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Recent 多篇文章

【讀者投書】補習班究竟是扼殺思考的元兇,還是大學教育問題的照妖鏡?

三月四日的聯合報刊載了一則報導「前台大教務長:研究所被補習班攻陷」,大意是說研究生幾乎是靠補習考進來的,這對台大是個醜聞,因為補習班只會教如何應付考試,而不訓練學生思考,所以會排擠到有研究實力的學生進入研究所就讀。 由於在下也有十年以上的補習班教學經驗,看到這則新聞,頓時覺得有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首先,這些教授批評最力的就是「補習班教不出會思考的學生」,但是學生要思考,前題是腦中須有「大量可用」的相關知識,如果沒有,又從何思考起? 或許在這些大學教授眼中,補習班老師都是「教書匠」。然而,教書匠也需要開發系統性的教材,配合淺顯易懂又精準無比的解說、不斷更新補充的時事例子,才能讓學生輕易地吸收理解。而且,每年都要經過「市場法則」的嚴格考驗,這種壓力下磨出來的教學功力,試問有幾個教授比得上? 如果有教授給學生的知識比補習班老師來得少、沒系統,那我就不知道這些教授要如何讓他們有思考能力? 學科基本知識都有問題了,會適合做研究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談越描越黑

有個老員外娶媳婦請客,等半天,客人只來了一半。員外嘴裏咕噥著:”怎麼搞的,該來的貴賓現在還不來!” 圍桌磕瓜子等上菜、等得快要低血糖發作的賓客們一聽,心想:”媽的,意思是說我是不該來的遊民散客嗎?” 一氣之下,走了一些人。

員外一看有人走了,心一急,脫口而出說:”唉呀,該來的不來,這下連不該走的也走了!” 原本繼續堅守餐桌的客人一聽,心想:”媽咧個逼,意思是說應該走的是我嗎?” 於是又走掉三分之一。

員外這下心裏更急了,在後頭追著客人說:”喂喂喂,別走啊,誤會啊,我不是在說你們啊”。這一說,慘了,原本死守餐桌堅持等上菜的最後三分之一也凍未條了,不是說他們,那就是在說我們囉,於是全都翻桌離去,留下空蕩蕩的一場宴會。

有些時候,我的處境就跟這位老員外差不多,不管怎麼講都講不周全,越描越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陳真 談說故事

身邊有人常懷疑我轉述世界名著的真實性。真的是那樣嗎?人家世界文學大師會那樣低級地寫東西嗎?”等待果陀” 何等名著,會出現什麼 “自己講笑話自己笑到尿褲子” 的情節嗎?

基本上,我的轉述應該都是真的,但你知道,轉述這東西就跟翻譯詩一樣,難免加油添醋;有時是故意瞎掰,例如我敢保證等待果陀裏絕對沒有 “口吃患者買汽水” 的笑話;有時則是記憶難免有誤,畢竟自從大學畢業後,我就幾乎不再閱讀這些所謂 “閒書”,而全在學術書堆裏打滾了。這些閒書,大部份是在國中和國小階段讀的,另一部份是在念大學時。直到最近一兩年,因為每周甚至每天大量時間都在等車、坐車,零碎時間很多,才有一點機會重新複習這些閒書。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陳真 談各層面的關係

說,大家都會說;光是說,或是說個不停,有意義嗎?意義難道不是來自 “做”?你與其講一千萬句,不如去做一下下。這意思當然不是指的一種行為主義上的意涵,並不是說你得拋頭顱灑熱血或實際投入政治才有資格談政治,而是說,政治是一種無所不在的東西,你不可能有一秒鐘脫離它,因此,你勢必得面對這樣一種像空氣一般分分秒秒環繞你四周的東西,這時候,你是什麼樣的人,自然就決定了你會如何面對這樣一團無所不在的空氣。你說這空氣是政治也好,說它是一種現實世界也罷,總歸你得決定讓自己在這樣一種世界中,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然後你的話語自然就會取得它應有的意義。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醫師寫下的20件事

所謂《長老教會》,就在上星期二 (1/19),由長老教會總會總委會發給全體教會一道 |指令|,文件名稱叫 「對2016年總統與立法委員選舉的信息」。該文引經據典,其實不外就是要說:現在民進黨掌權了,大家務必要聽話,要乖,要順從。為什麼呢?這群綠油油的神棍說,因為《羅馬書》第13章第1節裏頭說道:「人人都應順從國家的權力機構,因為權力的存在是上帝所准許的;當政者的權力是從上帝來的。」換句話說,民進黨是上帝所揀選,他的權力是上帝所賦予,所以你們要乖乖聽從上帝的使者–民進黨–在地面國度上掌權。

這樣還不夠哦,綠油油的教會進一步引用《路加福音》第一章第47節及49節的一首詩歌,讚賞綠油油的勢力「成全了大事」,意味著他把萬惡的國民黨推翻了。《路加福音》第一章第52-53節如此說道:「他把強大的君王從寶座上推下去;他又抬舉卑微的人。他使飢餓的人飽餐美食,叫富足的人空手回去。」同時還噁心地引用《彌迦書》第六章第8節:「伸張正義,實行不變的愛,謙卑地跟我們的上帝同行。」藉以推崇蔡姓女士當選總統當晚的所謂「謙卑」論調。

連聖經都能如此扭曲,更不用說什麼證據了。證據對他們來說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所謂聖經也只是神棍們的一種政治鬥爭工具。這些人的心態其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敵我二分:只要是我方 (台灣人) 的政治勢力,不管怎麼無恥齷齪都沒關係,對其罄竹難書的卑劣惡行一概視而不見;至於敵人 (即大陸人或他們口中的所謂中國人),即便乾乾淨淨清清白白,也硬是能把你整個抹黑鬥臭。

將近三十年前,義光教會一位牧師送我一個長老教會《焚而不毀》的胸章,我總是把它別在醫師白袍上,十分珍視。但後來就不知給扔哪了,因為毫無價值,甚且令人鄙夷。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泛藍網民的困境與孤獨

要讓義勇軍,變成智庫,那時間就是慢慢來,催也沒有用,國民黨垮了,責任也不在我們身上。我不是要說喪氣話,一切都是歡喜做甘願受。如果需要改進,大家都願意虛心受教,但是我們的環境是艱困中的艱困,不要把我們想成猴子一樣,一座山一座山都是花果山。

看清楚一點,我燒掉時間、燒掉友誼,沒有報酬,比我更努力、更孤獨的藍營朋友多的是,我們說實在已經不需要批評了,已經夠多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的 可以去死了

說實話,那些喊「你們那個漢人法律」云云的人,其實可以去死了。我不是說氣話,而是字面上的去死。

何以她們可以去死?因為她們已經跟所有異己正式宣告:她們沒有任何遵守憲政法制的意願。沒有守法的意願,自然就沒有辦法脫離自然狀態;所以她們跟異己的關係,就只可能是弱肉強食。

既然我想不出她們在跟所謂的「漢人政權」開戰之後會有任何勝算的可能,而且對於“不願意脫離自然狀態”的人而言、「和約」是沒有任何意義的,別人也不會願意跟她們簽和約,所以雙方的戰爭、必然會以「一方的死滅」告終。而死的,當然會是她們。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英國能源政策值得學習嗎?

英國電力市場“自由化”,電力價格由買賣雙方依“市場機制”決定,當天某時段電力價格較平日高漲40倍。增加再生能源發電,減少核能火力電廠,電力自由化不正是歐洲國家貢獻台灣的“妙計”嗎?不也正是當今執政及反對兩黨都爭相擁抱加碼的民粹媚俗能源政策嗎?

如果德國、英國過去十年採行的新能源政策真能富國利民,台灣當然要“見賢思齊”加強學習。但德國、英國推行新能源政策的後果都慘不忍睹,台灣實豈不應“見不賢而內自省”,避免重蹈這些負面教材的覆轍。這是朝野兩黨及全國人民都應冷靜思考的重大議題。盲目崇洋是要不得的。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你們的健保很好 但我從未向你們乞討

我來台灣現在是第四年,結果所謂的陸生健保或中生健保,竟然吵了四年還在吵。從一開始由於希望能夠融入這個生活共同體,不被當做異類,所以希望擁有健保;到後來慢慢地對這個議題冷淡,反感,熟視無睹,習以為常。我一直非常明確自己的理性選擇,排除希望與共處一個共同體的他者相同這一因素之外,就實際利益而言,我完全不想加入健保。保費不論是700還是1200,我都寧可用這個錢去吃個麻辣鍋。當然你可以說我沒有防範風險的意識,我接受,因為打電話給我推銷保險的人也總是這樣說。

然而,最新一波的健保風潮又來了,一年一度,絕不缺席。廣大鄉民趁這個良好的機會,又要開始攻擊我們這群426了,被罵了三年多,我決定反擊一下,雖然也沒有什麼屁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談輿論、中國崛起與英美的齷齪勾當

中國崛起以來,不曾侵略它國,不曾派出一兵一卒,不曾發射一彈一炮,所謂影響力之擴張,無非就是提供各國經援,協助開發民生設施,鑿井開路,建水庫設電廠,方便以後大家互相往來做生意。然而,英國和美國卻不是這樣,半個多世紀來,不斷在世界各地燒殺擄掠殺害數千萬生命。惡行不奇怪,奇怪的是:人們居然完全看不見血流成河,卻能看見一點皮毛之傷,並且為之 “義憤填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哲學家維根斯坦

這裏頭很容易產生一種行為主義式的誤解,並不是說你應該改行去當校工、當園丁或當什麼基層工人,更不是說你應該弄殘自己的一雙腿,當然也不是說你應該故意放棄世俗前途。一個人值得仰慕,必然是因為他 “是” 什麼,而不是因為他 “做” 了什麼。我們之所以能夠 “做” 出什麼,是因為我們 “是” 什麼。同理,當我們不是什麼時,就算你在行為上再怎麼故意模仿也不會使你變成什麼。如果你是一頭獅子,就算你病了,瘸了,老了,乃至死了,你始終都還是一頭獅子;但如果你是一隻兔子,哪怕你長得很胖很大隻,毛髮蓬鬆得很嚇人,哪怕你故做披頭散髮狀,發出獅子吼,你仍然還是一隻兔子。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一元槌槌的「四萬換一元」騙局

這就是台獨標準的鋸箭法式看歷史,掐頭去尾只看他要看的那一段,然後散播在網路上餵食給許多不知真實情況的人,把他們一個一個教育成一元槌槌(閩南語發音,跟傻逼的意思差不多)的低等吱。其實用腳指頭想都知道,要是你的資產真的瞬間縮水變成四萬分之一,你會不暴動?會不起來革命嗎?但為什麼當年都沒發生?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是「民主殺手」還是「自由燈塔」?

以前大陸那邊說老蔣總統是「人民公敵」,台灣這邊說老蔣總統是「自由的燈塔、民主的長城」。
現在是大陸開始說老蔣總統是「民族英雄,千古第一偉人」,台灣這邊說他是「劊子手、殺人狂」。
其實蔣中正只是個凡人,但是他一生有非常跌宕起伏的遭遇。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影片】洪素芬的婆婆 回憶日據時代的生活

年輕人的媚日言論實在讓我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樣的教育讓他們有這種思維?是誰洗的腦?

泛綠網民說,日據時代生活過的很好,很進步;是國民黨來台殘害台灣人,日子更不好過。這種鬼扯的言論確實已經在網路漫延。

我訪問我91歲的婆婆,婆婆說:「現在日子很好過,什麼都有,日據時代米都是用配給的,自己種的稻米只能配給到幾兩。
因為配給的米不夠吃,所以爺爺(婆婆的父親)要偷藏稻穀在屋樑上,半夜再偷偷拿下來搗成白米。」

婆婆的說法間接證實,八田與一不是某些人口中所謂的農民的恩主公,農民的恩主公是蔣中正。蔣中正的土地改革有%70的農民受惠,而日據時代自己種的稻米都給了日本吃,台灣人只能吃地瓜籤。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陳真 不捨夢想?

至於在這島上,我們之所以還說這些不合時宜而且肯定又會招來災禍的話,並不是因為我們對這個島嶼還懷有什麼期許或希望,而只是說點故事,留個夢境般的紀念。或許真有那麼一天,真的就如馬克思所說:”我們的功業並不顯赫一時,但將永遠存在,後代高貴的人們,面對著我們的骨灰,將灑下熱淚。”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學生要「權」不要「責」,台灣未來夭折

政治運動須從高中校園退潮,而非在「黨政軍」退出校園後,爭相到校卡位。學生「人權」的浪潮,須迎向學生「人責」的岩礁、接受制約,非愛起什麼浪花,就起什麼。校園不能廢體罰,也同時廢了「因果論」,讓學生不必承受惡因所結的惡果。

因為在捷運隨機殺人的鄭捷是學生,砍女友47刀又當眾性侵的張彥文是台大碩士生,殘忍殺害同窗好友的是高醫高材生 … 在因果律混亂的校園,教育出來的孩子行凶越來越殘忍, 但到法院審判時,又越來越懦弱,知道人權,卻不敢面對殺人的人責。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你一定要知道的工業4.0 未來工廠的革命浪潮

製造業競爭已由成本、品質、交期、推展至最低採購數量與客製化服務滿意度。台灣產業如果不積極從事工業4.0轉型努力,極可能改變台灣企業在全球供應鏈中之角色與價值,甚至在下一波工業革命浪潮中,完全被淘汰。

有些產業以品質與成本為重,如機械加工,競爭對手藉由連結與優化維持品質、同時還能降低成本,而台灣停留原地,將難保有現在供應鏈的地位。

有些產業在競爭者間成本與品質差異不大,但若能「快速交貨,訂單量少也能接」的企業便具有較大優勢。台灣現有之產業結構,以中小企業居多,以往以靈活接單、彈性生產、快速回應能力取勝,未來這方面的優勢維繫,必須仰賴工業 4.0 化。

工業 4.0 未來必然改變國際產業布局,重新分配價值與利潤。當國際大廠藉由資通訊工具有系統進行製造連結與優化,交貨速度更快,批量少到 1 件也能接時,台灣業者現有之優勢不再,在全球供應鏈中的角色被取代,將是未來極大隱憂。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陳真 談電影院進食文化與台南市的恐怖髒亂

住在台灣真的實在不是普通的痛苦,食衣住行育樂,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很痛苦。當然,南北還是有別。我的故鄉–台南,曾經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台灣城市之一(僅次於宜蘭),但二、三十年的糟蹋下來,它已經不是人住的地方;特別是賴啥咪當權的這幾年,根本就是無政府狀態。在台南,你想幹什麼都行,只要你不怕死,只要你拳頭夠硬或關係夠好,簡直可以為所欲為,所謂政府是不存在的。就算你把車子停在路口正中央也沒關係,只要你夠兇夠狠夠無恥,你的自由就會隨之無限擴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國賊李登輝 ! 岩里政男是日本人,不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

李登輝不是媚日,也不只是賣台,是回歸日本右翼軍國主義、是反人類文明。但即使他效忠的,是他20歲寫血書,志願參加去侵略他國的日本皇軍,也不能失去人性 !在慰安婦上,李登輝的卑劣,和馬英九的至誠,對比實在太直接。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