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大便說

Recent 多篇文章

民粹可以辦案?可以啊,看哪個倒楣鬼願意被民粹審判?

但到底是法官恐龍還是鄉民恐龍?你想,所有卷證法官都看過,鄉民你會比他清楚嗎?然而「法官不語」是職務上的要求,我基於法學素養與遍閱全卷所判斷的一切,通通會交待在判決理由中,客觀上是可受公評的。

所以自認為比法官行的,這案子你來判判看,而且不能悖離證據法則與法律規定,一樣一樣來,寫得出來,我服你。

如果用酸的就可以獲得所謂的正義,等於是回歸到上古時期,直接綁在樹幹上,用石頭打死,家產充公不就得了?

而且又回歸到上古時期,人人都覺得自己德行兼備,可以主持正義。

現在好像不需要法院了,找包青天的後人來吧!我相信、酸民也相信,法學素養可以跟食安專業一樣,不需要專業證照、學(經)歷,藉由血緣與性交即可取得。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