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真 談齷齪選舉 Part 2

我看台灣人對於這次台北市公然作票的骯髒選舉之冷漠反應,甚至反過來攻擊、嘲諷與羞辱丁守中,感覺很心寒。這個島,每天民主法治喊個不停,實際上卻只是一種內涵空洞的口號,藉以催眠,藉以自我陶醉。 

作票並不一定是把票憑空做出來。作票指的是,動用各種非法或不公平手段,操弄雙方得票數。比方說廢票的認定標準不一,比方說刻意在投票所的地點選擇上或內部空間設計與動線上動手腳,藉以逃避監督開票或代領代投,或藉以污染對手選票以作廢,或是用各種方法降低對手的投票率等等等。 

比方說,今年很多老人或軍公教因為年金及退休金被砍,對柯文哲及人渣黨很不滿,於是,想方設法減少老人及軍公教的投票率,就能有效打擊對手。你想,幾個老人能夠在大太陽底下排隊排個至少一、兩小時等投票?有多少選務人員因為選務繁忙而放棄投票?  繼續閱讀 →

陳真 談齷齪選舉

手段的正當性,從來都不是台灣人民所關切;特別是綠營的支持者,基本屬性更是如此,對於是非善惡漠然,顏色至上;甚至越卑鄙齷齪,越受歡迎,因其基本心態是這樣:非我族類,其心可誅,因此,只要能殺敵,任何手段都是對的。 

讓我很驚訝的是:沒想到柯文哲這回的奧步比上一次還卑鄙,居然監守自盜,在自己負責的選務與選舉程序上直接動手腳。難道你還能想出比這更骯髒的選舉奧步? 

議論政治也許可以分成圈內圈外兩種。圈內看門道,圈外看熱鬧。即便是看熱鬧,是非黑白理應還是清清楚楚,但人們卻仍然故意裝蒜,要不就是根本不當一回事。 

不妨想想,假設今天是綠營面臨二綠一藍三搶一的棄保局面,他有可能讓這種一邊投票一邊開票長達四小時的情況發生嗎?好讓對方有四小時的時間從容且公然地操作棄保。有可能嗎?甚至當其中一位候選人都已經準備要發表敗選感言了,尚未投票者還會投給他嗎?綠營或柯文哲有可能讓這樣一種不公平的骯髒事發生在自己身上嗎?可能性是零!絕無可能。  繼續閱讀 →

陳真 談說話

我從不打誑語,從不講自己並非徹底了解的事,所以,請相信我說的。

一個人想要支持什麼黨是根本無關緊要的,那只是一種個人自由。問題是,這個黨並非真正意義上的黨,它沒有任何理想或立場或主張,純粹就是一個貪婪無度、無惡不作、唯利是圖的黑幫詐騙集團,並且聚集一群為之搖旗吶喊、共同分贓的文人走狗及御用學者。

至於小野寫的什麼書,拋開一切是非不談,光談文學本身,在我看來,那就是一堆垃圾。

我常納悶,究竟是什麼樣的人會去看那樣一種書?你一定會說,你又沒看過,怎麼知道是垃圾?但是,一盤腐爛發臭的菜,或是一顆臭雞蛋,難道你一定要整盤拿來吃才能判斷? 繼續閱讀 →

陳真 支持以核養綠公投 (六 ~ 十一)

但是這幾年,也許時代不同了,輕薄短小了,雖然依然乏善可陳,但卻覺得自己在某些方面似乎還勝過一些人。所謂勝過就是:我能看見他們所看不見的;我知道什麼是饑餓,什麼是貧窮,什麼是恐怖與黑暗,什麼是光明與絕望。

輕薄短小光鮮亮麗的年代,這類沉重辭彙依舊盛行,但卻只是一種類比,而非實質。透過類比,我們知道人們的意思,但語言的使用,卻早已遠離真實。 繼續閱讀 →

陳真 回覆以核養綠的志工來信

我自己這一生,在社會議題上,從未絕食,但卻經常禁食 (公開或不公開),也就是說,設定一個日期範圍,比方說三天72小時,不管訴求為何,不論訴求是否通過,時間一到就停止禁食。

即使是經常禁食的甘地,一生也僅有過幾次絕食。最嚴重的一次是面臨印回暴力衝突,死傷無數,甘地因此決定以死相諫,要求雙方放下武器。我想說的是,希望士修不要絕食,畢竟來日方長。 繼續閱讀 →

陳真 神聖民主投票制度下的惡夢

我們之所以浪費時間講這些,並不是要批評人渣政客及其一票同路人,就跟社會上一大堆做奸犯科的歹徒沒兩樣,這些人有什麼好批評?幾十年來,我始終覺得,批評政客只是一種自我貶低,一種自我做賤。對於這樣一些人,這樣一個黨,你只須想辦法把他們打倒並繩之以法,而根本不值得批評。因此,我之所以浪費時間寫這類東西的目的,當然不是要批評這個貪婪齷齪的政治詐騙集團,而是針對 “真腦殘人士” 而寫;畢竟 “真腦殘人士” 也有所謂神聖的一票,當腦殘人數遠遠多於正常人時,在所謂神聖的民主投票制度下,後果就是永難擺脫的惡夢,社會永遠控制在呼風喚雨擅於洗腦的人渣歹徒手裡,永不超生。 繼續閱讀 →

陳真 姓柯的他媽

綠營之中,比柯文哲更爛更貪的多得是,但他之所特別卑鄙,特別令人厭惡之處就在於他是這樣一種典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嘴巴講的全是仁義道德,但所作所為卻全是雞鳴狗盜,把台灣政治文化中最醜陋的一面,發揮得淋漓盡致。從他當年選舉時就是這樣;包括養網軍抹黑造謠、作假美化自己(比方說一堆所謂淳樸的假照片),自導自演栽贓抹黑對手等等,無惡不作。而且,在金錢上非常不乾不淨,長年接受藥商和廠商的巨額賄款。 繼續閱讀 →

陳真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續)

這群綠營的走狗文人,長年以來,可謂好話說盡,壞事做絕。只要是非我族類,明明根本一點事也沒有,也能虛構出各種罪名扣在對方頭上,然後搬出一大堆漂亮理想講得天花亂墜。而且, 永遠都 “覺醒得剛剛好”,永遠都知道舉順風旗搭順風車,哪邊主流就往哪邊靠,名利雙收,左右逢源。

今天要是管中閔是綠的,即便扯盡天下爛污,親綠學者們保證也會護航到底;要是誰敢拔掉他,保證早已鼓動成千上萬的腦殘學生罷課、佔領行政院或總統府了。 繼續閱讀 →

卡管啟示錄,啟示了我們一些什麼?

管中閔,不管你喜不喜歡他,都不能否認他是一個乾乾淨淨正正直直的人。但是,因為他不小心選上台大校長,人渣黨便傾全力抹黑他。一個學校校長職位,比起各種暗無天日伸手不見五指的撈錢基金會與黑機關及國營事業以及各種政務職位等等,油水相對比較少,但大學校長一職,意義不在於油水多少,而在於思想洗腦與高教人事控制,因此,必然得由 “自己人” 擔任。依人渣黨的作風習性,絕無可能輕易拱手讓人之理。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