八十餘位左右(白團總人數:85人《曹士徵檔案》,岡村寧次同志會名簿記載),就是軍事顧問團的教官性質,八十多人可以成為打共軍的主力?那我還真要說「中國抗戰八年真OO了不起,可以跟這群怪物對打啊!」

檢察官會浮濫起訴、法官會誤判、律師可能要幫罪大惡極的人辯護、教授可能誤人子弟,禍延一個世代。

這位學弟真的太吹捧白團了,白團也不是全然好的,像是有學者就批評透過白團引進的總動員制度,變成國民黨壓迫台灣實行威權統治的工具。原來他說了老半天,都是在肯定蔣中正啊?

我想這學弟還是專心在法律學識上面 就好,不然就去練好武功,組織一個可以兩百人單挑共軍的「新白聯合」出來保衛台灣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綠色的素珠們又蠢蠢欲動消費榮民

榮民奉獻的對象是中華民國‬,並不是國民黨。
綠色生物居然可以無恥到要抽換概念來抹煞榮民對國家的貢獻,合理化自己對榮民的侮辱行為,反族群歧視法還不如長刀之夜算了,綠色生物早沒救了。

這張圖超侮辱榮民老伯們的,還完全認為他們沒有判斷力‬。

每個點都很長而且難以講詳細,真的是造謠出張嘴,闢謠打字到手痠,完全是一個對大時代毫無概念的無恥文案,要嘛去讀眷村孩子寫的東西,要嘛去讀國防部曾出過的眷村口述系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