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權轉載

Recent 多篇文章

綠色的素珠們又蠢蠢欲動消費榮民

榮民奉獻的對象是中華民國‬,並不是國民黨。
綠色生物居然可以無恥到要抽換概念來抹煞榮民對國家的貢獻,合理化自己對榮民的侮辱行為,反族群歧視法還不如長刀之夜算了,綠色生物早沒救了。

這張圖超侮辱榮民老伯們的,還完全認為他們沒有判斷力‬。

每個點都很長而且難以講詳細,真的是造謠出張嘴,闢謠打字到手痠,完全是一個對大時代毫無概念的無恥文案,要嘛去讀眷村孩子寫的東西,要嘛去讀國防部曾出過的眷村口述系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從鄭捷(現已伏法)的聲明談獄政

我們先來談談,鄭捷所待的環境,有無可能讓他對監獄及長刑期人犯的心情、甚至於對出獄後更生人的處境有如此「精闢」的理解吧。

看守所裡所收容的對象有三種,一是羈押中的被告,二是判決確定刑期為五年以下的輕刑犯,再者便是已經判決定讞的死刑犯。鄭捷是訴訟中被羈押的收容人,依規 定應該沒有下工場作業,在他身邊也不會有長刑期的收容人,所以,鄭捷對於作業工場的認知以及長刑期收容人的心情,我推測應該不是他自身的經驗或觀察,而是 在看守所中的道聽塗說(對於監獄環境一知半解的在押被告,最喜歡到處打聽聊八卦),至於更生人出獄之後的情況,我更敢大膽的推測,鄭捷應該從未接觸過出獄的更生人,他最有可能接觸到的至多是經常進出看守所的毒品犯,因此,他所謂更生人出獄後「只好繼續偷拐搶騙」的說法,不但毫無依據,更是羞辱所有在社會各個角落努力重生的更生人。

鄭捷想藉著最高法院生死辯備受媒體矚目之際,搖身一變成為獄政的改革者,他也許騙得了不清楚監獄狀況的外行人,但對於曾經經歷長期監禁的人而言,他的話語不過是為了譁眾取寵罷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對於外省人的一點想法

當然,我不是說外省人就是偉大高尚,其中混蛋也不少,但某陣營政客每逢選舉,甚至平常就是持這種言論,不分青紅皂白一律將外省人打成「不愛台灣」。長年下來,這種仇恨的因子經由媒體和教育,成為很多台灣人的「天然成份」,所以洪素珠絕不是個案,她只是「仇中結構下的個人具體行為」。

真要分本省外省的話,除了原住民,誰又有資格自稱本省?誰不又是「該滾回中國的難民」?差別只是「先來後到」而已。 若是如此,比起來台六七十年的榮民,我們這些從祖先開始就在臺灣的「本省人」,算一算幾百年跑不掉,豈不是第一個該滾回大陸?

因此,我真的覺得外省人是很矛盾的族群,因為「大陸人將這些外省人當作台灣人,而他們再怎麼努力愛台灣,還是有很多本省人將他們當成非我族類的外來者」。這種矛盾是政客操弄出來,這是不是一種迫害?

可悲的是,這種現象似乎不會消失 因為他們的下一代、下兩代,或因同儕壓力、或因被同化,也毫無自覺地加入惡化這矛盾的行列。這是對本次「素珠之亂」的有感而發,只想說,我是客家與閩南結合而生的本省人,但我為外省人這近十多年的被污名化感到悲哀!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政治短視所造成的土石流,終將衝垮淹沒台灣的未來

從最近的公民記者侮辱老榮民事件,到先前時有所聞的護照上貼台灣國貼紙通關爭議,這些事件都有著共同點,那就是人民的無知、盲從、極度偏激和失控的理性。 或許很多人會說這不過是少數人的行為,何必杞人憂天。就像是在我小的時候很少聽到山區有大規模土石流,然而水土保持的不注重,任其濫墾山林,終導致現在大 小土石流不斷,甚至淹没一個村落。

人們在濫墾山林時可能並未想過,或從未在乎這樣的一己之私在未來將造成台灣國土的嚴重災害,而這些濫墾者也是極少數人,但他們却為台灣的生態、山區住民安全帶來了毀滅性的影響。

而這些極少數的濫墾者就如同過去極少數鼓吹分化族群、挑起對立,以從仇恨間獲取政治利益的政客,他們無視乎撕裂這塊土地上人民的情感,見縫插針,不擇手段只以執政為目的。如今執政後却仍不善罷干休,因為先前的謊言不能戳破,為了政權,即使執政也只能維持一個持續競選的在野格調。

只有美好和搧動人心的政治言語,但能源、交通、民生經濟、勞工權益、外交的政策何在?治國不能只動口,更要務實。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讀者投書】洪素珠街頭隨機羞辱老榮民事件有感

洪女截至目前為止(2016.6.10)至少有九部影片(對像為六位老伯、一位阿嬤、一對中年夫妻、一對母子)被網友公開,並立即受到兩岸大批憤怒網友肉 搜。憤怒的群眾灌爆她的手機和留言。海外甚有網友願意出錢找黑社會動私刑。亦有律師公開聲明要告她告到底。這位不時操著怪腔怪調刻意模仿大陸尾音罵人、並 不時夾雜流利台語的中年婦人,僅花了一夜,便在對岸的微博熱搜榜衝上第一。

她羞辱老榮民的言論如:「中國難民滾回家」、「不會台語不是台灣人」、「台灣人民不想再養你們這些中國難民」….等,罵得老人家就算氣急敗壞面對她的 逼迫和辱罵卻也莫可奈何。有的老人家氣到想拿拐杖(助行器)打她卻因老弱的身體連拐杖也抬不起只得倉皇離去,有的老人家只能跛著腳掩著面落莫離開,有的老人突然莫名在公車上受辱也只得被洪女的「言語」硬生生給逼下車。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我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

我要很驕傲的說我的父親還有許多老榮民,除了領取應有的退伍金,區區三個月軍餉外,沒拿過中華民國一毛錢,我們生活我們求學都是靠自己,我父親為台灣獻出生命的貢獻,我也提早出社會貢獻微博的力量堅守自己的工作崗位,我們沒有對不起中華民國台灣,我們坦坦盪盪的活著,問心無愧,如讓我看到有人這樣欺負老榮民,我發誓絕對會用生命捍衛他們,不信可以試試看!

曾問過父親他們這樣值不值,父親淡淡的說為國家怎能求回報,只要心安理得就好了。

父親已經老邁,但心中還是只有國家,我為我的父親與所有的老榮民們感到驕傲自豪,我跟他們一樣熱愛我的國家中華民國,我承襲老兵的精神,以生命捍衛我熱愛的國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請政治的黑手不要伸進醫療專業之中

最近有一些立法委員,尤其是民進黨的立法委員,紛紛與山達基的外圍組織合作,希望限制醫師用藥物治療俗稱過動症的注意力不足症。甚至於喊出過動症不存在、吃藥就是不好、盡量不要吃藥、應該抵制用藥的無理口號。這些團體與立委竟然想要透過質詢衛生福利部、施壓食品藥物管理署與立法限制醫師用藥來干擾病童獲得藥物治療改善。

醫學不是不可批評,衛生福利部的FDA認證通過的合法治療方法不是不可批評,但是請用科學說服我,而不是用激情煽動人民,製造恐慌、害怕、被害妄想來獲取自己的利益。我們可以看到現在否定過動症的組織與單位,都有自己要販賣的東西,或者是課程、或者是產品、或者是宗教。這些東西能不能改善注意力不足的功能,能不能帶給小朋友更好的一生?他們都拿不出任何客觀的證據出來,只顧著一意痛批亂打現在已經得到合法認證的藥物治療。請注意,沒有得到食品藥物管理署核准,就宣稱有療效,都是違法的事情。這些單位都在進行違法的密醫行為!更糟糕的是立法委員竟然跟這些單位組織合作,要來透過政府組織干涉並且限制醫療專業幫助人民。

請問這些立委政治人物,你有醫療的問題,你是要問醫學專家還是爭議性的宗教團體?為什麼你們要主導影響更多人身心健康的醫療政策受到這些宗教團體的影響?政治的黑手,應該從醫療專業當中拿開;政治的黑手,更不應該被有爭議的宗教團體操弄。

我們要呼籲所有的朋友,請大家打電話給你所認識或是支持過的立委辦公室與民進黨黨部,請他們提醒同仁不要被山達基外圍組織所蒙蔽。關於過動兒醫療專業的事情,在台灣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的網頁上都有說明,這些都是國內外許多專家長期研究的累積,千萬不要被宗教外圍組織用一些想當然爾的激情煽動牽著鼻子走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讀者投書】真人Online豈能砍掉重練

近日討論軍訓教官去留問題,理性、激情兼而有之,許多先進提出建言,凝聚共識,企圖從制度上根本解決。相對地,亦有動輒拿「威權」、「遺毒」等落伍的概念扣教官帽子,欲除之而後快。此舉與拿木棍打小蜘蛛有何不同?校園裡真正魔王級的大怪,是社會幽暗面衍生的產物:毒品、暴力、價值觀錯亂與似是而非鄉愿的冷漠。

虛擬的世界裡,不滿意角色、戰果,大可「砍掉重練」。只不過在教育現場,好不容易建置保護學生的「反毒」、「反黑」、「反霸凌」防護網,相關部會間的支援協定與24小時全天候處理的機制,豈能說砍就砍?

奉勸投入真人線上遊戲的新手趕快進入狀況,挑戰真正魔王級的大怪。如此一來,才能贏得喝采、更新裝備,迅速升級。畢竟現代人的耐心有限,老梗玩久了,容易引起反感。重點是,千萬不要把小蜘蛛趕盡殺絕,否則清新的教育園地裡蚊蠅孳生,誰來清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醫師的倫理責任:從英國麻疹大流行談起

台灣一直有很少數的醫師主張過動兒的藥物很危險,建議大眾不要服用。然而,過動兒的藥物治療,是主管機關依照藥事法核准的,安全性與療效都經過審視,如果有醫師要宣稱我國、美國、歐洲、澳洲的藥品主管機關都錯誤了、都被廠商蒙蔽了,顯然需要提出足夠的證據來打臉這麼多單位。醫界同儕則有義務要審視他所提出的證據是否足夠而全面,做出更專業的建議。如果是特定醫師的知識能力不足,倫理委員會可以請他接受繼續教育,增進搜尋與使用證據的能力。如果是刻意只看片面的證據,或是在解讀證據時故意扭曲偏頗,這就有醫德的問題了。不論如何,一位醫 師都要為了自己所建議的事情負起責任。就像是覺醒田野還在當醫師的時候需要為了他說過的話負責,醫師不是說有了醫師執照的加持、套上醫師的光環,就可以吹牛不打草稿、信口開河、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基於證據講話,是醫師最基本的專業修養與專業倫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要不要吃藥是個醫療決策,建議不吃藥是個醫療行為

我的病人常說親朋好友努力勸她不要吃藥。我通常會問:「你那個親朋好友是有醫師執照?還是有藥師執照?」病人笑著回答:「當然沒有!」我也笑著回她:「那你幹麻還要聽他說呢?」笑歸笑,然而,我的內心卻是在淌血。要不要吃藥是個很嚴肅的問題,大叔大嬸、爺爺奶奶阿姨伯伯、沾得到邊沾不到邊的人, 真的可以這樣隨便說說勸導別人不要吃藥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別因為廁所沒有門你就替他關上文明的進程

我討厭有蟲子的廁所。
所以,我討厭農村人,覺得他們不講衛生;

我只喜歡乾淨整潔的地方。
所以,雖然非洲孩子很可憐,但是我依然討厭那麼髒的地方;

我看不起暴發戶。
所以,我不喜歡跟那個女同學一起玩,心裡默默瞧不起她;

我只願意吃新鮮面包。
所以,我當時跟寄宿家庭主人起了爭執。

我家開取暖器想開多久都可以。
所以,我討厭無法任意使用電暖氣。

但是,現在,
我和以前的想法完全不同!
不是因為我現在能夠接受有蟲子的廁所或者過期面包,
而是當我看了更多的書,
當我接觸到更多不同地方的人,
當我走過國內外許許多多城市,
我就會懂得把很多事情放在歷史的長河中去看待!
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只以我的想法為唯一出發點去看待人事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妳家兒子不來當兵,也不能這樣糟蹋國軍

今天在外吃飯時,有位阿姨來搭訕~
阿姨:你是軍人齁?
我:我以前是職業軍人,退伍了⋯
阿姨:現在軍人很舒服了啦,你看洪仲丘事件後大家才比較重視,大家才不敢亂來⋯⋯以前我們家人當兵都怕被弄死⋯
我:對啊,現在很爽⋯⋯
阿姨:當兵其實都是在拿錢給長官,請長官吃飯才能過好日子⋯
我:是喔⋯阿姨你當過兵啊?
阿姨:我聽人家說的啦⋯
我:喔喔,阿姨我當兵都沒人請我吃飯、送我錢,我人緣真差⋯
阿姨:你只是當少尉中尉,哪有人會討好你?
我:阿姨我少校,當兵12年。
阿姨:⋯⋯⋯⋯⋯⋯⋯⋯⋯
阿姨:現在年輕人真的好可憐,都找不到好工作,大學畢業的工作都才2萬多⋯以前大學生都有3萬⋯
我:阿姨,以前大學生少,現在大學生多啊⋯⋯不一樣。少子化學校又多,很多學校科系根本招不到學生呢~
阿姨:對啊,都招不到學生,大家都沒錢唸書,都要助學貸款
我:不是沒錢念,是學校太多學生太少,現在要賺錢要學技能,不是學歷高就有高薪⋯⋯
阿姨:現在老闆都很壞,動不動就把人辭頭路⋯
我:那就去當兵啊!你也知道現在當兵很爽啊,幹嘛不當兵?
阿姨:對啊,其實去當兵好了⋯⋯
我:阿姨我有認識招募的啦,你們家小孩子電話姓名留給我,我來幫他,很快的⋯
阿姨:啊,我在想想看啦⋯⋯
我:還要想什麼?又爽錢又多,反正你家小孩大學畢業沒有技能吃不了苦也找不到好工作老闆又壞⋯
阿姨:欸,你怎麼這樣講話⋯⋯
我:阿姨,為什麼你覺得很爽的工作又不讓小孩參與呢?電話姓名,快⋯
阿姨:我要走了啦⋯(起身、離開)
這年頭連阿姨都愛嘴砲,嘖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八年後回頭再看葉金川的眼淚

葉金川致詞四分鐘,會場掌聲一分鐘;這個場景才具有真實的重量。這是中華民國政府官員自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大會通過阿爾巴尼亞提案,作成二七五八號「排我納 匪」決議案的三十八年後,兩岸官員首次在聯合國的專門組織機構內同時與會,並且彼此不避諱以正式官銜互動交語,這樣具有歷史與政治意涵的場景,如若竟然敵不過幾個青年軍的一陣喧囂,寧非台灣真正的悲哀?

倘若陳水扁二度寄交WHO的入會申請函未被退回,第一個坐上WHA觀察員席位的衛生署長可能就是涂醒哲,而不是葉金川。而若是涂醒哲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了WHA的會場,會不會有一名手抱寵物狗的青年軍從巴黎趕往日內瓦嗆聲鬧場?

正如,倘若今日仍是涂醒哲擔任陳水扁總統的衛生署長,涂醒哲會說首例新流感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最佳禮物嗎?至少,在六年前涂醒哲任衛生署長時,國人未曾聽見他說SARS是送給陳水扁總統的禮物。

青年軍是在凸顯葉金川與台灣的屈辱,但不用青年軍的提示,大多數的台灣人皆知台灣是在高度屈辱中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坐進WHA。葉金川要的是國家從窒息 的國際汪洋中冒出頭吸口氣,但青年軍卻認為他泅水求生的姿態太過屈辱。對於國家認同的辯論,從來都是這兩種相對的觀點,難道不是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從《驚爆焦點》看信仰、記者的道德信念與台灣媒體

這點是我在看電影時心裡深處的聲音。打開你的電視、翻開報紙,台灣的媒體充斥著行車記錄器的車禍,官員與政黨間的政治口水,偷情露胸的羶色,最後是那邊有 好吃東西的美食報導,我們的網路媒體在動態上,發表的都是未經查證的農場新聞,沒有任何證據的偏見評論,真正值得報導的,國外的消息,台灣的媒體一概不提。

因為花時間,找一堆人去深度的調查,去真正地揭開真相,那是多麼曠日廢時,浪費資源的事,很可能辛苦挖出來的新聞,還不如小模露胸來得要有流量與收視率。

看著電影中「焦點」小組為了受害者的正義而戰,努力地盡一個記者該有的責任,不放棄任何線索與可能性,用盡全力地去追這樣一則新聞,真的讓我非常地感動,同時,也對台灣的媒體感到非常的失望與不恥。

當然,我們知道台灣還是有很多好的媒體跟記者,但在流量與點擊掛帥的現況下,在越來越多的閱聽人沒有辦法接受深度報導的當下,我們的媒體只能淪為小確性腥羶色廢文製造業。

這其實應了電影裡那句經典的台詞,「如果養育一個孩子需要全村人協力合作,要侵害一個孩子也是如此。」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歷史的一刻!綠能發電量超越核能…嗎?

2016年6月1日,台電預估的備轉容量率僅有1.50%,刷新10年來新低紀錄,而且那還是納入林口發電廠的測試運轉機組才撐起來的數字。整天下來,台電緊急動用需量競價、採購汽電共生餘電等手段,終於撐過全台大跳電危機。

結果台灣環保聯盟秘書長陳秉亨竟然藉機宣稱「尖峰時期,綠能發電量估達349萬瓩,超過同時核電的345.8萬瓩,是歷史的一刻」。顯然他從來沒有花過心思在能源議題上,只是想炒新聞獲取利益罷了。

我們來看新聞中引用的台電官網用電曲線圖。當天13:40的時刻,太陽能只有1.1萬瓩、風力只有24.4萬瓩。真正的主力是水力發電171.9萬瓩、抽 蓄發電117萬瓩。而且注意看圖中凌晨6:00前後,抽蓄負載吃掉的電力,大約在200萬瓩以上,跟中午燃燒重油的發電量差不多。

反觀核能發電,在有兩部機組歲修(其中一部機組的安全分析報告早已完成,卻由於政治因素導致超過一年半無法重啟)的狀況下,仍然穩定輸出345.8萬瓩。這如同綁著雙手跟你打,在緊急時刻的輸出仍然贏你一個數量級。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人民的範圍

豬農的事情,有一個表格大意是這樣寫的:『太陽花的理念是反對對中共的黑箱貿易、捍衛民主,美豬根本還沒要開放你抗議個屁。』

喔,所以2014/3/18服貿生效了嗎?開始執行了嗎?

有嗎?

那你可以抗議還沒發生的事情,豬農就不可以?

服貿開了一堆公聽會叫做黑箱,蔡英文選前訪美偷偷摸摸從側門跑去跟美國人密談,回來就說考慮開放美豬,這不黑箱什麼是黑箱?妳蔡英文跟美國交換了什麼條件,請問妳有比照服貿把PDF公開放在網路上嗎?

你可以抗議黑箱,豬農就不可以?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若將台獨、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

我常想,若將台獨、平反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主張特赦因貪污入監的陳前總統?空洞的能源政策?媚日親美的外交策略?煽動人民的街頭路線?自我矛盾的兩岸關係?

除此之外,我看到的是過去八年凡事必反的「稱職」反對黨角色,和再之前八年執政乏善可陳的政績和漫天烽火的外交。

在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的舞台劇中, 身著舊式軍服的演員再次強調了228事件中當時的部份歷史。228的歷史真相如何?至今眾說紛紜未有定案,而舞台劇中只單一強調濫殺無辜的情節,難道這就是新政府所謂的轉型正義?若新政府只是不斷消費228,截取片段的史實,無怪乎難平有以正義之名行清算鬥爭之實的議論。

新政府大力鼓吹轉型正義,要釐清過去歷史中所有的不公不義,那麼陳前總統的319槍擊案以及尹清楓上校命案,是否要以相同的精神,即便「動搖國本」也要使之早日真相大白?具有選擇性和針對性的轉型正義,這樣的轉型正義不是清算鬥爭是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臺灣目前還有什麼優勢可以吸引外資?

馬政府時代,經濟不佳是致命傷。這幾天新政府的新作風,看在跨國企業眼裹恐怕更加心驚膽跳:與世界前幾大經濟體之中國大陸未來經貿關係應只有糟和極糟二種;確定廢核,未來要不缺電,要不電價大幅上漲;勞工工時縮短,國定假日確定完全不調低,再次增加營運成本;新政府上任後,幾天內將前朝的政治經濟政策皆全盤翻轉,表示這個國家政治風險極高,任何政策可能在四年或八年就會大改變,而且變的方向可能都不是企業樂見的…

台灣到底有什麼可以吸引外資的,這個問題愈來愈難回答。想來想去仍只有人好,食物好吃,工資低。我們在實務界工作的人,錯過了二三十年前那個經濟上升的時代,這就是命吧,認真工作,顧好自己,還能說什麼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這眼球時代總把人生的句點讀成驚嘆號的開始--淺談錢鍾書與其妻楊絳

近來稱頌楊絳的文章無數,好似我竟然漏讀了一代大師似的,最覺納悶的是,除了少數文化圈裡的人士對她有所了解與敬重,是理所當然外,楊絳在如今已認同異化的台灣,卻得到某種洗版臉書的關注,是一莫名所以的現象。

於是興起了去看看錢鍾書1998年底去世時,台灣究有什麼反應?由於沒有什麼工具,我查閱了聯合報的資訊系統,證實那年12月21日即錢氏故去後兩天,曾以14版全版多面向地進行報導,隔日在副刊又有一整篇幅的錢鍾書一生的整理。那年我去了好幾次北京,竟不想,那時北京還有個錢鍾書,只不過他已臥病在床,正準備要撒手人間了。

看起來,台灣並不淺薄,起碼錢鍾書辭世,這裡也要做一些懷念文章,有一點表態,否則豈不是顯現連個基本水準都不復存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廢核?擁核?台灣的核能發電何去何從?

以目前科技水準,技術最為成熟的風力及太陽能發電效能仍遠不及火力或核能發電;以核四機組裝置容量而言,相同發電量太陽能板面積需達120平方公里,幾近台北市面積272平方公里的2/5,相當於11個信義區大小,而太陽能板面積再廣,也難以彌補其夜間不能提供電力的先天缺陷;風力發電機則需要四千座才能取代核四,其數量足以環島一週,尚且不論風力發電受自然環境因素影響而有發電量不穩定的特性。其他如水力發電、地熱發電、潮汐發電等,發電容量皆十分有限,或同樣受到大自然因素影響。

此外,汽電共生亦是發電的一種形式,其原理簡單來說是利用發電或工業製程中的廢熱發電。汽電共生能大幅提昇用於發電燃料的效率自30%至60%,但汽電共生不論是先發電式或後發電式,其能量來源仍不脫火力或核能,可視為發電或生產系統的附屬裝置,因此發電容量亦十分有限,目前只佔全台總發電量不到5%。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