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二、 三、 四、 五)

許多時候,我常有這樣一種很深的納悶和不可思議感就是:為何蠢蛋們居然能蠢到這種地步,但卻又自我滿意度非常高,非常得意於自己的智能。

與其問說蠢蛋是誰,倒不如說稱不上蠢的人究竟有幾個?很多蠢蛋看到這裏大概已經開始不爽了,因為在他的解讀裏,他會認為我這是一種炫耀或自我滿意,套句流行用語,他會 『酸』 說 (或 『打臉』 說),『蠢蛋就是你自己啊』。這樣一種理解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這就是你跟蠢蛋們所能夠溝通的極限了。

蠢蛋的例子俯拾皆是,我就舉個跟核電有關的現成實例:

所謂經濟部長沈榮津這幾天接受媒體訪問,提到『以核養綠公投』時,很不屑地表達反對之意,原因呢?他說:核廢料要放哪?「放你家?放我家?放別人家?都不可能嘛」。你若參加研討會或參加辯論比賽,聽到對手這樣的反駁意見,應該會驚訝得啞口無言,痛苦到很想當場掐 LP自殺吧。這差不多是小學生在吵架的水平。依其邏輯,我們也不該蓋垃圾掩埋場、殯儀館、火葬場,更不用說包你很容易得肺癌的火力發電廠了,因為要蓋在哪?「你家?我家?別人家?都不可能嘛」。

另一個蠢蛋也跳出來呼應了,他是政大一位教授叫徐世榮。報紙上說,他『打臉』了馬英九,因為馬英九說「核四廠裡頭就準備了存放兩萬桶的核廢料儲存空間,足以用上40年。」徐世榮痛罵馬英九和以核養綠公投這一方『不誠實』和『詭詐』,他說,『40年後怎麼辦?』

其實,若全世界都依照人渣黨火力(發電) 全開的幹法,世界末日說不定不用等到40年就會來臨。

仍是老話,不是說真理越辯越明嗎?如果反方有那麼多 “寶貴” 的意見,何不讓 “以核養綠” 公投提案連署過關,然後在辯論會上好好把黃士修等人痛宰一番,進而一勞永逸地誕生所謂非核家園?為何不此之圖,卻好像很害怕這項公投提案過關。核電公投,不就是林義雄一生的最重要主張之一嗎?為何現在立場全變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分屍案背後的迷思-因為性別平等沒教好?還是沒有落實執行死刑?

2018年春夏連續發生兇殺分屍案,有許多人開始檢討「是因為女生穿的太暴露」、「女生無緣無故為何會跟一個陌生男子同在一個屋簷下」、「半夜女生為何沒事一個人走在街上」等檢討「被害人」的聲音,導致一些反撲聲浪也興起:「就是因為性別平等教育沒有教好」、「父權主義的遺毒」、「物化女性」等,更偏激的連「黨國威權遺毒」的字眼都出來了。檢討被害人是個錯誤的迷思,但這些強調「性別平等」的人卻絕口不提「死刑問題」,甚至還說「台灣現在還有死刑」、「死刑難道就可以遏止性侵犯?」個人在這裡看了不禁要搖頭。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神聖民主投票制度下的惡夢

我們之所以浪費時間講這些,並不是要批評人渣政客及其一票同路人,就跟社會上一大堆做奸犯科的歹徒沒兩樣,這些人有什麼好批評?幾十年來,我始終覺得,批評政客只是一種自我貶低,一種自我做賤。對於這樣一些人,這樣一個黨,你只須想辦法把他們打倒並繩之以法,而根本不值得批評。因此,我之所以浪費時間寫這類東西的目的,當然不是要批評這個貪婪齷齪的政治詐騙集團,而是針對 “真腦殘人士” 而寫;畢竟 “真腦殘人士” 也有所謂神聖的一票,當腦殘人數遠遠多於正常人時,在所謂神聖的民主投票制度下,後果就是永難擺脫的惡夢,社會永遠控制在呼風喚雨擅於洗腦的人渣歹徒手裡,永不超生。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姓柯的他媽

綠營之中,比柯文哲更爛更貪的多得是,但他之所特別卑鄙,特別令人厭惡之處就在於他是這樣一種典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嘴巴講的全是仁義道德,但所作所為卻全是雞鳴狗盜,把台灣政治文化中最醜陋的一面,發揮得淋漓盡致。從他當年選舉時就是這樣;包括養網軍抹黑造謠、作假美化自己(比方說一堆所謂淳樸的假照片),自導自演栽贓抹黑對手等等,無惡不作。而且,在金錢上非常不乾不淨,長年接受藥商和廠商的巨額賄款。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續)

這群綠營的走狗文人,長年以來,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只要是非我族類,明明根本一點事也沒有,也能虛構出各種罪名扣在對方頭上,然後搬出一大堆漂亮理想講得天花亂墜。而且, 永遠都 “覺醒得剛剛好”,永遠都知道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哪邊主流就往哪邊靠,名利雙收,左右逢源。

今天要是管中閔是綠的,即便扯盡天下爛污,親綠學者們保證也會護航到底;要是誰敢拔掉他,保證早已鼓動成千上萬的腦殘學生罷課、佔領行政院或總統府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

管中閔,不管你喜不喜歡他,都不能否認他是一個乾乾淨淨正正直直的人。但是,因為他不小心選上台大校長,人渣黨便傾全力抹黑他。一個學校校長職位,比起各種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的撈錢基金會與黑機關及國營事業以及各種政務職位等等,油水相對比較少,但大學校長一職,意義不在於油水多少,而在於思想洗腦與高教人事控制,因此,必然得由 “自己人” 擔任。依人渣黨的作風習性,絕無可能輕易拱手讓人之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政治人物撈錢的手段

台灣政治之腐敗貪婪與齷齪,一言難盡,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腦殘人士們一愣一愣的,而且還引以為榮。但你可別以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們真的在追求什麼民主。這些人精明得跟什麼似的,所謂民主自由與什麼碗糕台獨,只是一種撈錢奪權的手段。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統或獨?儘早公投決定

其實,不管你願不願意,這場統獨歹戲終究得有個盡頭;與其被迫終結,落個措手不及人仰馬翻,倒不如採取主動,來個不欺不瞞、各暢其言的真正公投,給這段長達半個多世紀的痛苦紛擾歲月做個了結,讓眾人各擇所愛,各尋其路,讓各方無辜者特別是下一代仍有長遠人生應有的寬廣出路,而不是永遠困在一個彷彿被詛咒、被藍綠政治歹徒與騙子們所集體綁架的巨大困境中,絲毫看不到希望。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夜診原音重現

“人應該單純,但不要愚蠢",我勸告那位護士小姐的這番話,其實並無貶意,亦非高高在上的指導,而是用20年家破人亡般的痛苦心血所換來的體悟。我相信有一天,這位小護士以及千千萬萬跟她類似的人,終究還是會變得成熟與世故,不再愚蠢。但很可悲的是,當一個人不再愚蠢時,往往也很難再保有單純的赤子熱血,大家學會了沉默,學會了明哲保身,學會了觀望,學會了利害分析。在我看來,這比單純的愚蠢更可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因為台灣地位,是戰爭決定的

那是戰爭的年代,戰爭決定一切,沒有道理,只有死或活。
所以帶著陸海空軍過來的國民政府,和沒有絲毫軍事力量的台灣,是誰保護了誰,這事實應當是很明顯的。

這也是至今,為何台灣地位始終不能全由台灣人決定的因素。
為何對岸就是可以插一手管到台灣?

因為台灣地位,是戰爭決定的。

當年是清朝戰敗,所以台灣被割讓給日本;
後來是日本戰敗,所以台灣歸還中華民國。

這是血和命所決定的結果。

所以如今也無法只因為台灣人想就能隨意改變。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

因此,我沒有18%,為何要幫退休軍公教講話,原因正是如此。今天我公務員願意為國家犧牲奉獻,願意到山澗、到水湄,上山下海而放棄自己應該享有的家庭、夫妻與親子生活,甚至變成實際上掛名的家人,還不就是為了這工作與使命,並相信我這麼地報效國家,國家必不負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

明明同樣一件事,後果卻大不同。砍國父,砍蔣公,砍孔子,砍媽祖,統統無所謂,因為這些是中國毒素,盡量砍沒關係,不但無罪,而且吹捧抬舉為民主自由正義之舉。可是,一砍到日本人,x它媽的卻好像砍到他阿公似的,如喪考妣,居然成立什麼專案小組,全力緝凶,限時破案,我還以為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斷頭凶殺案。

若要說什麼公民不服從,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因為他明知道在這個由美日漢奸走狗掌權的鬼島上,砍日本鬼子銅像是犯大忌、會付出代價的,但他依然為之而不閃躲其後果。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只有釐清歷史事實,才能尋求解開紅藍綠的死結

  事實上,日”治”時代台灣有非常完整的戶籍紀錄,然後戰前戰後的人口數量一減,消失的人口大約是兩萬人。
  所以超過這個數字的,大概都可以視為無根據的吹牛皮。
  比如說有人把整21師消耗彈藥20萬發,作為整21師從基隆登陸一路屠殺到高雄,死了20萬人的根據,但是無論古今中外,全世界都沒有這種一彈一殺的神槍手,越戰平均每消耗5萬顆子彈,才有辦法殺1個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因為你這一票,你以為你是國家的主人

不,你就像幾次臺灣大地震中那些爛建案的大樓受災戶,你擁有的就是那一點點的大樓土地面積產權。
你想要發表意見?可以,等麥克風等鏡頭;你想要快點重建?可以,等大家的意見統一再去折衝協調。可能你在某個無法入眠的夜晚想著:為什麼是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絕對的公平或許不存在這世界,但是你仍然可以心懷感謝

政府的存在,只不過是「盡可能地透過制度」讓這一切看起來公平些,至於真正的公平,大概只有在上帝的理型世界中才會存在。

這是我們一開始就知道的事。

政府是非常爛沒錯,不好的制度,不合理的協會,當然需要被檢討,但什麼事都怪政府,我也不認為那是真正的左派或是安那其心中的理想世界,有的時候,這些理論話語在某個脈絡下被荒謬地運用,我還是打從心底覺得不安。

不公平永遠存在,我們可以用任何一種方式去戰鬥,去爭取自己心目中的公平,但被動地責怪這個世界,從來不會是解決問題為這個世界帶來公平的一種方式。

找一個說法很簡單,對方用奧步、政府不補助、護具不合身、時差調不過來,但是這些說法,都遠比不上承認失敗,然後回頭努力來得更有意義與價值。

很多時候,我越來越懂得心懷感謝,並且讓自己變得更強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這三道防線,大家認為臺灣還剩幾道?

「Decency」不是一個道德觀念,它比道德更底層,它是道德的最後防線。中國傳統下,並非沒有類似的元素;例如,「捫心自問」,一個人夜深人靜時,問 問自己的行為及動機是否說得過去。這應該是人類的本能之一,但人類也有很多其他的本能,當一個人「捫心自問」的能力被其他本能掩蓋掉了,台灣會說「良心被 狗吃了」,中國大陸會說「被豬油蒙了心」。

一個社會是否公道(fairness),是否講公義(justice),可以看它的三道防線在哪裡:司法的防線、道德的防線,以及捫心自問能力的防線。當司法防線淪陷之時,還有道德防線來評斷公道與公義,當道德防線也不保之時,我們可以訴諸人們捫心自問的能力。但是,當捫心自問的能力被遮蓋時,這個社會的公道與公義,就失去了最終的支撐點。

這三道防線之間的關係,或許在「言論免責權」這件事上,可以看得最清楚。立法委員具有言論免責權,這是司法防線中的一環,恰恰是為了保障權力得到制衡。那 麼,怎樣才可以防止立委們不隨心所欲的濫用這權利?靠的是社會的道德底線。一旦社會的道德底線下降,無人制止立委公器私用,那麼唯一剩下的防線就是立委自 己的捫心自問能力。倘若這道防線也喪失了,立委這個角色就成了危害社會公義的角色。類似的,媒體雖然不具有言論免責權,但若所有媒體都可以用標示一句「以上言論不代表本媒體立場」而擺脫所有言論責任,那也是三道防線都潰敗的事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文學們在臺灣的生長狀況看來都不太好

台灣文學系的招生問題,其實跟少子化與學用關係的考量比較有關。

大家這些年喜歡說天然獨世代,那麼我們可以反問,天然獨世代,為什麼最後還是選了應用學科,文科的話,還是去了語文,頂多是政治?

第一是學生本來就不多,第二是用不上,語文能力只要有基本程度就能應付生活所需,而且,寫作或對話的技能,自己也能透過自修培養,不是每個人都需要成為作家才能寫字。

換言之,上個世紀六、七零年代,談這種悲情的思維還說的過去,因為就台灣人的觀點,台灣文學確實是先被日本殖民,再被大中國思維掩蓋,但那一切都已經過去 了,台灣文學一代,老的人早該想透,新的芽根本形式上早以自覺的擺脫了日中的影響,也試著反身性的自我探索,努力走出新路。

這應該是一個展新的年代,而不是一個怪東怪西,只怪中國不怪日本的時代。

天天看這些解殖獨,覺醒作家,老是對中國文化貼標籤打草人,而不想想怎麼建構新的論述,卻也沒有一個真正關心台灣文學的人出來反省,放任他們成為文化上的懷疑論者,天天捉著殭屍吸血來牟取名聲,一邊悲情的哭喊,一邊演出先射箭再畫靶的戲。

試問這真的是台灣文學存在於下一個世代的意義與價值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當這篇的標題是爆乳或小鮮肉,你是不是超想點進來看?

剛看了傑克葛倫霍的《獨家腥聞》,我覺得這部電影談到當代媒體或是媒體這個概念的必然走向。

好的內容的決定者,應該是好的讀者,更後設一點的來說,「好」是什麼?卻是一個無法量化客觀回答的問題,最客觀的,反而是流量或是收視。

於是流量、收視成為一切,道德在這個框架裡,就變得無足輕重了,因為只要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整個媒體得以運作下去就好。

換句話說,在這個循環中,沒有監督者,唯一的監督者其實要算是真正的知識份子,這也是薩依德一直強調知識份子要獨立於輿論、利益與團體之外的原因,一旦知識份子涉入其中,那麼,整個迴圈只有加速異化。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從「六四」談起那些被扭曲的歷史

「六四」 中,打死軍警的事,台灣當年也有大量報導,但說法是「人民英勇抗暴」,不過,台灣媒體倒是從來沒說竟然打死這麼多軍人。至於那個擋坦克車的鏡頭,更是傳為人民英勇抗暴的影像經典。事實上,要是軍警沒有節制,哪會被打死這麼多人?更不可能連開個坦克車都會打輸一小撮沒有正式武裝的民眾,連坦克車都被人佔領,拿來當玩具把玩,天底下有這樣一種「屠殺」嗎?

當然,影像本身是不會說話的。因為你無從判斷官方是否事實上也樂於見到某種暴亂的產生及影像流傳,藉以合理化某種鎮壓的正當性。

台灣的美麗島事件中也有許多被所謂「暴民」打傷的軍警血腥影像,比方說其中有一位警察,滿口牙齒被「暴民」用狼牙棒給打掉,鮮血直流,痛苦不堪。但是幾年後,真相浮現,這些所謂暴民確實是暴民沒錯,但主要都是國民黨找來的,自導自演,另外有一些則是先鎮後暴,故意先用鎮暴部隊把你打得稀巴爛,逼你動手反擊,然後媒體就拍下「暴民行凶」的畫面,引來全台人民的譴責。

我當然不是說六四的軍警被殺也是自導自演。我相信不是,但也只是「相信」,而非「知道」,畢竟真相如何還是得需要更多時間與證據。共產黨對六四諱莫如深,也許顧慮的並不是外界反應,畢竟來自西方社會的抹黑與攻擊那麼多年也都熬過來了;最主要的顧慮應該是那些當年牽涉其中但還活著的領導及其相關政治勢力。因為,一旦檢討起六四,必有褒貶評價之舉,必有歸責之一方,萬一不服氣怎麼辦?總之屆時權鬥難免。為求安定起見,能先不談就不談。

重點是,你不談,外界還是大談特談,而且談論往往非關理性與事實,而是全懷著政治惡意動機的抹黑式談法。在這樣一種近乎一面倒的不對稱評價中,共產黨恐怕只會吃下一些啞巴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