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續)

這群綠營的走狗文人,長年以來,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只要是非我族類,明明根本一點事也沒有,也能虛構出各種罪名扣在對方頭上,然後搬出一大堆漂亮理想講得天花亂墜。而且, 永遠都 “覺醒得剛剛好”,永遠都知道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哪邊主流就往哪邊靠,名利雙收,左右逢源。

今天要是管中閔是綠的,即便扯盡天下爛污,親綠學者們保證也會護航到底;要是誰敢拔掉他,保證早已鼓動成千上萬的腦殘學生罷課、佔領行政院或總統府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

管中閔,不管你喜不喜歡他,都不能否認他是一個乾乾淨淨正正直直的人。但是,因為他不小心選上台大校長,人渣黨便傾全力抹黑他。一個學校校長職位,比起各種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的撈錢基金會與黑機關及國營事業以及各種政務職位等等,油水相對比較少,但大學校長一職,意義不在於油水多少,而在於思想洗腦與高教人事控制,因此,必然得由 “自己人” 擔任。依人渣黨的作風習性,絕無可能輕易拱手讓人之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政治人物撈錢的手段

台灣政治之腐敗貪婪與齷齪,一言難盡,而這一切全是以民主之名,唬得腦殘人士們一愣一愣的,而且還引以為榮。但你可別以為檯面上那些人,包括人渣政客底下的那一大票走狗們真的在追求什麼民主。這些人精明得跟什麼似的,所謂民主自由與什麼碗糕台獨,只是一種撈錢奪權的手段。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美學與道德哲學的及時現場教學

看待政治,不過就是一種美學評價與道德判斷,其實看待任何人事物都一樣,看他或它在大大小小每一件事情上所透露出來的 “味道” 或心思,聞其言外之音,聽其弦外之意,而不是根據表面言行去判斷,畢竟人渣們通常都沒有前科 (比方說所謂時代力量與社民黨那些混蛋哪一個有前科?),而且往往還經常做 “好事”,充滿 “理想”。但是,美學與道德畢竟不是一種行為主義式的東西。事實上,那些最醜惡的人事物卻往往光鮮亮麗燦爛輝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陳真 夜診原音重現

“人應該單純,但不要愚蠢",我勸告那位護士小姐的這番話,其實並無貶意,亦非高高在上的指導,而是用20年家破人亡般的痛苦心血所換來的體悟。我相信有一天,這位小護士以及千千萬萬跟她類似的人,終究還是會變得成熟與世故,不再愚蠢。但很可悲的是,當一個人不再愚蠢時,往往也很難再保有單純的赤子熱血,大家學會了沉默,學會了明哲保身,學會了觀望,學會了利害分析。在我看來,這比單純的愚蠢更可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

明明同樣一件事,後果卻大不同。砍國父,砍蔣公,砍孔子,砍媽祖,統統無所謂,因為這些是中國毒素,盡量砍沒關係,不但無罪,而且吹捧抬舉為民主自由正義之舉。可是,一砍到日本人,x它媽的卻好像砍到他阿公似的,如喪考妣,居然成立什麼專案小組,全力緝凶,限時破案,我還以為發生什麼慘絕人寰的斷頭凶殺案。

若要說什麼公民不服從,砍日本人銅像的李承龍才是公民不服從,因為他明知道在這個由美日漢奸走狗掌權的鬼島上,砍日本鬼子銅像是犯大忌、會付出代價的,但他依然為之而不閃躲其後果。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我們多自由跟卸任的馬英九總統

第二個想說的是我所仰慕的馬英九。我仰慕的國內外政治領袖不多,當代或近代人物中,甘地不算的話,金大中應該排名第一,馬英九亦名列前矛;善良,溫和,理性,正直,文明,能力好,知識豐富,聰慧,行事嚴謹,守法,清廉,幽默,生活單純,無私,勤奮,踏實,平實,低調,樸素,平易近人等等等。除了守法守得有點守過頭以及尊重體制尊重得好像腦袋有點硬硬的不轉彎之外,我找不到他的任何缺點。在台灣這樣的社會中,居然會出現這樣良善正直的政治人物,我只能說是一種特例。

當然,我知道我這樣講恐怕又要惹禍,這島上沒有幾個人會認同我講的,而這恰恰也就是我要說的問題癥結所在,就如同我三十年前闖禍的那本講義中所引用的那段話:主流媒體總是煽動我們去懷恨那些一心善待我們、為我們付出代價的人,卻同時操弄我們去崇拜那些藉著傷害社會大眾利益來謀取私利的人。馬英九恰恰就是這段話一個最典型的例子。一個極其罕見的良善優秀正直清廉的政治人物,竟然就這樣硬是被「白白布染到黑」,硬是醜化抹黑造謠羞辱得簡直臭不可聞。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玩民主

國民黨如果會搞民粹,我馬上買一串鞭炮來放!普天同慶,天佑台灣!既然我們要玩民主遊戲,其實民主不就是一種民粹嗎?我不相信有什麼「理性的民意」 VS. 「不理性的民意」的區別。所有民意基本上就是一種被塑造的非理性結果。也許這不一定是一種 「必然」,但你恐怕也很難在現實世界找出反例。我很難想像有一種民意是能夠超越於、並且領導或足以改變既定社經權力結構的。

國民黨的問題就是它太不民粹、太不民主了,它總是想當一個(自以為)理性、(自以為)善意的指導者,但群眾所需要的卻是群眾語言,一種非關理性的認知與情緒。這於是註定了國民黨越是改革就越會趨於滅亡。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陳真 談造勢與民意

我常刪一些綠色生物的留言,始終感到很不解,為什麼這島上綠油油的人那麼多,卻從未見過一個稍微會講點道理的人?真是從沒見過。抹黑謾罵造謠的就不說了,水平好一點的,好像永遠也都只是使用各種修辭 (而非議論),藉以宣示 “我方神聖立場”,或是表達態度(例如表達對你的不屑),或是表達某種唯心式的道德誡命 (例如你應該愛台灣國、愛什麼鄉土之類),或是自以為很理性很正義地講一些難以想像的蠢話,好像連一點點道理也講不出來似的。

之所以會有這樣一種極度拙於說理、甚至直接以抹黑造謠取代議論的現象,不知道是不是跟台灣幾乎無時無刻都在選舉有關,因為選舉玩的就全是這一套,絲毫不講究以理服人(台灣人哪會在乎什麼道理或政見),而是著重在「造我勢、損敵勢」;彷彿只要想辦法製造出一種「聲勢」,創造出一種「印象」,然後我方就勝利了似的。於是你看,這樣一些長久以來被選舉洗禮長大的人,他永遠只會寫上幾句零零星星星的傻話,無非就是損你,笑你,罵你,抹黑你,或是通常都是乾脆直接造謠。

比方說,他要打擊服貿,他根本完全不會跟你談什麼服貿條文,直接造謠就行了。比方說,自由人渣報說服貿只要一通過,台灣將有四、五百萬人會失業。另外還有一說是:服貿只要一通過,至少一千萬個骯髒邪惡的大陸人就會合法登陸台灣,取得選舉權,藉著人海戰術,往後將贏得台灣每一場選舉。比方說,民進黨要打擊ECFA,他就說,這下完蛋了,我們美麗乾淨的公園與街道將到處會被骯髒沒水準的陸客給拉屎拉尿,甚至還喊出爆紅的順口溜,說只要ECFA一通過,台灣女人將嫁不到老公,台灣男人將統統失業,至於我們的小孩,個個將會被下放黑龍江勞動改造等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我就是人民, 立委打算把兩廳院交給誰?

「我就是『人民』,兩廳院近三十年來一直是我的兩廳院」,立委打算交給「誰」?

謝謝兩廳院以及創辦以來包含惠美總監在內的所有總監董事長們以及鴨子划水的基層員工們,滋養我的藝術文化內容,開啟我的眼界,培養了一個愛好藝文的人成為認真的藝文工作者。

我的臉書上有很多對此行業沒有了解的師長兄弟姊妹,還有我課堂上現在正在學表演藝術的學生,我只是想要用微弱的力量與聲音,讓周遭多知道兩廳院與像我這樣的人民相處的情況,而非近日立委與名人的一種聲音,這個社會不可以只有一種聲音與意見,謝謝有耐心讀完的朋友,很多的想法也沒法表達太完整,請多包涵。

我是一個屏東學子,三十年前考上大學,先從一個觀眾,增加了表演者身分,以及之後投身劇團行政工作,一年到頭不斷進出兩廳院,如今又返回屏東老家,在南部的科技大學表演藝術系任教學習如何培養藝術人才,每年的課程裡都要介紹兩廳院。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他指出的錯誤讓全球頂尖經濟學者都驚呆了

朱敬一說「經濟學者都以所得稅來研究所得重分配」。但就我看過的經濟學論文而言,好像並不都是如此;絕大多數學者都傾向使用「所得」的資料,而非「所得稅」的資料。差一個字,真的差很多。

或者應該這樣說:研究「所得重分配」的經濟學者或分成兩類:一類研究「福利經濟學」,一類研究「發展經濟學」。

前者研究的是已開發國家;目標是在找出「在不殺死金雞母的前提下、最大化榨取金雞母的產蛋量」此一目標的合理稅率。

後者研究的是開發中、甚至是未開發國家;目標在找出「在不至於形成貧富兩極化的前提下、最快速提昇整個經濟體的經濟發展」的促產或振興景氣對策(稅率當然也是工具之一)。

既然研究對象不同,研究目標也不同,所採用的測量工具與所使用的資料來源也不會相同。但她們同樣都被人們稱為經濟學者;而且大部分都在經濟系或國際政治經濟學系裡頭任教,或是在世界銀行底下的研究部門工作。

儘管如此,顯然朱敬一眼中的“頂尖”「經濟學者」並不包含世界銀行或全球各大開發銀行裡頭的那些同行。看來臺灣人才濟濟,連個經濟學都能稱霸全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不要誤解了「氫能」

最近「氫能」這個詞紅起來了;但我要提醒大家,不要誤解了「氫能」這個詞。 在此之前,「氫能」在汽車產業的風潮,並不是把它當成一種「能源」 (並不是將之視為,類似風力、地熱的產能、發電方法) ,而是把它當成「電池」在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也來談談制服吧!

話說在前頭,制服、鞋襪、髮型⋯⋯等,甚至到校時間、輔導課存廢等問題,我不認為是教育改革的核心!之所以討論這些問題,我只是想,做為一個教育工作者,至少該教會學生,理性思辯的重要!

所以今天就來談談「制服」!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在這高喊正義的時代裡扣教官帽子是一件很潮的事

現在我要說的是,因為政大單一事件,就開始全面性要檢討教官是不公允的,一來現在很多教官根本很年輕,他們也沒有什麼特定的政治立場,再來,現在滲透進校園的,通常都是比較潮的覺醒勢力,換言之,檢討特定政黨入侵校園,再扣帽子給教官的論述都不存在。

為了某些政治立場,進而汙名化,最後貼標籤、扣帽子,欺負沒有管道發聲的一般人,這種行為,非常值得商榷。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關於寂靜的人造林,你只是去錯時段罷了》

關於護樹盟前晚的「最恐怖的森林」一文,我本來不想回應(拜託,連續兩天發超級大長篇,血條都要見底了,議題可以不要全部連著一起來嗎…),但由於該社團真的太過於聳動偏頗、無視專業意見、甚至刪除意見相左網友的留言,叫人實在看不下去,還是讓我在這邊表示一些想法吧。

首先呢,歡迎護樹盟來大雪山森林遊樂區舉辦你們在粉絲專頁裡口口聲聲一直提到的「死寂森林」參訪團。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訴你們,這個民國50年代作為「模範林場」的指標伐木區、台灣林道的始祖,在43k以後基本上幾乎都砍光光全毀了,是“完全的人造純林”,大樹砍得幾乎不剩,以二葉松、雲杉、紅檜用公頃為單位分區進行純林的栽造。這樣標準的人造純林,夠不夠符合你們聯盟心中「寂靜恐怖的森林」了呢?

我可以保證,你們來這邊,可以一隻動物都看不到,寂靜的森林好恐怖,好窒息,人工純林好邪惡好恐怖。
但我同時也可以保證,由我們的人來帶,同一個地方讓你看飽看爽,羊在那跳、鳥在那叫、帝雉路上走、飛鼠滿天飛。

不然雪羊這麼多動物照片,哪來的?天上掉下來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回應幾則留言

許多言論,必須制止就是必須制止。當然不是用武力強迫封口,而是說,在一個文明社會裏,許多荒唐可惡的無恥言論是被法律或眾人理應具有的基本道德意識所禁止的。例如,鼓吹仇視或鄙視特定族群。

比方說,去年夏天,英國倫敦大學一位地位極高的皇家院士,同時也是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叫做Tim Hunt,他只不過講了一句玩笑話說,”在實驗室裏,跟女生當同事很麻煩”。上下文的意思好像是說,女生比較容易會有一些感情上的轉移或投射。結果,幾天後馬上被轟下台。

但在台灣卻每天比這個不知道嚴重幾百萬倍的無恥言論天天都是,整個自由時報可以說就是這樣一個族群仇恨與醜化的宣傳機器;網路上更不用說了,誰敢對大陸稍微表示一點友善就會遭到各種完全沒有分寸甚至沒有人性的惡毒攻擊與醜化或造謠,億萬倍於黃安之所為,但大家卻不但無所謂,反而肯定這樣一種極度瘋狂病態的惡劣行為。至於什麼 “支那賤畜”、”死阿陸” 等等,幾乎就是綠色生物的日常慣用語。

這樣一些荒唐可恨的無恥作為,在這個綠油油的島上,不但不會受到任何來自法律或來自專業社群內部的嚴懲,反而會變成英雄,變成明星,變成戰神。

如果這麼荒唐的現象,長久以來瀰漫整個島上,居然都不會引起各位的憤怒,我也不知道還能怎麼說了,只能說很可悲,這個島沒救了,它始終是各方人渣的戰利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讀者投書】補習班究竟是扼殺思考的元兇,還是大學教育問題的照妖鏡?

三月四日的聯合報刊載了一則報導「前台大教務長:研究所被補習班攻陷」,大意是說研究生幾乎是靠補習考進來的,這對台大是個醜聞,因為補習班只會教如何應付考試,而不訓練學生思考,所以會排擠到有研究實力的學生進入研究所就讀。 由於在下也有十年以上的補習班教學經驗,看到這則新聞,頓時覺得有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這些教授批評最力的就是「補習班教不出會思考的學生」,但是學生要思考,前題是腦中須有「大量可用」的相關知識,如果沒有,又從何思考起? 或許在這些大學教授眼中,補習班老師都是「教書匠」。然而,教書匠也需要開發系統性的教材,配合淺顯易懂又精準無比的解說、不斷更新補充的時事例子,才能讓學生輕易地吸收理解。而且,每年都要經過「市場法則」的嚴格考驗,這種壓力下磨出來的教學功力,試問有幾個教授比得上? 如果有教授給學生的知識比補習班老師來得少、沒系統,那我就不知道這些教授要如何讓他們有思考能力? 學科基本知識都有問題了,會適合做研究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越描越黑

有個老員外娶媳婦請客,等半天,客人只來了一半。員外嘴裏咕噥著:”怎麼搞的,該來的貴賓現在還不來!” 圍桌磕瓜子等上菜、等得快要低血糖發作的賓客們一聽,心想:”媽的,意思是說我是不該來的遊民散客嗎?” 一氣之下,走了一些人。

員外一看有人走了,心一急,脫口而出說:”唉呀,該來的不來,這下連不該走的也走了!” 原本繼續堅守餐桌的客人一聽,心想:”媽咧個逼,意思是說應該走的是我嗎?” 於是又走掉三分之一。

員外這下心裏更急了,在後頭追著客人說:”喂喂喂,別走啊,誤會啊,我不是在說你們啊”。這一說,慘了,原本死守餐桌堅持等上菜的最後三分之一也凍未條了,不是說他們,那就是在說我們囉,於是全都翻桌離去,留下空蕩蕩的一場宴會。

有些時候,我的處境就跟這位老員外差不多,不管怎麼講都講不周全,越描越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