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談「卑劣的行徑」

如今,民進黨才執政兩星期,竟然馬上改口說台灣會有缺電問題,而且更不可思議的是,竟然是要重啟風險疑慮最高的核一廠一號機。我在想,林義雄是不是應該出來給個說法?當蔡小姐在選舉前保證民進黨執政既不需要核能,同時也保證不會缺電時,台電還發出聲明表示:「這怎麼保證?再生能源的不確定性太高,不可能靠這個保證不缺電。眼前狀況是核一廠 2017 及 2018 年兩部機組就要除役,瞬間少掉 4% 電力。如果核一到核三延役問題不討論,地方政府禁燒生煤問題不化解,那麼,今年 7 月 2 日指考當天備轉容量率降到 1.9% 的瀕臨限電危機,就會再發生。」

結果,台電的這番如實聲明,遭到民進黨攻擊說是在「恐嚇咱台灣人」、「欺騙咱台灣人」。這個黨,整天動不動就是講「咱勇敢的台灣人不是被嚇大的」那套族群煽動說詞。而且,所謂反核團體還因此控告台電發言人,說他造謠,以刑法罪名控告他「偽造文書」,還說台電「若膽敢再說缺電,每說一次,我們就控告一次。」至於一些所謂反核人士更是離譜到爆,完全就是以一種信口開河隨口撒謊造謠的方式在「反核」,比方說有一位旅日「作家」(我不確定是不是作家),竟然說,即便是在最炎熱的夏天用電最尖峰,台灣的備載容量還有 23~28%!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我的中國情結,我的台灣情緣/項武忠(公開信)

李遠哲回台之前幾個月曾找我夫婦長談,由於我不會台語,那時台灣在李登輝時代,民粹太強,我是如此與李遠哲作的協調。我由普林司頓給我薪水,中研院只付我生活費用,我回中研院試看做研究員半年。

但是李遠哲回台之後,就任院長不知聽了誰的話,說項武忠是不可能完全聽話的。(沒錯,如他今日所為,我一定如今日一樣批評他!)

他不發我聘書。

我對他的教改,我一直批評他!

他把中研院政治化我一直批評他。他遴選翁啟惠,我也警告他們不要政治化。

在陳水扁時,他為所欲為,馬英九基本上把中央院成了治外法權。

現在,蔡英文更是想把中央研究院成為李遠哲幫她代管的後花園。

這是我們幾十院士,想搶救這個機構的最後努力。

蔡英文、李遠哲!放中研院的崇高地位一個生路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中研院士項武忠給蔡英文總統的公開信(二封)全文

蔡英文總統大鑒:

我又一次給妳寫公開信,因為據報導妳已決定選廖俊智為下一任中研院長,完全不能等我們五十多位院士連署希望在七月討論遴選程序之後再作決定。

中研院長人選比台灣經濟、兩岸關係更重要?怎不令人生疑!

不得不由我相信坊間傳言!宇昌、浩鼎、李遠哲、翁啟惠與蔡家的利害結合是不可告人的。

我以為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是打有一番作為的,我錯了!

記得否?滅秦者,秦也!滅六國者,六國也!天佑台灣。

項武忠 六,二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人民的範圍

豬農的事情,有一個表格大意是這樣寫的:『太陽花的理念是反對對中共的黑箱貿易、捍衛民主,美豬根本還沒要開放你抗議個屁。』

喔,所以2014/3/18服貿生效了嗎?開始執行了嗎?

有嗎?

那你可以抗議還沒發生的事情,豬農就不可以?

服貿開了一堆公聽會叫做黑箱,蔡英文選前訪美偷偷摸摸從側門跑去跟美國人密談,回來就說考慮開放美豬,這不黑箱什麼是黑箱?妳蔡英文跟美國交換了什麼條件,請問妳有比照服貿把PDF公開放在網路上嗎?

你可以抗議黑箱,豬農就不可以?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郭位致馬總統的信(全文)

中研院有待革新再造。長期而言,中研院宜單純並虛級化,院本部當以院士為主體,認可獎勵傑出研究,以提供國家科研文教政策為主;研究所及中心並無專屬研究 生,宜檢討,重點併入各大學以利推行教研合一的理念,兼且有助科研導入社會、遠離綑綁手腳的困境。社會關注中研院之發展,鈞座若有疑問,則尊敬不如從命, 本人本著之前服務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高級管理團隊的經驗,樂意交流,詳述當代國家及科研管理的態度與實踐。

本人出生成長於台灣,教研於美歐,以外地之人,應聘出任香港城市大學校長,總有感觸。大道直如髮,春日佳氣多,心存故土,理當尊重邀約,表陳建言。然而社會紛亂,大道不行、小道橫行,正直誠信之建言者,反陷流言攻詰之境,有違學術獨立自主。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郭位校長致中研院院長遴選委員會的公開信

近來有關中研院院長遴選的諸多惑眾謠言,真真假假,廣泛見諸報章媒體,而無中生有者亦多。加之,在遴選過程中,惡意抹黑,政治陰謀不斷。在台灣,教研機構重「選舉」輕「遴選」,有把權術運作為職志,無論專業道德,只問派系立場,凡此困擾社會,助長分化,有違台灣福祉,絕非本人所期冀。為解疑慮,回歸理性行事,在此鄭重退出遴選,要求不呈報本人給總統為遴選委員會的推薦人選之一。任何人能循正當過程,提報任命,本人必定支持。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對於一個政治中立如一的讀書人來說,台灣的政爭如野草蔓延無所不在,令人憂愁。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鄭捷求生,晚13分鐘?

根據現行法律,三審定讞,就是確定,就可以執行,
至於非常上訴或再審,可以提,
但並沒有停止執行的效力,
不然鄭捷也可以找律師一直提一直提,20年後還在提,
鄭捷永遠死不了,
那判決確定就沒有意義了~

當然,這次鄭捷執行過於快速,
甚至連再審或非常上訴的機會都沒給,
難免被詬病,
不過說實話,這種罪證確鑿不可能是別人幹的的案件,
能夠提出什麼非常上訴理由或再審理由,
足以推翻原判決認定?
我是很好奇拉!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給中研院翁啟惠院長的公開信

翁院長今天在立法院還說「因為自己在美國待很久,覺得成年子女的財產是不能講出來的」。

很抱歉,翁院長,美國非常多學術機構或大學,在研究者與廠商間關係的利益衝突揭露規定中,都要求必須揭露成年子女(adult child)是否持有該業者股票。不僅是政府所屬或公立機構如此,即使連一些私立機構為了維護學術公信力與避免爭議,也一樣會如此。舉個例子︰底下第一則留言的連結是我友人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剛填過的Conflict of Interest Disclosure Form,您和您前兩天開記者會說您並未違反揭露規定的護主幕僚們,一定看得懂。

堂堂中華民國政府所屬的最高學術機關中研院,利益衝突揭露的自我要求與解讀,連美國一間私立大學都不如,您在美國待了那麼久,您覺得如何?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中研院的問題豈止在翁啟惠院長?

自從中研院副院長上禮拜在立法院公開表示:依據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雖然「二等親」持有股票須揭露,但是「依據經過律師審訂的條文,『二等親』不包括『子女』」,這在國內律師界和法學界就引起一片嘩然!因為我們無法相信,有任何只要曾經念過法律系大一的律師或法律學者,竟然會有可能給中研院這種「法律意見」!

事實上中研院的利益衝突揭露內規的條文前後矛盾、文字用語模糊、規範目的不清的問題,早在浩鼎事件發生之前,四年前這個內規剛公布的時候,我一看到就忍不住詢問中研院法律所的幾位朋友:你們中研院法律所的陣容如此堅強,有這麼多優秀的法律人才,尤其還有多位對於生醫倫理、研究倫理格外有研究的特殊人才,怎麼你們院裡會訂出如此粗糙可怕的內規出來?

他們搖搖頭說:我們自己中研院法律所的人給高層的「法律意見」根本不被重視啊。只要我們的意見讓高層不喜歡,他們就會去院外尋找能讓他們「喜歡」的法律意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錯的不是美豬,而是以為人民比豬蠢的政黨

民進黨在野時的確是稱職的反對黨,凡事都反,凡事做盡做絶,如今執政却要收拾自己的爛攤子。到時執政一如台北市柯市長的風格,所有的錯都是前任市長的錯,忠孝東路公車引道一上任就拆,何等意氣風發,曾幾何時,送市府預算中又將忠孝東路引道的建設編入。

前立委朱高正說,「國民黨是爛黨,民進黨是亂黨」,這句話現在看來是真知灼見。

在我看來,一個是笨蛋,一個是壞蛋;國民黨為了得到利益被騙,民進黨為了得到利益去騙。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生命是一絕對狀態,廢死如何回應被害者的生命?

廢死與否牽涉到的卻是正義論與倫理學的層次,它與民主根本沒有任何血脈關連。它所要論述的是被殺害者的生命,如何能夠在正義的秤陀上,得到十足的償報!但這樣深刻的議題卻淪入一群法匠的手上,用死刑無法嚇阻犯案等社會治理的議題,取代了正義的探索。生命被暴虐無情地取消了的正義求索,卻早已消失無蹤。

正因為生命是一絕對狀態,一個人被陰謀地折斷了生命,就像被推去逾越了一條無法折返的線,再沒有任何方法能從死蔭的山谷返回,熱切的血肉瞬間變成毫無生息 的僵冷的屍體,於是,「殺人償命」才成為自古即被確立的懲治辦法,它首先是在回應被害者的生命,至於此一治辦的方法能否嚇阻犯案,應根本不在其慮下。

唯有生命能夠償付生命,這是這個議題的核心倫理,亦是正義所以不致失去重心,能夠繼續其他各種正義層面得以平衡、申論與延伸的根底。

回到我的最原點,我必須說的是,廢死不是流行的民主語彙,它與民主、自由,半點關係都沒有,廢死即是與罪惡同謀,基督的憐憫並不、也絕不施於魔鬼的狡計上,否則,即連基督亦不能成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他們是病人需要醫療,不是壞人需要制裁

我不會太抨擊把精神疾病以公權力送醫的行為。如果你是做生意的,店裡天天有這樣的人來鬧一回,我想大家也受不了。可是這些朋友不是壞人,而是生病了。他們需要醫療照顧,不是制裁。更何況如果你有看過他們的家庭,其實我還滿替他們的父母心疼的。

政大搖搖哥也許有適法性的問題,這交給法院。但是在這之前,有誰關心他們的醫療人權?過去幾年台灣人只關心阿扁的精神狀態,還搞到23個中研院院士連署(然後現在又像核子潛艇一樣安靜)。

他們是病人,不是壞人。他們需要醫療,不是制裁。

我不反對公權力協助他們就醫,但是要合法,而且應該配合整體社會安全制度來做。至於在幫政客護航的那些朋友,省省吧,你只是要挺柯罷了,至於他們的醫療你根本不在意。想想也挺悲哀的,為了挺一個沒有政績的政客,你們可以右翼成接近納粹的程度,你媽要是知道應該很傷心。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讓我們正面來補「馬公空難」中的起司破洞

其實飛安事件調查的目的並不在於追究是誰造成事故,重點在於找出所有的環節,是不是有機會在未來能夠防止同樣的事情發生。

真要追究誰該負責有什麼意義?機長違反了規定,在無法看到跑道的狀況下降到了不該降的高度,最後造成了事故。而他也付出最大的生命代價,然後呢?結案了是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蔡英文的「半衰期」

我們請問,還沒有上台的蔡英文呢?我非常擔心,蔡英文比馬英九柯文哲更慘,她的半衰期,很可能會是「負」的──也就是說,她還沒有上任,大家已經把她看破手腳,準備看她出洋相了。別看如肯亞事件似乎立委還在罵馬政府,可是人民顯然已經在想:如果是民進黨政府,會怎麼樣?同樣讓老共帶走,還是同樣把人搶回來就放掉?

類似的事情太多了,比如護照貼紙好了,你蔡英文政府總該有個態度吧?又比如服貿監督條例,結果跟張慶忠「三十秒送院會」的結果一模一樣,你蔡英文政府總要解釋一下吧?現在準農委會主委曹啟鴻(黑心油就是由其治下的屏東開始的)說「哪有能耐不開放」美國含瘦肉精的豬肉,一堆人──尤其是當時誓死抵抗美豬進口,大罵官員混蛋的立委──全都崩潰了,蔡英文講清楚吧,你所屬的民進黨,到底算是個什麼?是換了屁股就換了腦袋的變色龍,還是為奪政權可以不擇手段的詐騙集團?這些事情,蔡英文遲早要面對的,你現在還可以躲,等520就職之後,就無處可躲了!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兒虐」–兒科醫師永遠的痛

去年5月29日,台北市某小學,一名8歲小女生,被歹徒伺機在廁所割喉殺害。媒體大肆報導,接下來的1個多星期內,我們林口長庚紀念醫院兒童加護病房就接 獲6名受虐到重傷害的嬰幼兒,超過平常全年類似個案的1/3!他們受虐的方式五花八門,有被大力搖晃到顱內出血的、有被重擊到內臟出血的、有被遺棄在家中 餓死/餓到昏迷多重器官衰竭的、有被餵毒藥的…。其中一半,三位小朋友從此沒有再醒來。

殺人有沒有模仿效應?虐童有沒有連鎖效應?絕對有!我已經在擔心!按照我們媒體一貫鍥而不捨的傳統,我們網路鄉民迅速慷慨分享的美德,這個新聞還有照片擴 散的速度、幅度、廣度、深度,有可能造成一波模仿的風氣。就在我們擔心「腸病毒71型」疫情來到以前,就要面對「兒虐」的疫情。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這就是我們國家的最高學術機構?

在選前就已經有各種排擠郭位校長的風聲出來,中研院正應該戒慎恐懼在程序面做好,以杜悠悠之口。結果沒有,搞出選前換制度的瘋狂事。中研院院長選舉制度已經進行多年,請問這個制度有發生任何問題嗎?那根據什麼原因要在選舉當下臨時修改制度?這樣的修改為什麼沒有被公告討論?有全體院士的認可嗎?這種到了選舉當下才偷改制度還不敢公告,被抓到了還只想著抓洩密者。這個組織的權利者毫無道德高度可言。

中研院很大,非常大。裡面有許多優秀與品德操守佳的人才。但可惜,他的管理者與有權者沈迷於權力與金錢遊戲,把管理職責、道德操守與法律紀律視若無睹。中研院的問題只有中研院自己可以救,因為我基本上看不到中研院同仁的自我批判,大家都只想當沈默的好人。我們,就這樣失去了國家的學術風骨。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新政府的選擇題:增加跑道、新建機場或減少來臺航班

認真的說,桃機真的沒有明天(除非從今之後運量需求越來越小),即便是所有道面都正常運作,目前的使用量都已經幾近飽和。機場已經使用了37年了,其實已經到了需要徹底大修的年限了,問題是有沒有辦法關閉半個機場好好的整修?任何的道面關閉都有可能造成嚴重的延誤,然後客人吵、媒體報,然後就草草加速收工,只做到表面工作,地基根本就已經差不多了,表面的整修根本就撐不了多久。桃園機場真的需要多一條跑道(外加兩條滑行道),然後把現有的道面徹底打掉重練。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爆卦] 廢宅口中「台灣之光」:鳥瞰台灣詐騙產業

這兩天報紙開始大幅報導台灣人在國外詐騙的新聞,在我看來都沒有講到癢處。事實上,台灣的「電信詐騙」「產業」在國際上「蓬勃」發展早就誇張到大家光看報紙根本就想像不到的地步。許多「企業」發展到變成跨國組織,遍步全球。而且還軟硬體上中下游,產官學界全包!鄉民不要不相信,我說了你就知道台灣詐騙集團有多囂張。

說起來,近年來台灣詐騙集團死灰復燃而且越來越囂張,原因其實很難堪,就跟我們台灣自己打擊詐騙犯罪不力有直接關聯。

先講「產業」發展史。

早期詐騙集團大多數都只在台灣境內作「國內生意」,慢慢台灣人學乖了變難騙,再加上台灣後來實施單日ATM轉帳金額上限三萬元的措施,相當有效!於是「市場」萎縮業務衰退,才有人轉進中國去「創業」的。注意!這些人不是一開始就像現在一樣,跑到東南亞或第三世界國家去,因為語言不通,不懂當地民情,「業務」根本開展不了。但是中國跟我們同文同種,再加上中國民眾根本沒有相關經驗,一騙就倒,開始掀起一波「中國熱」,大家蜂起雲湧,「大膽西進」。許多「公司」越做越大,從原本「跑幫單」(台灣人自己打電話),慢慢發展到僱用當地人當「業務員」,然後自己當老闆。一開始業務推展很順利,發展到兩岸都有「客戶」,「營業額」也越衝越高。但是大家都知道,這種公司服務客戶是「有教無類」「來者不拒」的,正所謂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沒多久到岸的黨政高層和高幹家庭也「服務」到了,中國警方就爆炸了!開始雷厲風行,大舉搜捕,再加上中國刑法詐騙罪判超重,依據金額多寡量刑,最重本刑可以判到無期(台灣才五年!唉!),而且對岸監獄很難關,一天照三餐打。很多台灣「老闆」被嚇到,趕快收山逃命。

於是,在對岸嚴打之下,台灣的詐騙業事實上也「不景氣」了幾年。印象中大概在08年還是09年(不是很準確),詐騙案就變少很多。鄉民有經驗的回想一下,差不多那時從早期一天接到三四通,慢慢變成幾天只接到一通,就是「不景氣」的結果。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新聞稿】自己錯了還怪人

大家都知道,兩岸關係錯綜複雜,不是我們說什麼對方都會接受,如同在台灣,教授講的學生也不會全聽。依兩岸共打及司法互助協議,法務部是「單軌多點」下的聯繫窗口,舉凡犯罪情資交換、合作恊查、共同偵辦、交付證據等,皆需經兩岸討論協商,才能進行,法務部無權片面決定。

徐永明等立委及一些名嘴一聽到大陸要辦台灣人,就不分青紅皂白強要政府救人,法務部表示要先與陸方協商,被罵到臭頭。

法務部一面努力說明,一面積極與大陸聯絡,還沒談出結論,人就送回來了。相關事證全在大陸方,法務部主動去要,刑事局也去聯繫公安,都尚未取得。不得已,只好先放人再繼續蒐證。

見 國人一片罵聲,這些立委又把責任推給法務部,指法務部消極擺爛。好像只要法務部開口,大陸就會遵命照辦,完全不顧協商需要雙方願意且需時間。這些立委一面 痛罵大陸,製造對立,激發仇恨,一面要法務部向大陸索取證據資料;一面説大陸證據不具證據能力,大聲講無罪推定,不可像大陸隨便押人,一面又説這些人沒被 收押是法務部擺爛。

這類操弄民粹的作風,真的會害慘台灣。拜託這些立委,如果真的愛臺灣,就適可而止,放過台灣吧!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臺灣人,你要理盲濫情到幾時?」

無罪是指「無照經營電信業」丶「無照使用電信設備」丶 「組織犯罪」三個案子。換言之,在肯亞「使用電信設備」部分無罪,但「透過肯亞電信設備詐欺大陸民眾財物」部份,則尚無結果。所以,按照「犯罪結果地的屬 地原則」,當然是送到大陸「審判」! 所以,呂秋遠大律師說他們無罪卻被押到大陸去是大錯特錯的說法!

無罪推定原則只是「暫時假定」嫌犯是無罪的,但因仍有「犯罪嫌疑」,故須受審以確認有罪與否。而依照「屬地原則」,去大陸「受審」又有什麼問題?此外,大陸並沒有派人去押,是用上述原則和「陸肯」外交關係,要求肯亞警方抓人,再由大陸人員接收到大陸。 而且,目前只是「受審」,誰說他們一定有罪了?那還看大陸方面提出的證據是否充份。此外,照反對方的邏輯,當初台商林克穎酒駕撞死送報生,之後逃出臺灣, 我方政府又何必去英國打官司引渡林克穎回來服刑?又或者,未來有大陸人在台灣犯罪,或在第三地對台灣人詐騙,那我們豈非要將他們送回大陸?

兩岸詐騙刑度比一比:
以詐騙金額20萬人民幣(100萬台幣)來比較,「台灣刑期最高五年,罰金10萬以下/大陸刑期十年起跳,每多出4萬8,刑期多一年」,而肯亞的台灣人詐騙嫌犯,騙了兩千多萬人民幣,最重可處「無期徒刑」,這也是我們的「台灣同胞」拼了命不想被送去大陸的原因。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