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

Recent 多篇文章

陳真 夜診原音重現

“人應該單純,但不要愚蠢",我勸告那位護士小姐的這番話,其實並無貶意,亦非高高在上的指導,而是用20年家破人亡般的痛苦心血所換來的體悟。我相信有一天,這位小護士以及千千萬萬跟她類似的人,終究還是會變得成熟與世故,不再愚蠢。但很可悲的是,當一個人不再愚蠢時,往往也很難再保有單純的赤子熱血,大家學會了沉默,學會了明哲保身,學會了觀望,學會了利害分析。在我看來,這比單純的愚蠢更可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228被忽略的『日語生死檢定』

「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每年都要演一次的228

其實有意識型態根本無所謂,也可以尊重,但因為意識形態去捏造歷史、扭曲事實,還舔不知恥的高喊是正義,那真的就是無恥了,要轉型正義也好、民主自由也罷,搞一堆名詞對老百姓生活沒太大幫助,反而增加對立。大方的把真相告訴大家,不要當作是政治操作的手段,不然充其量,那也只是叫轉彎,不叫正義。

台灣人根本不想被統,堅持的是中華民國,根本也不會想獨。

多年來的操作,現在被欺騙到堅持中華民國的就是舔共、紅統,想維護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主權叫天然獨?何其可笑,這些人其實很簡單,就是中華民國派,不舔共、不賣台、也不想獨,中華民國才是中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只有釐清歷史事實,才能尋求解開紅藍綠的死結

  事實上,日”治”時代台灣有非常完整的戶籍紀錄,然後戰前戰後的人口數量一減,消失的人口大約是兩萬人。
  所以超過這個數字的,大概都可以視為無根據的吹牛皮。
  比如說有人把整21師消耗彈藥20萬發,作為整21師從基隆登陸一路屠殺到高雄,死了20萬人的根據,但是無論古今中外,全世界都沒有這種一彈一殺的神槍手,越戰平均每消耗5萬顆子彈,才有辦法殺1個人。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為什麼要刻意淡化228中共產黨的角色?

我之前有提過,其實二二八事件的解釋,邏輯都一模一樣:

因為國民黨統治的腐敗,所以台灣人民醒悟出走向獨立的結論;

因為國民黨統治的腐敗,所以台灣人民醒悟出投向共產黨的結論。

這兩者都沒有真正邏輯上的必然性,但是在政治正確的理由之下,就會出現刻意打壓另一派的說法,把自己支持的說法無限上綱成唯一的真理。

這時就會出現故事編織的作法,為了在前因後果上交代成他們想像中的必然性,必須選擇性串連事件,一些故事就會不斷被刻意強調,另一些故事就假裝沒發生過。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 ,

若將台獨、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

我常想,若將台獨、平反228、清查國民黨黨產自民進黨抽離,民進黨還剩下什麼?主張特赦因貪污入監的陳前總統?空洞的能源政策?媚日親美的外交策略?煽動人民的街頭路線?自我矛盾的兩岸關係?

除此之外,我看到的是過去八年凡事必反的「稱職」反對黨角色,和再之前八年執政乏善可陳的政績和漫天烽火的外交。

在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的舞台劇中, 身著舊式軍服的演員再次強調了228事件中當時的部份歷史。228的歷史真相如何?至今眾說紛紜未有定案,而舞台劇中只單一強調濫殺無辜的情節,難道這就是新政府所謂的轉型正義?若新政府只是不斷消費228,截取片段的史實,無怪乎難平有以正義之名行清算鬥爭之實的議論。

新政府大力鼓吹轉型正義,要釐清過去歷史中所有的不公不義,那麼陳前總統的319槍擊案以及尹清楓上校命案,是否要以相同的精神,即便「動搖國本」也要使之早日真相大白?具有選擇性和針對性的轉型正義,這樣的轉型正義不是清算鬥爭是什麼?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

228前因 台灣金融體系的崩壞

二戰末期日本本土與台灣均陷於物資與糧食嚴重缺乏的狀態,故1941年時日台均已實施米穀配給制度。在台灣,1942年時甚至連肉、青果、鮮魚、油、鹽等民生必用物資也實施配給。
1945年春夏,一切副食品幾乎都從市場銷聲匿跡。停戰當時,台灣已到了商店幾乎看不到商品的經濟破產窘境。在美軍的大轟炸下,有關米糧的生產,台灣總督府的農業主管機關官員,瞭若指掌,並預測1945年將大大減收。
1945年夏,日本殖民當局已辦妥當年八月份繳納米穀的分配,完全已經知道米穀收成的悲慘情況。
1945年的台灣糙米實際產量約僅63.8萬公噸,僅及上(1944)年產量的59.8%。也就是說,即使仍實施日據末期配給嚴重不足的米糧配給制度,1946年春時台灣仍缺糧約三分之一。如果米糧是在市場自由買賣,則台灣缺糧約超過一半。當時日本本土也是處於糧食嚴重不足的狀態,日人形容當時是糧食的地獄。但就在要將台灣歸還我國前的九月上旬,日人在日本本土仍續實施嚴厲的米糧配給制度但在台灣卻發動蓄意放棄對糧食與各項物資一切管制的經濟戰。就個別(Micro)百姓而言,使得各地的餐廳如雨後春筍市場頓時供應充沛;就台灣整體(Macro)社會而言,此時一、二個月間所大肆浪費的糧食可維持台灣半年份的食用。故到了明(1946)年的二、三月,台灣社會乃將進入饑餓狀態。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陳真 對於228的看法

我對228沒什麼特別的看法。一個歷史事件,就像一幅畫,你可以這樣看,也可以那樣看,只要說得出一個道理來,便是個道理。
我對228沒什麼特別的看法,而這樣一種 “沒有特別看法” 的看法,在這島上卻顯得非常特別,因為這島上的混蛋或蠢蛋們並非這樣看待歷史。 繼續閱讀 →

Filed under: , , , , ,